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166、狐是我的狐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蒙蒙亮,阿枣东过来了,在外面敲门,秦涓拉开门,冷风直往门内灌,夹杂着雪碴子。

  阿枣东要进来,秦涓推了他一把,甚至一脚越过门槛,带上了门。

  阿枣东摸不着头脑,这屋里有什么,突然不让进去了。

  他也没工夫管这个,问道:“大人,活儿干完没?”

  秦涓:“忙活一夜,你说呢。”

  阿枣东:“那就好那就好,您要热水不,我去给您打来。”

  “不用,副将不需要做这些。”秦涓皱眉。

  “那我回去继续睡了。”阿枣东说着就一溜烟的跑了,跑了没几步在雪地里摔了一个狗啃泥。

  “……”

  秦涓搓了搓手进屋内,只见赵淮之已经醒了,衣衫半敞开来,露出锁骨,见他进来看向他:“干活,干了一晚上?”

  秦涓不明所以点点头。

  赵淮之招手让他过来。

  秦涓跟着过去。

  “那要不要继续干活。”他的声音温柔如水,手指也是那么温柔。

  当看到赵淮之这个眼神,听到这个语气,这一刹那秦涓就明白了。

  妖精,现在天都亮了!还想着这个!

  “你点火点着了可别……”

  “别什么?”男人的唇凑上来,好看的要死的眸子紧盯着他。

  秦涓本能的后退,与赵淮之拉开距离,却又怕赵淮之摔着了,一只手仍扶着他的胳膊。

  “我,我去给你拿衣服,天亮了,你懂我的意思吧……”这狼儿怕起事来,和耗子有得一比,耗子不会脸红,他还会脸红手颤。

  “不懂。”

  “……”

  狼估计是快炸毛了,整个人都不好了,死狐狸的才智怎么可能不懂他说什么。

  秦涓拉开柜门,将阿枣东让人给他准备的一套取出来。

  “还是新的,我还没穿过,已下过水了缩了一点,你穿着应该更好。”秦涓将衣裳展开来,放在赵淮之面前。

  在这里狼儿没几件像样的衣服,名贵的衣裳曰曰给他挑过几件,但因为一直在军营摸爬滚打,舍不得穿便一

  直放着,现在估计也穿着也不合适了。

  挺心疼的,不过想到还有松蛮和小曲儿……他也不担心了。

  赵淮之看也不看衣裳,只盯着秦涓看,秦涓被他看的脸上发烫,只好拿起衣裳往赵淮之身上套。

  速度虽快却很温柔,年幼时给奴奴穿过衣,后来又常给松蛮穿衣。

  所以他的动作尚算娴熟。

  给赵淮之穿好衣裳又套上鞋,他低声道:“现在可以站起来了?”

  哪知赵淮之看着他展开双臂。

  “……”

  秦涓愣了一下,伸手抱住他的腰将他从床上抱起来,直到赵淮之脚尖着地,他才缓缓放开手。

  拿过一旁雪白的狐裘给赵淮之披上,这一摸这毛才发现不是狐狸毛,像是兔子毛。

  也是,旦木那厮都开起烤兔子铺子了……

  不过这把兔毛仿的像狐狸毛的手艺,也太厉害了吧。

  将系带系好后,秦涓松了一口气,心道这会儿赵淮之会离开了吧,这会天已经快亮了。

  等会儿要是大都的大人过来了,若是知道了他们的事,大斡耳朵那边伯牙兀的家臣会不会把他给活剥了。

  盯着秦涓的脸看了好久,赵淮之才勾唇一笑:“走了。”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

  这一句突然掠过秦涓的脑海,让他浑身一颤,甩了甩脑袋,他成天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半开着窗户看着狐狐走远,附近也没有守卫出现,他才松了一口气。

  他坐回桌前将那一大摞东西整理好了,又回到床榻上躺了一会儿。

  被窝里还带着狐狐的温度与香气。

  狐狐为什么身上会有香味呢,他就没有……

  可能与狐狐喜欢用澡豆有些关系……

  他突然间脑海里又闪过一张脸,那个神似狐狐的孩子,他的身上也有香气。

  难道长得好看的贵族子弟从小都喜欢用澡豆?

  这里澡豆贵如银豆,在他的家乡就不一样了,他的家乡澡豆很便宜,用铜钱都能买到。

  秦涓又仔细想了想六岁以前的记忆,他儿时

  总是会在夜里一遍又一遍的回忆记得的关于六岁以前的事。

  因为,他害怕自己有一天什么都不记得了,忘记了……

  这大概是曾经的他最害怕的事。

  害怕忘记了,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有一天,当奴奴扔来的木柴打破了他的脑袋,血流出来的那一天。

  之后,他愕然发现,曾经一遍又一遍回忆的东西,像是被记忆蚕食了,回忆里很重要的东西,变少了。

  对,不知是时间太长了,还是那一次真的伤到了脑子。

  他记得的东西开始模糊且混乱,曲水桥曲水镇还是曲水兰亭,他记不清自己从宋国的哪里走出来了……

  那大概是人生中最绝望的。

  甚至于母亲和祖母的脸都在记忆里模糊,他也会害怕哪一天忘记了爹爹的容貌,于是他不停寻找那些长得像他的亲人的脸,这样便于记住。

  他记忆里遇到的人里面录文春花的母亲有几分像他的母亲。

  还有,他的记忆里是有一个亲叔叔,在他娘亲去世后回来过一次,之所以现在还有些映像是因为那是他第一次(残存的记忆里是第一次)见那个男人,且他爹爹按着他的头要他跪地磕头。

  之所以这么久还记得,也许是因为当时被按着磕头,心里有气。

  想到这里,秦涓猛地站起来,他的心跳都有些加速了。

  为什么这么多年的记忆一直“绕开”了这个叔叔???!

  可能是因为他的性子倨傲,小时候他因为家中条件优渥,养成了有些傲慢的脾性,所以因为被爹爹按着给人磕头感到很反感,所以不想去回忆这个男人。

  但他不会想到,他此生都要感谢这一点“反感”,正是这一点从孩提时代就带着的“反感”记忆,让他还没有忘记这个离开秦家很多年,却又在那一天回来的男人。

  这成了他将来找到宋国的家的唯一线索。

  交了东西,送走大都的官员后,秦涓便换了一身灰白的袍子去找狐狐。

  他的衣裳大多数都是深色,今日少见的

  穿了浅色。

  他要去找赵淮之,又不想被太多人看到,所以穿的别人都不能一眼认出他来,为此他还戴上了斗笠。

  好在大雪还在下着,出来走动的人也不多。

  他往赵淮之门外一站,旦木就去告诉赵淮之了。

  所以当旦木进去了,他也很快走了。

  等赵淮之找到秦涓已是两刻钟之后了。

  两人都很默契的没有骑马。

  走远了,赵淮之问秦涓:“去哪。”

  “……带你去见几个人,再问你一些事。”

  “不看我一眼吗。”

  “……”

  秦涓无语,硬着头皮看向他。

  跟着也当即愣住了……

  “你脸怎么了?”秦涓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就像是想杀人。

  “被那别家的猫挠了,好在没破皮。”

  秦涓突然停下,面相赵淮之,一手抬起他的下巴:“没有破皮吗?不行,我带你去找军医!”

  “你急糊涂了,我能不找军医吗。”赵淮之勾唇一笑。

  秦涓一震,缓缓松了一口气,是他急糊涂了,伯牙兀家主的身体,那些军医可用心了。

  “现在问你,去哪。”

  “你怕是都忘了你儿子小曲儿。”

  “……”赵淮之抿了抿唇微皱眉,“没有。”

  他一到这里就让人去找了,昨日见到秦涓大概是被气疯了,所以没有问。

  “他还是很喜欢你的,他是个好孩子。”

  赵淮之愣了一下,看向他,点点头。

  “当然我也知道,你不是不在意那些孩子,而是你太忙了,你要在意的事太多了……”秦涓笑的露出两颗虎牙,声音却是如此柔和。

  像松蛮只是伯牙兀氏牺牲掉的家臣子嗣中的一个,旦木说像松蛮一样的家臣的孩子还有七八个,只是松蛮比较特殊。

  狐狐的爱要分出许多瓣,狐狐的精力也是有限的,他真的不是不在意他们。

  两人走了一会儿,走到可失哈儿的一个市集,秦涓说要进去看看。

  好在还有一两家铺子还在营业。

  秦涓买了两

  大支羊腿,花了五两银子。

  “古月喜欢吃桃花做的羊腿。”

  “小曲儿吃肉吃的少,所以现在还是瘦巴巴的,希望他长了一点肉,若是松蛮能把肉分给小曲儿一点就好了,完了,我这一年多没有在罗卜,松蛮不知要胖成什么样了!还有我好想松蛮!”

  赵淮之没有察觉到这一路他唇角都是扬起的,他是那么那么的喜欢秦涓和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终于出城了,按照齐林的人之前给他说的,现在桃花他们住在城南三里外的一个医馆后面。

  “你应该还有其他事问我,不妨说吧。”

  走了很久,一出城路上都没有人走动了,雪花飘落也显得格外清冷荒凉,此时赵淮之突然说道。

  秦涓立刻想起凌晨赵淮之离开后,他想起了他的叔叔的事。

  “狐狐,就在你凌晨离开后我突然想起了我的叔叔……”

  赵淮之虽说是有些吃惊的,但因为他一声狐狐,心顿时柔软了。

  秦涓说过他还有一个妹妹,却从未说过他有个叔叔。

  所以他相信秦涓说突然想起来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