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157、最难忘年少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如果十件事情都是不如意的,不妨去做一件特别喜欢的事。

  这句话如同魔咒一般,在玉雪渡心头盘旋了一遍又一遍。

  “那什么才能称之为喜欢?”他突然睁开美丽清澈的眼眸,问道。

  被他好看的眼眸这么一凝,秦涓有些怔忡。

  抿了抿唇他答道:“我认为喜欢的事,就是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能让你充满力量,就算那一日下雪下雨,也不会影响到自己的愉悦的心情,依然能觉得喜悦、内心充实,喜欢的事是引发你向上的、乐观的、能带给你欢喜的。”

  “你就是了。”小孩突然说道。

  秦涓愣了一下,显然没搞懂他为何突然这么说。

  玉雪渡不觉有他,很坦然的说道:“从你出现之后我一直能体会到欢愉,即使那几日一直暴雨,也没能影响到这份欢喜。”

  “……”在感情方面大条的秦涓再蠢也听明白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索性他想站起身离玉雪渡远一点。

  玉雪渡哪里容他离开,抓住他的手腕道:“秦涓哥哥,你做我师父好不好?我又不是别的意思,是你身上强大的能力……”

  “这样强大的能力是向上的,能鼓舞,能诱导我积极而乐观,所以你就是我的欢喜。”

  秦涓脸上发烫,如此说来这孩子不是那种喜欢,他长吁一口气的同时,又暗骂自己刚才给想歪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看向玉雪渡:“睡一觉再说,我也困了。”

  玉雪渡这才慢慢放开握着他的手。

  当秦涓躺回草垛上,明明已困了,却睡不着了。

  他在想当初他遇见狐狐的时候是怎样的感受?外表柔弱却又让人感受不到他一丝弱气,目光悲悯,语气强硬,一身不容忽视的清贵。

  那个时候的狐狐,捧起他的脸颊的狐狐,美丽的如天上的月。

  那日的狐狐,就连他指尖的温度,他都还能依稀记得。

  他又很诡异的想到了宁柏,那个赋予他内力根基的男人,那样的强大……

  他一箭射穿他的胸腔是无意的,他想教导他也是真心的。

  秦涓的唇角一压,收一个徒弟似乎也不错。

  何况这个徒弟长得像狐狐。

  一个狐狐自己生都生不出这么像的孩子……

  想到这里秦涓竟然笑出声来。

  如果这个孩子不是塔塔王世子,他或许还会考虑考虑。

  不知过了多久,身旁不远处传来浅浅的呼吸声,秦涓知道玉雪渡已经睡着了。

  大约过了一刻钟,大高个带着一个奴才进来将木桶抬走。

  两人轻手轻脚的怕吵醒他们,可当他们走出牢房的时候,秦涓突然喊住他们。

  因为秦涓声音轻,大高个停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看了过来。

  秦涓注意到大高个绑在腰间的紫色腰带,喊大高个一声,只是想大高个停下来,他好仔细看看。

  大高个:“您有什么吩咐吗……”

  “裤腰带不要露在外面,你们王世子不喜欢衣衫不整的奴才。”他状若漫不经心的说道。

  大高个吓了一跳,点点头:“多谢提醒。”

  次日清晨大高个再来送早膳的时候,没有再露出腰带来。

  秦涓松了一口气,端坐着开始用膳。

  伯牙兀氏的人来哥那城了,现在也应该是知道了他的具体位置。

  他可以随时准备好伯牙兀氏的人来劫地牢,所以这几天他会暗自调理内力,以便到时候好逃走。

  即便是极不习惯塔塔人以奶酪为主的食物,就算是烤肉也要放奶酪,他也没再挑食,有什么吃什么,饭量逐渐变大。

  玉雪渡以为秦涓是逐渐习惯了这里的食物,甚至有些开心。

  可是,事情扭转的那样快。

  三日后,当他们粮草营及伙房营被烧了之后,有十几个黑衣人潜进了地牢里。

  牢头们根本不会是伯牙兀氏精英的对手,很快他们冲入地牢。

  在看到冲进来

  的黑衣人的那刹那,玉雪渡早已意识到了什么,可是他仍然保持着王世子的威仪,三言两语已让那些人停了一会。

  有人说:杀了他。

  秦涓却在这一刻,轻皱起眉头,本在换衣服的他突然停下来了,杀掉塔塔王世子看似对大局有利,其实不妥。

  “别动他。”他沉声说,说完快速的换衣。

  当他转身跟着黑衣人离开的那刹那,玉雪渡喊他:“秦涓哥哥。”

  声音很轻,淡淡的,带着孩子特有的空灵。

  可是。

  因为秦涓背对着他,也并没有看到他脸上的冷漠与愤恨。

  他恨极了这样的感觉,他第一次恨到想杀人,杀光这里的所有人……

  秦涓,他不应该把背影留给他的。

  从他站在王世子的位置,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时候,他想要的只有别人双手奉上的,没有人这么对待过他。

  留给他背影,一点留恋都没有。

  而此刻的他该死的弱小,被他三两下钳制住,只能用最无能的方式祈求他回头。

  记忆里,他只用这样的语气喊过父王。

  期待的,惶惶的,又带有一丝撒娇的意味。

  可是那个孤狼似的少年,他没有回头,而是快步消失在了地牢的内道里。

  秦涓不敢逗留太久的原因太过简单,无外乎不想连累伯牙兀氏的人,呆的太久,他们都有被抓的可能。

  他仓皇离去,随着伯牙兀氏的人杀出这里。

  因为火烧粮草营和伙房营,他们逃出来还算顺利,但也折损了几个精英。

  当夜,伯牙兀氏的人整军撤离哥那城。

  在飞奔的马车上,秦涓见到了昏迷不醒的赵淮之。

  赵淮之就这样脆弱苍白的躺在他的面前,仿佛是失去了一切生机。

  外形简朴,内里应有尽有的马车上,秦涓握着赵淮之的手。

  整个马车内只有他二人,秦涓将唇贴在赵淮之耳边,眼眶已发红:“赵淮之,你快醒过来好不好,你说

  过要陪我去养羊的……”

  他嘴笨到说不出什么风花雪月的话,这个时候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是和赵淮之一起养羊……

  养个千把只羊。

  来年的时候最好能翻一翻……

  赵淮之坐在羊群里抱着最可爱的那一只,若是能找个会画画的画下来就好了。

  赵淮之牧羊的样子一定很好看……

  想到这里,秦涓心都疼了,赵淮之一定不要有事。

  他突然抱住赵淮之的肩膀,死盯着赵淮之,浑身发烫,恶狠狠地说道:“赵淮之,你若再不醒,信不信……信不信我……”

  他说着,将唇压下,贴于赵淮之的唇上。

  发狠似的希望用这样的方式将赵淮之苍白的嘴唇弄的通红……

  他不希望赵淮之有事,军医让他唤醒赵淮之,他傻傻的照做。

  怎么样都好,你能不能快点醒来。

  你若死了,我的人生里有又还剩下些什么。

  曾经的你只希望我过的好,佑我护我,不遗余力的助我,我连回报你的能力都没有……

  而你怎可……怎可死在我的面前!

  秦涓发疯似的将赵淮之的外袍里衣脱掉,唇顺着脖颈而下……

  衣衫落尽,车顶中心的马提灯摇晃着,明明暗暗。

  金丝织就的车帘流光溢彩,也挡不住,车内的旖旎。

  少年的热情,似火一般的烈,似酒一般的醇。

  而那绝美的男子,雪白如绸缎的……上布满……

  斑驳的痕。

  一切都昭示着少年的热烈。

  他几乎是在迸发的那一刻眼里蓄了泪。

  他的眸,已很久没被泪水滋润过了。

  躺在床上,他看着如残叶一般风雨飘摇,脆弱的就像是要灰飞烟灭的赵淮之,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巴掌,却在垂下手的那一刻,被握住了手腕。

  他惊的恨不得魂飞魄散,一切都不真实。

  赵淮之醒了吗?

  这一刻,他甚至不敢扭头去看。

  赵淮之,

  你醒了吗……

  他闭上眼睛,微不可闻的声音问道。

  那人没有回答他,而是松开他的手腕的同时,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背。

  在感到痛觉的同时,秦涓也明白了赵淮之的意思。

  赵淮之他根本就是在……教训他刚才自己扇自己一巴掌的事。

  明白的那一刻,他的心抽疼了一会儿,反手紧握住赵淮之的手。

  醒了就好。

  也没继续躺着,秦涓爬起来,对外面的人说要吃的还有药。

  听到这个,伯牙兀氏的人都知道自己的家主是醒来了,都不禁吁了一口气,不上不下的心终于能安放了。

  赵淮之吃了东西喝了药才有力气说话。

  可这一开口,让秦涓想跳车的心都有了。

  “你如何知道和我欢好可以救我?”赵淮之是侧躺着说的,眼神迷离又妖冶。

  活像一只千年的狐狸。

  “……”秦涓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

  赵淮之,你不说骚话会死是不是……

  秦涓整个人都僵住了,不敢动,就这么呆坐着。

  赵淮之最喜他这般模样,拘谨、不经雕琢、憨厚老实……少年的赤诚真的是最好的春情。

  比那什么花酒要热烈的多。

  “坐过来,我看看你的脸。”他这样云淡风轻的语气,与他的贵气结合,就像是一位王者,不带情绪,也丝毫不显出做作。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