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186章 那年故人归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等了赵淮之半日,直到他真的回来了,秦涓却有些胆怯起来。

  这么晚了赵淮之是从哪里回来的?

  今日赵淮之为何站在他的窗前这么久……

  以赵淮之的性情若是想进来见他爬窗也是会进来的。

  赵淮之大概是不想进来,或者没有打算叫醒他。

  想到这里秦涓躺好了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赵淮之离开了,只是不是回房,而是往院外走。

  秦涓猛地坐起来,套上衣服和鞋子便去追。

  等他追到院外,赵淮之已骑马走远了,只看到长街尽头一个黑点……

  秦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心里感觉不太舒服,他觉得赵淮之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回来了。

  赵淮之之所以离开的这么潇洒,大概是算到他会将松蛮和小曲儿照顾的好好的。

  秦涓是生气的,气赵淮之不和他说。

  但他又想,刚才赵淮之站在他的窗子前,应该是想和他说的……

  或许赵淮之只是很犹豫要不要吵醒他。

  如此一想,心里好受了许多。

  次日清晨,有军队进城。

  起床后嘱咐松蛮和小曲儿今日不要走出房间,秦涓则去见那别枝。

  蓉姨却告他,那别家主昨夜很晚才睡,睡下前说今日不见客。

  一连三日赵淮之都没有回来,哈儿密的驻军来来去去。

  好几个不认识的大人请求见那别家主都被拒绝了。

  外面究竟是什么情况,秦涓不晓得,但哈儿密的驻军变多了却是真的。

  那别枝一直闭门不出,让他很心慌。

  他只能嘱咐松蛮和小曲儿在屋内温习功课,不要去院子里。

  是这日深夜,蓉姨让人来敲门。

  秦涓本已睡下了,听到那人说那别大人让他过去,便爬了起来。

  和那些往来客栈的官员一样,他也是三日未曾见过那别枝。

  那别枝对他说:“大汗并没有西征,此前是有人故意传出的假消息。”

  什么人传出来的,不清楚,但空穴来风未必就无风,或者是贵由想攻打拔都的事败露,为了掩人耳目便说是谣言。

  无论真假,这个消息此前也帮了大忙,如果不是这个消息传出来,塔塔人不会这么快撤兵。

  “那城中的驻军呢?”秦涓看向那别枝问道。

  “是纥颜氏的人。”那别枝答道,停了一下,又问他,“你和只必帖木儿有过节?”

  秦涓微吃惊看向他。

  那别枝笑道:“你别紧张,我只是疑惑,从你之前的行事轨迹来看,你似乎害怕见到只必帖木儿。”

  秦涓绷着脸,抿了抿唇:“有过节。”

  “什么时候的事?”

  “我曾在……”

  “大人。”门外一个急匆匆的声音传来,二人很默契的看向门口。

  “进来吧。”

  进来的这人秦涓认得,他和那别枝下棋的时候这个年轻人出现过。

  那别枝:“什么事这么着急。”

  “扩端王……到了。”

  “什么?”那别枝脸色一变后,猛的咳嗽几声。

  他只是惊讶扩端王这个时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想要见他。

  “去请。”那别枝大概是不晓得秦涓和扩端王还有过节,沉默片刻后对他的家臣吩咐道。

  那别枝喊人进来穿衣,秦涓则站起来:“大人,我先告辞。”

  注意到秦涓的脸色很不好看,那别枝正想问他,只见他转身就往外走。

  哪知秦涓刚走出那别枝的里间,绕开屏风,走向大门的时候,就与扩端王的人撞了个正着。

  秦涓到心顿时挑到了嗓子眼,不是说请扩端过来,这怎么回事!

  他迅速的低下头靠到一边,他不觉得扩端能认出他来。

  扩端身后跟着几个人,步伐很快,气势汹汹。

  那别氏的家臣们匆匆进去,那别枝很快出来。

  那别枝给扩端行礼:“臣恭迎王爷。”

  “无需多礼,听闻那别大人在此,本王便过来了。”

  在门后暗处的秦涓,深吸一口气,他想扩端王此行应该是因为只必帖木儿,至于来见那别家主真的可能只是拜访而已。

  那别枝将扩端王迎进屋,穿过大门的时候似乎是注意到秦涓还没有离开,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那别枝头都未曾偏一下,领着扩端王离开。

  秦涓深吸一口气,这一次,他以为自己躲过一劫。

  在看着他们往里间走,秦涓找机会快点出去,哪知那几人中有一人突然停下了。

  秦涓注意到有目光看向他,这不是扩端王,扩端王的目光没有那么柔和,也许是因为这个认知,秦涓才“有恃无恐”,以很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朵奴齐觉得刚才那个人给他的感觉,让他很熟悉,只是他更疑惑那别家主这么晚了还在接见什么人,是那别氏的家臣?分明又不像。

  朵奴齐见扩端王与那别家主已进里间,便对身旁的一个将军说:“刚才从这里出去的人您注意到了没有?”

  将军疑惑了一下,答:“看得不是很清楚。”

  “亲找过来,不行就麻烦您把他抓过来。”

  这个将军挑眉,显然不知是出了什么事这么严重,但朵奴齐虽然身份低却是他们王爷最厉害的谋士,他不敢怠慢,便追出去了。

  自然秦涓早就跑的没影了,他没有回房,而是去了马厩。

  很显然他并不是算到有人来抓他,毕竟他没觉得自己引起了谁的注意。

  而且他更不相信扩端王有这种本事能认出一个十三岁的孩子长到十九岁的样子……

  况且他刚才藏匿的很好,没人看到他的脸。

  直到有人来抓人的时候,秦涓都不敢相信。

  “就是他,拿下。”那个将军指着他,一群士兵一窝蜂的上来。

  “你们什么意思?”秦涓后退几步,冲着过来的士兵低吼,“有这么多人不去战场,过来抓我是什么意思。”

  “没别的意思,因为觉得你可疑,所以抓过来问话,跟我走一趟吧?”那将军勾唇一笑。

  “谁觉得我可疑?扩端王?”这样的理由显然会让这头狼感到愤怒。

  “你最好别反抗……”将军突然停了下来,看向秦涓的目光一冷,“难怪会引起注意,你这一身内力……”

  他的话锋一转:“抓住他,别让他跑了,不行就一起上。”

  秦涓真的是生气了,若不是真的担心事情搞大了,真想锤爆他们。

  “蝼蚁,我不屑于动手。”他说着看向那些人,“带路啊,老子自己走。”

  “……”

  将军告知朵奴齐人带来了。

  朵奴齐:“带去马车,我随后就到。”

  那个将军将秦涓带去马车,并且告诉他一会儿就有人来见他,叫他先进马车内。

  这样的马车他只在大都见过。

  有三张床铺的大小,里面至少能容纳十个人。

  刚去大都的时候,瞧见这样的马车腿儿都迈不开,会盯着马车看好久,直到马车消失在路的尽头。

  那时听曰曰说这样的马车大都只有王公贵族才有。

  曰曰也是王公,可是曰曰没有。

  但曰曰说他曾经有,将来也会有。

  可一晃好多年,曰曰应该是把这件事忘了。

  马车旁立着四个低眉顺眼的奴才,直到秦涓上马车都没有人抬起头来。

  那个将军让他坐到西边靠窗的位置。

  他哼了一声坐过去。

  古板的将军在他一米开外的位置上坐下,手不离刀。

  秦涓轻嗤,论单打,这个人压根就不是他的对手。

  意识到这一点,古板的将军,空出一只手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终于听到了脚步声,朵奴齐来了。

  他上车的那一刹那,秦涓就认出了这个人。

  朵奴齐,当年让扩端王收他为义子,还让他出使乌思藏的人。

  也是在看到这个人后,秦涓的心里就没底了。

  如果是其他人,这事还能混过去。他原本打算混过去,只要事情不闹大,他立刻带松蛮和小曲儿走人。

  可现在,结局难料了。

  朵奴齐看着面前的少年,停了一会儿后又将手中的烛台举起,端详了许久。

  末了,他放下烛台,走下马车。

  秦涓以为朵奴齐没有认出他来,毕竟在凉州时他多是戴着面具的,偶有极少的几次被人逮住了,被扒下面具露过一两次脸。

  他开始窃喜,朵奴齐这老东西应该是没认出他来?

  朵奴齐再进来的时候,领着一个少年,那少年身量一般,细皮嫩肉,低眉顺眼……看着不大,至多十五六岁。

  “夺鲁,去认认。”朵奴齐吩咐道。

  奴才走上去,跪在秦涓身前。

  许久才抬起头来。

  这一看他愣住了,眼里蓄满泪水,却又在下一刻低下头去,狂摇头:“不,不认得……”

  这一刻,秦涓的眼里是疑惑,心也仿佛被刺了一下。他的记忆里没有这张脸,也没有夺鲁这个名字了……

  在凉州时有认得叫夺鲁的人吗?

  太久了,六年了。

  夺鲁,夺鲁,夺鲁,他念了三遍,才觉得耳熟。

  让他觉得心口刺痛的是,眼前这个奴才分明是认出他是谁了,却说不认识。

  他何德何能,让一个六年前出现过的他都没记住名字的小奴才,记着他这么久,久到见面了,还会护着他……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