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170、狐是我的狐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这店灯未熄,门未掩,哪里都还有人在吃饭,这算哪门子打烊?”

  秦涓一使眼色,一个军医便上前去问跑堂的话。

  跑堂的不懂他的意思,但预感不妙,心下一慌赶忙吼道:“你们是想闹事吗?我都说了不接待了,你们快点走行不行!!”

  “去把你们的掌柜叫出来!”军医又道。

  “我们掌柜是你想见就能见的?”跑堂的怒火上来,叉着腰上前几步,声音已大了一个度。

  “怎么,我们还见不得了?”兀沁台冷冷的声音传来,目光带着几分凌厉。

  看到兀沁台,跑堂的后退了一步,因光看这人气度都与之前和他说话的人不同,恐怕这些人就是专程来找他们的麻烦的。

  想到这里,跑堂的连忙往屋内跑,一声吆喝之后,好几人都出来了,有的还拿上了家伙。

  老城中的这些人,平日里蛮横惯了,只要来的不是兵,看着面生的一律当外乡人对待。

  那些人二话不说就来围攻他们。

  兀沁台眉头一拧,便和他们打了起来。

  和秦涓站在一处的军医道:“眼力劲太差了,让他们遭罪。”

  若是不动手,这事还好说,既然他们选择先动手,只能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了。

  “怎么?服不服?!”没一会儿兀沁台便把这几人全打趴下了,一脚踩在一个人的脑袋上,那人连连喊爷爷!

  跑堂的见事情闹大了,跑的没影了,应该是去喊掌柜去了。

  兀沁台也是没有想到这些人这么不经捶,还以为跑江湖的拳脚功夫应该是不错的,所以拿出七八分心思来应战,没想到这些人只有高壮的身材,但没有什么真功夫。

  酒楼的掌柜很快到了身后跟着三个黑衣人。

  那三个黑衣人上前来,一人推了兀沁台一下,明显是让兀沁台放开脚下踩的那个人。

  兀沁台以为这人是要干架,便还手了,这一来又打了起来。

  过了几招之后兀沁台发现这个人……好像有那么一点能打,

  和地上躺着趴着的人不同。

  那掌柜的是没想到这个时候,还会有人过来找他的麻烦的,本来气冲冲的过来,想好好教训这些人一顿的,可他一看到对面站着的人又有些疑惑了,在可失哈儿摸爬滚打多年,面前站着的人里面,这个和他的人打架的,他看着眼熟,那后面站着的戴面具的人他也眼熟。

  感觉来了什么不得了的人。

  他权衡一下后突然踹了脚边上地上躺着的人一脚:“还不起来!还有你们都给老子退下!”

  三个打架的黑衣人一听刹住了,有一个还因此受了兀沁台一拳头。

  “他们都不知是两位大人过来了……小的给您们陪不是了……”那掌柜走上去给兀沁台还有秦涓行礼,其实他并没有认出来他们是谁,全凭感觉在说。

  而且这个时间过来他这里,还敢打他的人的,应该就是官。

  他虽然心里恶狠狠的想着,但面上也不敢表露出来。

  秦涓还在疑惑之际,兀沁台已抢先一步说了:“知道我们是官还不让你们的人收敛一点。”

  他说话间已捏住了一人暗戳戳握刀向他刺来的手。

  “……混账!”那掌柜又惊又怕,大概是平日里这么对付人习惯了,打不过就玩阴的。

  不过面前的人已经承认他们是官了。

  兀沁台握住那人的手以后,一脚踢掉了那人手上的刀。

  看了那人一眼,猛踹那人一脚,直到那人蜷缩在地。

  掌柜的看了眼睛一沉,低着头没敢说什么。

  秦涓本来还想和这人迂回一下的,没想到兀沁台直接给承认他们是官了。

  罢了,既然都摊牌了,便直接问了。

  外面天冷风寒,站了一会儿,有人已经冻的哆嗦起来了。

  显然掌柜的也没有想让他们进酒楼去的意思,这话提都没提,所以无论站着的还是趴着的都继续在外面吹寒风。

  秦涓问他们:“前面那条街有多少人染了风寒。”

  前面那条街就是老区里贫民乞丐最多的一条街。

  “不清楚,您去问别人吧。”那掌柜低声说。

  不可能不清楚,这家酒楼算是城中最大的一家酒楼,而且这酒楼旁边就是药铺,这个时间虽然打烊了,但明眼人都能瞧出来这药铺就是酒楼的。

  还开着药铺能不知道这城中风寒人数如何了?

  “这药铺不是你的?”秦涓长眉一展,手指向药铺的畏兀字牌匾。

  掌柜说:“……不是。”

  秦涓面具下的眼一眯,声音也大了几分:“阿枣东你回来了正好,去叫人过来。”

  阿枣东是带着一个郎中过来的,刚办完事才走过来就被秦涓喊住,心里别提多不高兴了:“郎中给您叫过来了,这附近有三个郎中,只这个肯过来,您有什么话问他吧。”

  “我刚才说什么?”

  阿枣东:“啊?”

  兀沁台:“……”

  秦涓转身看向阿枣东,幽冷的目光让阿枣东瑟缩了一下。

  “您说让我去叫人,叫人做什么啊……”

  秦涓勾唇一笑:“把这个药铺查封了,里面所有的药现在全部拿出来救治染了风寒的百姓。”

  “???”

  那个掌柜恨不得掏自己的耳朵,有没有搞错。

  “大人不要啊,这这是小的的药铺子啊!”

  秦涓冷笑转身:“我刚才给过你机会,你说不是你的,那我只好让人过来查封了啊。”

  “不是,小的刚才糊涂。”那掌柜连忙说道。

  “哦,现在不糊涂了?那你听好了,这间药铺里的药被全部用来给百姓治病,当城中没有因为风寒死人的事发生后,这里的官会褒奖你的功勋并给你一些银两作为补偿的,怎么不愿意?”

  那掌柜的低着头想了好半天,竟是问道:“给我多少银子?”

  秦涓摸着下巴:“一锭马蹄银吧。”

  那掌柜顿时抬起头来:“大人你在开玩笑吗?我这些药没有一千两也值八百两,你怎么……”

  他还等着把药材的价格抬高了狠狠的赚他一大笔,现在如何是好!

  在场听到这事最高兴的自然是郎中了,郎中走过来

  对秦涓和那掌柜的作揖,拜了又拜:“多谢大人,多谢掌柜老爷,咱替百姓们谢谢你们!”本来是不情愿来的,却没有想到这一来听到这么一个好消息。

  “为什么要查封我的药铺,你们有什么资格?!”掌柜的大为不满,突然大叫起来。

  “有什么资格吗?”秦涓掀起眼皮看向他,“行,你若经得起我查,我现在把你查个底朝天,阿枣东你还愣在这里是不想干了?”

  “……”阿枣东是还没听明白,还想站这里多听一会儿再去叫人过来,没有想到直接被点名了。

  没敢多呆,阿枣东撒丫子的跑了。

  “你不是说要公正,行,你若经得起查,我给你这个公正。”秦涓的声音不大,也不雄浑,可是就是有让人汗毛竖起,闻而生寒的能力。

  “怎么不想让我们查?”

  见那些人挡在酒楼门口,兀沁台抱着胸说道。

  在场的人心里都一清二楚,在这条街上的,哪个经得起查。

  贩卖私盐私铁的,和马贼打交道的,还有开勾栏楼子贩人的都有……这哪一桩事掀开老底都是能进笼子去的。

  “大人……咱们再商量……一下成吗?”那掌柜苦着一张脸说。

  兀沁台冷笑:“你这人好没劲,不想拿出药材,又不敢给我们查,想硬刚又没底气,想讨好,姿势又不对,真没劲!”

  “可大人您总不该揪着我不放啊,这条街上还有那么……”掌柜的话没说完,这楼里吃饭玩闹的那些看客都向他投来了可疑的目光。

  如果没猜错,这里头好多这条街其他铺子作坊甚至钱庄当铺做事的人。

  所以这掌柜把后面的话给吞下去了。

  是他活该,自认倒霉。

  僵持了半夜,人都快冻傻了,那掌柜才哆哆嗦嗦的同意开药材铺子,取药救人。

  当他再三强调,此事过后得给他发一块功德牌匾的时候,秦涓便知道他应该是想通了。

  与其和这些兵杠,还不如躺平了任捶。掌柜的挣扎了半天已经不想挣扎了,得不到利益了,求个

  名也是好的。只当是以前吞的那些黑钱,被人揍了一顿后,给吐了出来。

  几个手下的还不甘心,和掌柜在一旁说了好多。

  他们说的掌柜的都懂,掌柜的也没有办法啊,人家那边一排骑马的兵,正等着揍他呢。

  “谢谢老爷,谢谢老爷,老爷是大好人。”那年轻郎中仍乐此不疲的感激着酒楼的掌柜。

  掌柜想踹死郎中的心都有了,一张胖脸惨白如纸。

  秦涓对那郎中招招手,郎中见状笑着走过去。

  因为天冷,裹得严实,都看不清彼此的容貌,但秦涓感觉这个郎中应该很年轻。

  “叫什么?”

  “兀多多。”

  “蒙人?”

  “是的。”

  郎中答话时一直带着笑,加之之前建立的好感,秦涓对这个郎中是赞赏的。

  “姓什么?”

  “姓……”说到这里兀多多却停下了,脸上的笑意也凝住了。

  秦涓没有注意到兀多多的两只手都握紧了,只是以为这个郎中不想说,便不问这个了,转问他多大了。

  “二十二……”

  “行,我有个事交给你,你能将这里的郎中召集起来为城中人诊治吗?”

  “当然可以。”兀多多晶亮的双眸看向秦涓,因为生了一张略带棱角却又偏圆的脸,而且眼睛也是又大又圆,所以这张脸上还有着些许同龄人没有的稚气。

  “我将此事交给你,还有,我怀疑这不是什么风寒,有可能是瘟病,所以我希望你们郎中们也要注意防范。”

  瘟病?

  身为郎中的兀多多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