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162、狐是我的狐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回营已是深夜,赵淮之让秦涓先去休息,转身进营帐后叫了几个亲信过来。

  秦涓洗完澡睡觉前见隔壁营帐仍旧灯火通明,哎,狐狐又带着伯牙兀氏的亲信秉烛夜谈。

  他翻身睡下,可没睡多久,就听到外面戒备的号角声传来,虽然只吹了会儿但他已经醒了。

  穿好战袍走到外面,骑兵们告知他是雪别台大营那边已经发兵了,他们这边只是警醒而已,骑兵让他继续睡……

  这还睡的着个鬼啊!

  秦涓快步去马厩将七哥牵了出来,七哥一出来就到处找草吃。

  这会儿冬季,前几日下雪,干草都找不到多少了。

  马嘴儿就近询着草根嚼……秦涓站了会儿,看着远处的营帐,骑兵们忙忙碌碌,气氛也变得紧张起来。

  派出去的探子还没有回来,战场上是什么情况他们也还不清楚。

  凌晨的时候探子回来了,说大军派出三千多人夜袭过场,但没有占到便宜。

  日过去,又是黑夜。

  到次日白天,又有探子回来,说有消息称从虎思斡耳朵城来了塔塔人的三万援军,要夹击雪别台大营。

  无论消息真假,他们现在的处境很是危险。

  也就是说,若不干掉五十里开外的塔塔虽仇联军大营,他们就会反被夹击。

  只有干掉联军大营快点与只必帖木儿汇合,他们便能活命。

  “狐狐,我想今夜,咱们跟在雪别台大营的后面,他们夜袭我们跟去,趁机绕道去可失哈儿,但是此前你得找雪别台将军讨粮……”

  赵淮之知道秦涓在同他商量的时候才会喊他狐狐,甚至语气里会有丝撒娇的意味……

  他孤独的长大,六岁以后没有再向人撒过娇,也只有面对狐狐,才会露出一丝孩子气。

  赵淮之停留于此地,是想避开战争。秦涓也能知道避开战争这点,但他不知道的是赵淮之更想避开雪别台和只必帖木儿。

  这两人都是成吉思汗的孙子辈,却又代表着不同的王族势力。

  王族的

  明争暗斗有多么激烈,看看被自家人弄死的伊文王,再看看把自己“弄死”掉的轩哥,就能明白七八分了。

  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容他们在此等待雪别台大营获胜了,他们得自己找机会,倘若塔塔的援军是真的,那他们就是站在这里等人杀来。

  赵淮之抿唇笑,轻轻点头。

  得到赵淮之的首肯,秦涓也咧嘴笑了,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至少心机深沉的赵淮之,还是会听他的建议的……

  当即,带着三百人,快马加鞭赶去雪别台大营。

  将此决定告知雪别台,赵淮之来的时候想过,雪别台可能会让他们留下来随军参加夜袭,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前往可失哈儿。

  却没想到雪别台却说:“我拨给伯牙兀大人两百斤面粉和两百斤肉干,大人可以带伯牙兀氏的将士先行可失哈儿,我也正好有封重要的信要带给我那侄子只必帖木儿,驿兵不行,只有伯牙兀大人最合适。”

  赵淮之微微愣,本来诧异于雪别台答应了,可他很快就发现了雪别台话中的漏洞,他让他带着他们伯牙兀氏的人先走,他是想要……?

  赵淮之猛地看向雪别台:“将军?”

  雪别台一笑:“是的,我想要秦大人留下。”

  闻言,久未说话的秦涓也看向雪别台,他停了会儿,眉目变得深沉,突然道:“雪别台将军,伯牙兀氏家主旧伤在身,末将能希望护送他去可失哈儿。”

  “此事可以交给我的副将,我派两个副将。”显然雪别台不会答应他。

  秦涓咬牙:“别人我不放心。”

  他这么说赵淮之都是一愣,这狼一直都是温顺的,今日反骨凸显了。

  雪别台却是大笑:“这人不是别人,我猜你认识,进来吧左安。”

  左安……

  时间秦涓还没想起来,或者说隐约想到了,却又不敢确定。

  直到那个男人进营帐,直到他再看到那张脸。

  男人的眼睛多了几分沧桑意味,头发变成花白了,三十多岁的男人除去身精神,头发的颜色给他平添几许老态。

  “左……将军。”秦涓喊出来的那刹那,拱手作揖。

  男人看着秦涓,眼里只有赞赏与欣慰,多年前他见到秦涓的时候,这孩子只是一个十岁的骑兵苗种,连骑兵都算不上。

  而多年以后的今天,这个孩子已成为了有品级的将军。

  简直就是吉哈布大营里的个奇迹……

  “鲁巴千户生前曾说你不简单,你果然不简单。”左安笑道,他是金国人,比起雪别台,他的笑容偏向于收敛。

  雪别台撑着下巴笑道:“怎么样,现在放心了吧?”

  秦涓想说不放心,但他又不傻,这个雪别台将军是不会同意他的,绕了大圈也只是想由他们控制伯牙兀氏家主。

  他都懂,只是不想明说罢了。

  狐狐又不是什么寻常人,也不会受制于人的,只希望雪别台不是抱着让狐狐死的心思……

  这样的局势,做掉伯牙兀氏的家主,短期内能吞并的也不过是少量的军队与财产,他还是不愿意相信雪别台会这么做……

  秦涓深吸一口气,没有说什么,而是退了步行礼,表明了他的立场。

  伯牙兀氏家主带着三百骑兵跟在夜袭联军大营的军队后离去。

  秦涓相送十里路后被勒令返程。

  赵淮之看向他,勾唇笑,看得少年狼心里愈发不是滋味,本来好好的,现在鼻子都发酸了……

  领着大军的雪别台将军的个侄子都想开口催促他们了。

  这时,左安笑道:“回去吧,我会照顾好公子的。”

  秦涓忽然间明白了什么,也不再停留,骑着七哥转身走了。

  左安喊的是公子,不是伯牙兀氏家主,也不是伯牙兀大人。

  左安是在告诉秦涓,无论上头下达了什么命令,他会保证狐狐安然的。

  可秦涓不知在他转身策马而去的那一刻,赵淮之却对左安说道:“左大人,替我谢谢雪别台大人留了他的命。”

  左安惊看向赵淮之:“你……”为什么都知道了?

  “七年前在吉哈布大营,你想杀我的时候,也是喊我公子。”赵淮之抿唇轻笑,“

  他性子纯善,历经人世险恶,也只记得别人的好,我不愿毁他之赤诚,大人杀了我以后请告知他我失踪了,还有伯牙兀氏骑兵们何其无辜,放他们一条生路。”

  “……公子大仁大义,左安今世只能做那不仁不义之徒……让公子死的明白一点,左安只能告知公子,你出入哥那城与疏镇的事被人告密了……所以。”左安的话戛然而止,他拔出了刀。

  而就在左安拔刀的那一刻,旁看了半天戏,听了半天煽情的话的许诚王斧头劈过来:“要杀他?问过本王没有?”

  左安都愣住了,这许诚王是哪根筋不对?

  “王爷,是你叔叔命在下……”

  “这与本王何干?本王今日见不得你在本王面前杀人。”

  “???”

  左安脸不可置信,这个王爷突然间发什么疯??

  像许诚王、大永王这种年纪轻轻封王的,就一种可能,就是阿爹死的早,也没有兄弟,就只他们一个,于是年纪轻轻就封王了,其实他们自己手中的兵都没有多少。

  这小子今天哪根筋有问题!

  许诚王看也未看赵淮之,好像是直接与左安杠上了般,就连他的部将也完全摸不着头脑。

  许诚王:“行吧,就这么杠着,今日夜袭若是耽误了行程,左安副将你全责。”

  左安咬牙切齿,昨夜雪别台将军的军帐内,就他们三人,将军说杀狐的时候这王爷就坐在将军面前,敢情昨日才是装的,今日这才是真的?

  “……”左安有苦不能言,将军的意图已经暴露了,若狐狐不死,这以后谁都无法交差。

  而且伯牙兀氏到底要做什么谁都不清楚。

  将军不想猜,便说杀狐。

  毕竟个失踪了段时间的伯牙兀氏家主,若是真死了,别人也不会查到是谁做的。

  但若狐狐回到可失哈儿,就不样了。

  左安此刻是一万个搞不懂许诚王的脑子在里想什么。

  当场预谋演变成闹剧,像左安这样在乎任务的人是无法忍受的,但是现在领兵的人是许诚王,他没有反抗的权力。

  事实上赵淮之也没有想通许诚王的用意,毕竟伯牙兀氏的辉煌已成为过往,现而今已经“彻底没落”了,草原上没有多少氏族想要找理由依附伯牙兀氏,除非比伯牙兀氏混得更惨的部族才有依附的心思。

  事实上个不能带来利益的氏族家主,救了真不如不救。

  许诚王的性子连赵淮之也看不透,玩世不恭比当年的博博怒过之无不及。

  而且许诚王此人从出发到现在,都未曾正眼看过他眼。

  有个可能,此人做事,根本就是随心。

  就是好玩。

  五十里路只花了半个晚上,激烈的夜袭战在三更天打响。

  而赵淮之要在这个时候,带着伯牙兀氏的骑兵们绕开战场,向可失哈儿而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