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153、只道是寻常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兀沁台的甲。”秦涓答道,“怎么,想不想我帮你找到兀沁台那个家伙?”

  小孩眯起眼睛,冷哼:“你就是吧?”

  秦涓突然不说话了。

  “怎么不说话了?被我说中了?”小孩有些得意,刚抬起手想要骑兵把秦涓拿下。

  秦涓冷笑着将刀搁在脖子上:“谁敢过来。”

  小孩:“你什么意思?”

  秦涓:“你父王没跟你说要你抓活的吗?”

  “说了。”

  “那就让商队的人离开,我跟你走。”

  小孩的神情变得几分狠厉,“你想一个人跟我走?你不怕我将你碎尸万段?你可是杀了我的大将。”

  秦涓看着他,不知是否是错觉,恍惚间,他盯着这个孩子看到了几分狐狐的影子:“是,我跟你走,一个人。”

  无暇的脸庞,仿佛被仙人描绘过的五官,从容的神情,镇定自若的样子,带着悲悯与冷漠的眼神。

  有几分像七年前的那个狐狐。

  或许透过这个孩子,真叫他看到狐狐小的时候的样子,幼年的他们都是如此,在这样的年纪却已成长为一个大人的样子。

  小孩微微偏头对身侧撑伞的骑兵说了几句话。

  没过多久,骑兵们开始撤离了,在那个孩子转身之际有十几个骑兵过来围住秦涓,有两人将将军的尸体抬走,有人用生硬的蒙语对秦涓说了几句话。

  骑兵押着秦涓离开,没走几步,传来马儿的嘶鸣声。

  是七哥。

  本来不觉得有什么的秦涓突然停下了脚步,这本来只是一个选择,他早已看淡一切。

  可是……

  他深吸一口气没有停留。

  他注意到有人在示意他什么,立刻偏过头看过去。

  是陆豫章,陆豫章用眼神和唇语告诉他别担心七哥和兀沁台。

  秦涓舍不得七哥,心里有一股悲伤,但也只能点点头。

  只要七哥没事就好,跟着他会一点活路都没有。

  塔塔人的军队走的很快,显然他们也怕暴露了没有敢停留太久。

  “你不找兀沁台了?”

  秦涓问小孩。

  小孩看也未看他:“有你就够了。”

  “……”秦涓抿了抿唇,一时竟然被这个小孩弄的无话可说。

  “王世子,您如何确定此人不是兀沁台?”有骑兵问道。

  他们之中不乏少数认为秦涓是兀沁台。

  小孩冷哼:“朵颜氏若能一刀斩杀我之大将,也不会全军覆没,所以他不是。”

  骑兵们恍然大悟:“王世子英明。”

  小孩微微偏过脸看向秦涓,原本不带情绪的目光里突然多了些许探究。

  “你叫什么名字?”小孩问他。

  秦涓笑道:“不重要。”

  小孩皱眉,心里觉得这个少年十分难搞定,他说:“我,玉雪渡,礼尚往来。”

  “……”秦涓无语的拧紧了眉,没好气的说道,“秦涓。”

  小孩突然扬唇笑了,有些满意。

  “王世子,我们一直赶路吗?”

  “是,不要停,半月之内抵达垂河。”玉雪渡恢复冷漠的神情答道。

  垂河?秦涓竖起了耳朵。

  玉雪渡的军队离去没过两刻钟又来了军队包围了这里,而这个时候陆豫章他们正把东西收拾干净准备离开的。

  “人算不如天算啊……这……这可怎么办才好……现在没人能救我们了啊……”商队里出现了恐慌。

  “早知道我什么都不要直接走人了……呜呜呜。”

  “先别慌。”陆豫章安抚道,“像是蒙军。”

  陆豫章一说完,十多个骑兵已过来问话了。

  陆豫章一一回答了,却始终没有是兀沁台在这里。

  秦涓对他们有恩,他不会在不确定这些人的身份前将兀沁台交给他们。

  那些骑兵回去回话,他们中的首领沉默了一下,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七哥嚎了两声。

  下着暴雨,声音听着并不明显。

  可那个首领却在沉默了片刻后骑马奔腾而来,不确定的喊着:“七哥?”

  陆豫章这时明白了,这个人应该是认得秦涓的人。

  可是他还是不敢放心。

  当那个首领牵着七哥

  出来,七哥不但没有排斥他还亲昵的用马脸去蹭首领的脸时,陆豫章就明白了,这个人应该是秦涓十分亲近的人,毕竟马儿的喜好是随主人的,马儿喜欢的都是主人喜欢的。

  也是这个时候陆豫章才对他们的老大点点头。

  当陆豫章将兀沁台背出来,走到那个首领面前。

  他这才看清这个首领的容貌。

  暴雨之中,斗笠之下,竟然说一张惊为天人的脸。

  陆豫章见惯风浪,也不免在此刻瞠目结舌,脑中一片空白说不出一个字。

  赵淮之扫了一眼兀沁台,却是看着陆豫章说:“他呢?”

  陆豫章有些懵,没有答话。

  “我问你马的主人呢?!”这一瞬间绝美的人儿,双目猩红,额角的青筋都在跳动。

  “被、被人带走了。”还是提提代替陆豫章回答了。

  “谁?谁的人!”

  “……”提提被他吼得直接吓哭了。

  “是塔塔人。”陆豫章深吸一口气回答道。

  “来人,带上朵颜少主,还有这个男人,离开。”赵淮之骑着马牵着七哥的缰绳,转身。

  商队的人不知是喜是悲,来的人没有为难他们,却带走了他们之中最重要的一个人。

  提提和妮妮哭的很伤心,追出去好远,陆豫章回头向他们,用畏兀语喊道:“回去吧孩子们,叔叔不会死的,明年格桑花再开的时候我们还会见的,快回去,听你们阿耶的话……”

  “呜呜……叔叔……”

  “保重叔叔,我会听阿耶的话……叔叔你要好好的……”提提和妮妮泣不成声。

  “快点离开。”提提的爹很凝重的说道,“没收拾完的也不要收拾了快点走。”

  在赵淮之他们刚出森林,商队的人也从森林的另一端离开了。

  “他们往哪边走了?”赵淮之问。

  陆豫章摇头:“真的不知道……”

  赵淮之的脸仿佛是结了一层冰霜,冷哼一声后,吩咐他的人:“联系上桩基,递信旦木。”

  听到桩基二字,陆豫章几乎本能的看向赵淮之。带着深思与探究,更有疑惑。

  桩基,暗桩们交换信息的地方。

  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一个蒙人的将军他知道桩基?……

  陆豫章不可控制的浑身颤抖,有些不可确定的想法从脑海里冒出头的时候,他只本能的感到害怕。

  是让人吃不消的行军速度打断了陆豫章的胡思乱想。

  他们马不停蹄,而直到次日天黑兀沁台都没有再醒过。

  “暂时联系不上这边的桩基。”有亲信在赵淮之耳边低声说。

  赵淮之拧紧了眉:“按照最近一次与这边暗桩通信的时间地点来找,搞快点。”

  “是。”

  半个月后。

  玉雪渡的军队在垂河边上的一个小镇上停下。

  哥那城,一个很小地方,却有着大城错觉的名字。

  秦涓这才搞清楚了,原来塔塔王在这里驻军。

  一个最让人想不到的地方。

  玉雪渡:“我让奴才带你去沐浴更衣,半个时辰后王帐见。”

  秦涓没有太在意,看着画满老鹰豹子图腾的营帐,呵,真他娘的熟悉呢。

  “跟我来吧。”一个大高个看也不看他说道。

  沐浴的水就是一桶冷水,叫他怎么洗?

  这些人分明就是故意的。

  “你不给我衣服,我洗完穿什么?”

  大高个:“你身上不是有吗?”

  “……”秦涓眉头一挑,二话不说,一脚一拳撕拉一声。

  半点反应的机会都不给,那人已被秦涓光溜溜的扔出营帐外,秦涓还算给他面子,留了一条底裤没扒。

  “啊啊啊啊啊!”那人狂叫几声。

  “老子要热水和衣服,快点去办。”秦涓重复了一遍。

  在大高个边哭边去打水的时候,有人对他说:“你惹那头狼做什么?他一刀杀了将军,没对你下杀手已是给你面子了。”

  大高个吓得直哆嗦:“真,真的吗?”

  “你不信自己去打听。”那人说,“不然你以为王世子为何会带他回来?那是为了收为己用,用心伺候着吧!伺候好了少不了好处的。”

  “多谢,多谢大哥提点。”大高个连忙说。

  秦涓见那奴才不光准备好了热水还有澡豆子,嘁,这东西一粒等于一银豆呢。

  行吧,不用白不用。

  哗啦一声,直接一盘子倒进洗澡水中。

  大高个直接傻眼了。

  “这……这……”他想说不是这么用的,可说不出来,也不敢说。

  “嗯?”秦涓看过去,“你怎么还在这?”

  “我,我伺候您洗澡啊。”

  “我连澡都不会洗吗?”

  大高个连忙摆手:“不,不是的。”

  “那你站到屏风后面去,你站在这里我无法发挥。”秦涓说。

  “……”大高个立刻退到屏风后面去。

  可是那屏风只到他的脖子,他还是能看到里面。

  秦涓进浴桶舒服的躺好眯起眼睛,结果一看过去就看到屏风上方大高个那张脸。

  “……”秦涓气得坐起来,“老子叫你出去,你没听见?”

  不过秦涓很好奇这些人怎么长出两米三开外的。

  “您不是让我站到屏风后吗,而且我们一直就是这么伺候大人们洗浴的。”

  “……滚。”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