经贸大宋 152、当时是寻常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折腾了一夜,兀沁台的情绪才趋于稳定,血也止住了,人也睡下了。

  秦涓是第一次觉得这么头疼,这么疲惫。

  凌晨时分电闪雷鸣。

  磅礴的大雨,又来临了。

  “淹水了!”壮汉们在大喊。

  有人说这是草原百年难得一见的大雨,没有哪一年草原能下大雨下这么久的,就像是天谴一般……

  “豫章叔叔,我阿耶叫你过去!”提提喊了一声后,来秦涓身边坐下,他突然问秦涓,“秦大哥,你是不是认识豫章叔叔呀。”

  “……”也许是因为太累了,秦涓没有回答。

  提提又说:“秦大哥,你昨天洗澡的时候取下面具,我看到了,你是汉人哦。”

  秦涓震惊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提提又道:“汉人都是我们的舅舅,族里的老人们说的。”

  这样的话秦涓没有听过,所以好奇,一个畏兀孩子,说汉人都是他们的舅舅?

  “因为在汉人还是大唐的时候,连着有三个公主娘娘嫁给我们的祖先,从此,汉人的皇帝还有汉人,都是我们的舅舅了。”

  大唐三嫁真公主给回鹘,这个故事秦涓是知道的。

  所以,提提所在的畏兀人部族应该是回鹘传下来的嫡系。

  汉人都是畏兀孩子们的舅舅,也说的通了。

  回鹘土崩瓦解这么多年过去了,四处奔逃的畏兀人,大部分不想西迁的畏兀人在帕米尔至大阴山昆仑山处辗转。

  与汉人亲近的畏兀部族都聚集在哪里?

  秦涓立刻想到的是天狼族治理下的益离城。

  “提提老家在益离城?”秦涓淡声问道。

  提提惊讶了一瞬,抿着唇不敢说话,秦涓也看出来了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不用回答了。”

  提提似乎是松了一口气。

  天狼族治理的益离城内收留了大量的畏兀人,还有因为北方战乱流离失所的汉人,在进入益离城的时候秦涓就有感觉到。

  “秦大哥,如果你的朋友治不好了,你会难过吗?”提提突然抬起头小心翼翼的问道

  秦涓只觉得脑中一嗡,他想问什么意思,却也顾及此刻的神情恐怕会吓到提提。

  提提惊慌的说道:“豫章叔叔说你的朋友可能很难治好……”听到的时候他也很难过。

  秦涓深吸一口气,却是笃定的告知他:“不会的。”

  兀沁台不会疯掉的,他不允许。

  大永王和王妃也不会允许的。

  秦涓转身往屋里走,在兀沁台身边停下,低低的声音传来:“他只是太害怕了……”

  “他没有经历过全军覆没,我也没有……”秦涓像是在对自己说,若不是从小的磨难练就了强大的内心,他也会害怕,甚至害怕很久。

  他能理解兀沁台,一个贵族家的少爷,真正上战场也才一年半载,而突然迎来全军覆没……

  这样的恐惧,对兀沁台来说更像是在经历一场灭顶之灾。

  就像当初初进吉哈布大营的六岁的那个自己……

  哭过后,连哭都不会了。

  没有遇到奴奴、阿奕噶、沐雅的时候,他像行尸……

  一个没有痛觉与喜怒的孩子。

  他知道,经历过这一场苦难的兀沁台,若是能重新站起来,必将具备成为一个优秀的家主的素养。

  年少成名后又有多少人昙花一现,再无辉煌,少年时的磨难是最好的老师。

  兀沁台这个含着金勺子出生的少爷,他的一生将会被这一场战争改变。

  褪去一身骄傲与锋芒,收敛纨绔气与稚气……

  秦涓是相信他的眼光的,他更相信一个少年时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他们的成功会比一般人更长久。

  秦涓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从开始希望兀沁台活着,变成希望兀沁台更好的活着。

  不知是什么时候了,秦涓睡了一觉醒了,屋外的暴雨还没有停,他从榻上坐了起来,下意识的看向屏风后的兀沁台。

  兀沁台睡得很安稳,轻微的鼾声传来,很平和。

  秦涓微微吐出一口气,正躺下决定再睡一会儿的时候听到了什么声音,因为太远了也没确定。

  躺下后心里不踏实,也没敢深眠。

  没有过半刻钟,秦涓竟然从榻上爬起,快速的套上衣裳,穿上他的甲胄,取过腰刀长刀。

  是马蹄声,这么重重叠叠,人数肯定是不小的。

  当他冲出去的时候林子里已能看到黑压压的人影了……

  秦涓猛吸一口凉气,再刹那间他退了回去,也是他退回去的那刻听到了另一间屋子传来的动静,毕竟商队里一大半的人习武,知道有人来了也不难。

  秦涓背部一阵发凉,直觉告诉他,这不是蒙人的军队,因为在暴雨声中除去马叫声、铁蹄铮铮的声音、还能听到一种类似风铃的声音。

  这种声音他不陌生,虽说最近一直和虽仇人交手,真正的塔塔大将没遇到几个,但七年前他和塔塔大将交过手,这种类似风铃的声音还是能透过时光传至耳膜的。

  古知塔塔的大将,他们的甲胄下摆有一串银壳做成的手指粗的银条子,是空心的,和银山苗人的耳坠子很像,走路的时候能发出碰撞声。

  叮铃铃的,和风铃一般。

  这种东西,只有塔塔大将的甲胄上有。

  想到这里,很快他的目光聚集在屋后的一扇窗上。

  那窗户是死的还是活的,他没过去过也不清楚。

  深吸一口气,他不敢多耽搁,在瞬息之间给自己套上甲胄,而后抓起兀沁台的甲,抱起兀沁台就往窗子前走。

  等到秦涓翻过窗子,抱着兀沁台躲在屋檐底下,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屋子的另一头传来的惨叫声,本能的他身体一颤再颤。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能猜测到发生了什么。

  他几乎是沉默的给兀沁台套上甲,一遍一遍的忍受着良心的谴责。

  他应该出去的,可是出去又怎样。

  对面至少有三百人,就算他能变成神仙也一个人解决不了三百多人啊。

  “进去。”他听到有人用生硬的畏兀字说道。

  隐约间他听到孩子的哭声。

  “那个房间里没人的……”显然,孩子的想法单纯,他不知道他的说辞欲盖弥彰。

  “……”

  “不准叫谁叫

  杀了谁,刚才砍断那个人的手臂已经是网开一面了!”

  “……呜呜呜。”男孩似乎是被人捂住了嘴巴。

  秦涓听到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近了,也正在这时兀沁台似乎是醒了,激烈的咳嗽起来。

  真是……

  秦涓咬牙切齿,但他知道没有办法再躲藏了。

  当那个将军的大刀刹那间透过窗棂,刺向秦涓的时候,秦涓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拔刀应战。

  却怎么也没想到……

  他失手杀了一个将军。

  那个将军不知道他所在的位置,因为没有判断,也不知道对方(秦涓)的速度到底有多快,所以倒地之前都没看到杀他的人是谁……

  他几乎没有给那个将军反应的机会刺穿了那个男人的心脏。

  一个将军,估计到死都不会想到,他会死的一丁点防备都没有,甚至没有看到杀他的人是谁。

  秦涓也没料到,他举刀反击,这起跳一击直接刺穿一个将军的心脏。

  这个将军受了伤,所以才会半卸下甲胄,胸口一块正好袒露……

  他本来不想出来的,商队的人都是壮丁,至多会被带走做苦力去。

  可是……

  这个天杀的兀沁台却突然醒了。

  艹!

  屋外,商队的人被压迫着跪了一地,直到看到秦涓拖着一个尸体走出来,外面的塔塔人几乎是集体抹眼睛。

  因为不敢相信看了好几眼才有人喊出来:将,将军死了……

  当意识到这一点,在他们向秦涓挥刀的时候,突然骑兵队里一个孩子突然道:“都退下。”

  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孩子,连秦涓也是在这些人突然举刀又突然都后退的时候才注意到异样,目光也才搜寻到这个孩子。

  这个孩子和提提一般的年纪,或者可能比提提年纪大一点。

  看样子身份不低。

  那个孩子骑马走过来的时候,有骑兵阻拦,但他一个眼神扫过去,没有人再说什么。

  唯有给他撑伞的骑兵跟的很紧。

  孩子看向秦涓,问道:“你是什么人?”

  “你

  想知道?”秦涓看向他。

  那孩子点头。

  秦涓勾唇一笑:“可以,你先放他们走我再告知你。”

  “不行。”孩子答的很干脆。

  “他们只是救助过我的商人,杀了他们你得到的不过是他们的货物和钱财,带走他们你得到的也只是几个苦力。”秦涓看向小孩,“那你知道我能让你得到什么吗塔塔王世子?”

  小孩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我,知道我的身份?”

  秦涓微眯眼:“因为……我是神仙啊。”

  他这么说的时候,陆豫章掀起眼皮看向他的方向。不知道是嫌弃,还是意识到他们可能还有生的希望。

  小孩皱眉,大怒:“你哄三岁小儿呢!”

  “你奉你父王之命了寻一个叫朵颜·兀沁台的家伙吧?”

  “……”小孩瞪圆了眼睛说不出话了。

  秦涓也没有继续说话,而是给了小孩思索的时间,他知道面前的小孩不是普通的孩子,是当做王位继承者培养的孩子,会很聪明,但聪明的人最多疑,他们听不进去别人的话,喜欢自己寻找答案。

  “你身上的甲胄?”

  小孩再开口的时候,目光落在秦涓的甲胄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