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169、狐是我的狐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那别枝离开的次日,沐雅带着桃花他们回罗卜,秦涓抽空相送,至三十里外后归可失哈儿。

  秦涓刚回来没多久,李鲤荷来可失哈儿了。

  李鲤荷这段时间去了哪里秦涓不清楚,但今日归来的李鲤荷风尘仆仆,连头发丝里都夹杂沙子。

  “可失哈儿这么大的雪,你别告诉我你是横穿塔克拉玛干过来的。”

  狼龇牙咧嘴的笑,李鲤荷不管他怎么笑,脏兮兮的手抱起面前的烤肉便啃。

  “我已经二十九天没沾一丁点肉了。”吃饱了,李鲤荷对秦涓如此说道。

  秦涓不信他的鬼话,但又问:“你去哪了?”

  李鲤荷一听,又陡然不说话了端起羊奶碗,大口大口的喝。

  秦涓微拧紧了眉,显然李鲤荷是不想告诉他。

  “行,你吃吧。”他站起来,快步往外走。

  门外,阿枣东看了他好几眼了,也不知是什么事。

  “嗯?”秦涓看向阿枣东。

  “阿奕噶大人叫您过去替他半日,他应该是得了风寒,现在还有些发热。”

  秦涓一听问道:“这么严重,找了军医没有。”

  “也没多严重,阿奕噶大人自己说躺半日就好了。”

  “行,我现在就去。”

  这几日可失哈儿都在等虎思斡耳朵的捷报,似乎没有人会觉得他们会输,毕竟只必帖木儿带来了三万人的骑兵,还有雪别台的人,他们骑兵及步兵加起来定然是够打了的。

  剩下的战事,顶多是时间久和时间短的问题。

  几乎都是这么想的……秦涓也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二十多天后传来了消息,只必帖木儿的大军被塔塔王袭击,受到了重创。

  这是最近的一个消息,至于现在的情况如何他们还在等驿兵。

  一直等到腊月二十,等来了带着一部分伤兵归来的狐狐。

  狐狐说大军还剩不到三万人……

  这是他们所有人的数量?还是……

  秦涓不敢细问了,只觉得头皮发麻,背心

  都是冷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

  只必帖木儿明明是胜利在望的,那个塔塔王为何能这般厉害。

  秦涓无奈的想,他回罗卜的时间看来又要推迟了。

  似乎这里最了解塔塔王的,应该只有赵淮之。

  可是赵淮之从不曾提过他的这个师叔。

  秦涓不知道该怎么办,但他知道这场战役一日不结束,他就得留在可失哈儿。

  直到一纸调兵令的到来,只必帖木儿以扩端王的名义,强制点兵。

  调兵令的意思是,塔克拉玛干以南四城可失哈儿、押儿牵、斡端、罗卜及北部的哈儿密这五城中,只要年龄在十五到五十五岁之间的,属于军民或奴隶兵的人,都被强制征用。

  只必帖木儿这一作法,有没有其他目的,还不清楚,但现在这个强制调兵,也确实能解决燃眉之急。

  只是,搞得不好就是饮鸩止渴。

  只必帖木儿的人传话,在调兵令颁布之后半个月内凑齐两万将士。

  如此强人所难,也是在强大永王所难。

  这五城中大永王占二,纥颜占二,剩下一个斡端是只必帖木儿的阿爹的管辖。

  但与纥颜与扩端王都不同,罗卜和押儿牵是大永王的全部,而不是部分。

  这无异于是在宰割大永王的军队。

  七年休养生息,大永王几乎是从无到有。如今大永王又该怎样做,才能趋利避害,化险为夷。

  阿奕噶对秦涓说他明天要去一趟押儿牵。

  “可是你的风寒不是还没有好吗?”

  秦涓听军医说断断续续这么久了,阿奕噶的风寒是反复在犯。

  “没事,一个小风寒而已,哥是什么人啊,大伤都不怕还会怕这个。”阿奕噶展眉大笑。

  秦涓见他精神不错,便也信了他的话。

  阿奕噶灌了一口热水继续道:“如果调不出来这么多兵,也只能……”

  秦涓当然知道如果此行阿奕噶在短时间内凑不齐人,又将赢了新一轮的“征兵”。

  ……说好听点叫征兵。

  在调兵令彻底实施之后,此前五十岁以上被调去耕种、放牧、从事手工业的士兵或者奴隶兵,都将再度拿起他们的武器。

  “其实我们也别太悲观,五十岁的老兵可比小兵们打仗有经验,毕竟都是经过生死,活着回来的。”阿奕噶看向秦涓,露齿微笑。

  “嗯。”秦涓点点头,他知道阿奕噶和他一样,也对战争感到疲乏了。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不知道。

  但他能感受到阿奕噶身上对战争的排斥。

  他记得初见阿奕噶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他如旭日,如火簇,就像是为战场而生的人一样。

  他还记得阿奕噶那时的意气风发,至今也不曾遗忘。

  “咳咳咳,天晚了,我不想把病气传给你,你快回去睡吧。”阿奕噶捂着嘴咳了几声。

  “哥,你注意身体。”

  “知道了,小老头一样的唠叨。”

  “……”

  秦涓走出房间,带上门之前,深看了他一眼。

  屋外,寒风肆虐。

  冷风挂在脸上,生疼无比,秦涓将围巾捂住脸,快步离去。

  次日凌晨天还没亮,秦涓送阿奕噶出城后回来,守城的士兵迎他进来后把称门关上。

  在城门边的宝塔上还没站一会儿,天空中开始落雪籽。

  这雪应该是下不下来了,一年总共的雨水就那么多,这里的雪前前后后就那几场。

  每年经过一两场雪后就不会再下大雪了。

  这日阿枣东没有来见他,次日也是。

  直到腊月的最后一天,几日不来见他的阿枣东也终于出现了。

  “大人,这事我必须跟您说。”阿枣东是凌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来的秦涓刚起身,正在穿衣。

  “什么事……”因为刚起床,还带着起床气,秦涓不咸不淡的问。

  “几日前有人告知我城中有人大量囤积药材,至如今药材市价居高不低,这事……”

  这事本来说不归秦涓管也着实不归,但如今秦涓被安排去管

  军营粮草的出纳,需要记录市场上粮食类的价格,药材这块也顺带要管。

  有人跟阿枣东说了这事,阿枣东不管也不好这一去,查了几日,就查出来大事了……

  “约摸半个多月前,城中老曲就陆续有人得病死了,死因都是风寒……于是城中治疗风寒的药材,诸如麻黄、桂枝、甘草一类,被人把价格抬高了快五六倍……”

  秦涓回过神来看向他,皱眉:“等下,你刚才说什么?”

  阿枣东:“有人把治疗风寒的药材抬高了将近五倍!”

  秦涓:“不是这句。”

  “您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阿枣东快气死了。

  秦涓尴尬的扶额,刚才突然在想别的事,有点一心二用。

  但打死他也不承认。

  阿枣东:“因为半个月前很多人因为风寒死了,一些商人把药材价格抬高了!”

  秦涓眸中精光一闪:“什么叫城中很多人得风寒死了?!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是城中老区,很多城镇都是,每年都会有风寒或者风热大发的时候,只是死的人多人少罢了!只是今年可失哈儿城风寒中死的人超过几十人了……”

  “都这么严重了,为什么不去告知纥颜家的人还有可失哈儿的官员。”秦涓冷声说完站起身来。

  阿枣东看着他,显然不太明白他为何突然生气。

  “秦大人,我们现在管着军中出纳,若药材涨到时候面粉和各种谷物及马吃的豆秸都会涨,若是大战来临,我们管的粮草短缺,估计上头第一个拿我们出气。”阿枣东以为秦涓生气是因为这一点。

  哪知秦涓一脸深沉,他沉默了好半天,突然厉声说道:“我感觉这事不简单,我在治理罗卜城时,冬日百姓们也有风寒病故的,你说的因为风寒死多人的事有过,但不应该死这么多人,我感觉不妥,你赶紧去把军医叫来,再叫人去通知朵颜少主过来。”

  阿枣东:“啊?”

  秦涓冷目扫过去。

  阿枣东吓得一个激灵,忙说道:“不是,大人不该是让卑职去找

  伯牙兀家主吗?”

  “伤兵营的事也庞大繁琐,这事就不烦伯牙兀大人了。”

  阿枣东明白后点点头。

  阿枣东和朵颜少主说了此事后,朵颜少主立刻过来了。

  倒不是兀沁台真的在乎此事,而是他信任秦涓。

  直到秦涓对军医说完大致的猜测,兀沁台也没太在意此事。

  秦涓想和军医作百姓打扮进城中老区看看。

  兀沁台一听也说要去。

  于是都各自回房换衣裳去了。

  几人至老区,已是戌时过半了。

  “阿枣东,你想办法去把最近的郎中叫来,我们去那家酒楼看看。”

  秦涓说完,已朝着那边光亮处走去,兀沁台也跟上了。

  兀沁台问道:“这酒楼怎么回事?”

  兀沁台是想问,这酒楼为何这个时间还开着,现在城里的酒楼倒闭了一大半了。

  “这酒楼背靠钱庄和当铺,这么说你懂了吧。”

  几乎这附近每个城的钱庄和当铺都是黑白通吃的,和纥颜氏派来这里的官肯定是少不了交涉的。

  兀沁台愣了一下,恍惚间有些明白了。

  刚走到酒楼,跑堂的便对他们说:“打烊了,也不能住店,别处去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