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161、狐是我的狐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涓也突然想到,赵淮之在此处扎营,是想等归来的西征军?如果是这样,他也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不光有这个问题,他们在翻越大阴山之前就发现陆豫章不见了,还有几个伯牙兀氏的骑兵。

  陆豫章不可能是自己逃走的,那就是赵淮之安排的,一路上他是有机会问的,却又觉得不问的好。

  停留在这里最大的风险是怕暴露了位置,所以他们每隔一段时间会往西或者北移动约十几里路。

  粮食成了他们最大的问题,如果将每日的食物减半,他们粮食至多还能供所有人撑两个月。

  但赵淮之坚信两个月足够了。

  就在决定在此扎营的当天,赵淮之派了几人去哈儿密。哈儿密是纥颜氏的地盘,赵淮之在这个时候他想到只必帖木儿会让五个家族拿兵马出来,联系不上他们伯牙兀,朵颜和那别家的人再调兵太远,最近能调得动的只有纥颜氏了。

  以只必帖木儿的性格与所处立场,他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宰博博怒的机会的。

  所以这次纥颜氏应该会拿出援军,至于拿出的人数有多少,也会是一个难题。

  多了生猜疑,少了生嫌隙。

  若是秦涓能想到这一点,就明白赵淮之在此扎营等的不全是西征的大军。

  西征大军归来必然是经过虎思斡耳朵城的,塔塔和虽仇现在占领着虎思斡耳朵,也会往可失哈儿不断的派援军过来。

  他们在此地隐蔽,虽说无法截住敌方大军,但能注意敌方动向及人马数量,必要时可以传达军情。

  驿兵休息了半个月后带着伯牙兀氏家主的军令去可失哈儿了。

  狐狐的大致意思是想让只必帖木儿知道他们所处的位置。

  大雪已持续了半个多月,他们的面粉快见底的时候,终于等到了一丝曙光。

  三日前放哨的骑兵就带来了消息,说北边来了一支队伍,不知道有多少人,看着不像是塔塔人。

  这日秦涓和赵淮之带了几

  个人过来,他们是来确定这支军队的身份的。

  为了避免被对方当作敌军给杀了,颇费了一番功夫。

  直到双方都确认了身份,对方骑兵才说要带他们去见他们的将军。

  “具体有多少人我也不知,具体的您可以问我们的将军,您跟我来。”

  大将军可能只有几十个,但这将军来来去去有上百号人,猜不出是哪个将军。

  之所以说猜不出,是因为秦涓和赵淮之二人已确定不是博博怒的人。

  近黄昏的时候秦涓赵淮之他们来到一条大河边,那里已搭上了营帐。

  在这样显眼的地方搭营,不可否认两人刚看到的时候是愣了一下的。

  随即也确定了,他们应该有至少几千人。

  跟着骑兵进营帐,秦涓抬头看向营帐内的那个男人,又是一愣。

  这人六七八年没怎么变过,所以秦涓愣了一下就认出了他。

  孛儿只斤·雪别台。

  和在泽南抓走他的忽必烈眉眼神似,只是忽必烈带着几分慵懒像一只猫,或者说正在养精蓄锐的豹。

  而这个人也许是因为在郭饵呆的时间更长,他的肤色与忽必烈相比略黑,脸上的棱角也更明显一点。

  也对,雪别台是忽必烈庶出的弟弟。

  也听说忽必烈这个弟弟和忽必烈的关系很好。

  还有雪别台是宁柏的朋友。

  等等,他似乎遗忘了一件事——安荻枯的铁市。

  雪别台在郭饵呆了多年,他还记得十几岁时和曰曰从撒马尔干南逃,那个时候压根不知道自己逃到哪里去了,最终他们还是如愿遇到蒙古大军,也是在隶属于雪别台的大营的安东千户的营帐里第一次见到了幼崽时期的狐球儿。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他们应该就在郭饵的边境上,那个时候雪别台就在守着郭饵。

  而之后松蛮的舅舅安东千户造反的消息传来,松蛮被送到曰曰身边。

  安东千户有没有造反,秦涓搞不清楚,可是那个时候窝阔台汗崩的消息传来,安东千户理应是

  要跟着雪别台回大都的,那个时候造反为何不等雪别台带着人走远了再去造反?

  安东千户没有那么傻才对。

  再说安荻枯的铁市,现在驻扎在安荻枯的蒙军是蒙哥的人,蒙哥是忽必烈和雪别台的嫡亲兄长。

  如果安荻枯的铁市有个人掌控着,这个人应该是雪别台。

  雪别台收集天下的铁,以大都大人购买的名义,运送的地方应该是现在的大泽以南。

  如果没有猜错现在的大泽以南实际上的掌控者应该是忽必烈几兄弟。

  大永王曾经告诉他,成吉思汗死后,将汗位给了第三子窝阔台,长子远调遥远的西边,在陌生的地方建金帐汗国,而唯独将他们蒙人起兵的老窝,还有几代人积攒下来的兵马给了第四子托雷王。

  托雷就是蒙哥和忽必烈的父亲。只是这个王爷早逝,所以现在他的兵力大部分握在蒙哥的手里。

  至于在安荻枯铁市的事,蒙哥清不清楚,秦涓不知道,毕竟忽必烈那个人是一只养精蓄锐的豹,可能连蒙哥都防着。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宁柏的铁卖给安荻枯,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宁柏不会这么傻才对,暴露了炼铁的营地是要没命的,他不可能要钱不要命。

  那就应该是巧合。

  “你一直看着我作甚?”

  和伯牙兀氏家主交谈一番后,雪别台突然看向秦涓。

  秦涓回过神来,抿了抿唇,低头行礼没有答话。

  赵淮之一眯眸:“可能他为您的气宇所感。”

  雪别台笑道:“伯牙兀大人你才是气度不凡之人,我坐于此见你才是自惭形秽。”

  显然雪别台不会被这样搪塞过去,更让他诧异伯牙兀·狐狐为何会替这个人说话。

  秦涓听出了雪别台话里的意思,于是答道:“时隔多年再次这么近见您,失态了,将军海涵。”

  年少时曰曰教他,煽情的话更能让人动容,关键时还能化险为夷。曾经他嗤之以鼻,试过几次了,方觉有些道理。

  雪别台记不得他了,毕竟长

  得这么高了,而且他戴着面具。

  聊了几句,听秦涓说大家都叫他秦,还是没有映像,一旁雪别台的副将小声说道:“几个月前封的将军,札答阑氏的?”

  雪别台有些印象了,但还是不记得。

  赵淮之笑了笑:“我说一件事,将军肯定记得。”

  雪别台一听笑了,这回是真心的笑了,他看向赵淮之这边。

  “七年前也是塔塔人攻入虎思斡耳朵,是他一箭射杀了一个塔塔大将,那个时候他十一岁,将军那时和大永王一起回大都,应该是经过那一战的。”

  赵淮之刚讲完,雪别台一拍大腿看向秦涓:“就是你啊!都长这么大了!”

  秦涓扯了扯嘴唇笑了笑,其实……后来在大都还有这七年间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敢情这人一直将他无视了……

  “年少有为啊,现在也封将了,再多立功……”雪别台对秦涓说了好多。

  秦涓只觉得脑瓜子嗡嗡的,好似一句也没听进去,毕竟他的心里压根没有立功两个字。

  身在战场的他,心中只有疲惫二字。

  是真的疲惫,他想着无休止的战争,就能想到无休止的奔向战场的孩童,跑着跑着变成了少年青年……也变成了骸骨。

  他没有一刻不在期待着战争的停止。

  雪别台问狐狐带了多少人,狐狐告知他三百人。

  雪别台停了一下,看得出来,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一个伯牙兀氏的家主,来战场只带了三百骑兵?

  秦涓解释道:“我们是出来找朵颜少主的。”

  他们是很默契的没有提塔塔王世子,也没有提哥那城。

  秦涓以为赵淮之是因为塔塔王毕竟是他的师叔,却不知道赵淮之不全是因为塔塔王。

  赵淮之这个人的想法可以复杂到秦涓压根看不透。

  “朵颜少主呢?”

  “伤势太重被送走了,我们在路上遇到暴雨,粮食用尽又耽搁了,直到收到足够的粮食,再回来已经撤军了。”赵淮之说。

  被赵淮之美得出奇的双眸盯着,雪别台也问不

  下去了,微显得不自在的挪动了一下身体,而后笑着问道:“伯牙兀大人将人都带来这里吧。”

  他是让赵淮之把伯牙兀氏的骑兵带到这里来。

  “好的,我考虑考虑。”赵淮之如是答道。

  闻言,雪别台微皱起眉。

  显然这伯牙兀氏家主自有考量,才会这么回答他?问题是,他不会拿出粮食,如果伯牙兀氏不过来的话,运粮食风险太大了,会暴露粮草营的位置。

  哪知人家伯牙兀氏家主在之后的谈话里提都没有提一句粮草的事。

  秦涓和赵淮之走出雪别台大营,带着伯牙兀氏的骑兵回去了。

  路上秦涓也问过赵淮之粮草的事,赵淮之回答他说:“雪别台七千人不可能久呆于此,所以不出两日他们必然要和只必帖木儿商量夹击塔塔虽仇大营,我们粮食还能撑几日。”

  赵淮之执意不进雪别台大营内定然有他的考虑,秦涓也没有再多问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