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191章 那年故人归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反正你小子脱裤子就十八,不脱裤子就没十八,是不是?”那汉子一说,牢房里的人全都笑开了花。

  “……”不知是那小子这几句话没听懂还是怎么他突然没有顶嘴,这反倒让他们觉得不习惯了。

  “你们商队从哪里来的,要做什么,跟哥哥说说,保不定出去以后给你介绍介绍。”那汉子一把搂过那个瘦黑的年轻人。

  另一边,秦涓将喝完牛奶的碗递给夺鲁,夺鲁收拾好也准备离开了。

  走了几步正好听到那年轻人说:“从王罗来的,我都说了好几遍了,上次在楼子好像也是你在问我。”

  夺鲁停了一下,没敢表现的太明显,快步离开了。

  这事不急,知道是谁就好办了。

  和秦涓料想的一样,一直到四月初八的晚上,朵奴齐都没有来过地牢了。

  次日一大早,夺鲁没有来送饭,昨夜夺鲁已和他说过了今天不会来送饭了,所以给他留了一包肉和一袋水。

  秦涓吃了几口肉,咕噜噜喝了几口水便躺下了。

  对面的那些人也应该是晓得今天狱头给他们的饭不会有两顿,可能一顿都没有。

  于是他们一直到现在都还在睡觉。

  外面是什么光景,他们都不晓得,只是快到正午的时候,吹吹打打的声音一直到地牢里都能隐约听到。

  “这么热闹吗?这得花多少钱?”一道声音突然响起,他们早就醒了,只是这时有人说话了,才陆续坐起来。

  “这里离大街有好远距离都能听这么清楚,看来打鼓、吹奏的人都不少。”有人说道,“真是遗憾不能观摩一下了。”

  “我只感觉我就快出去了!应该没几日就能出去了!”说到这里大家都有些兴奋。

  秦涓也默默地想自己也快要出去了吧?可别再关他了,他都好久没晒太阳了。

  午时还没过呢,朵奴齐就来了。

  秦涓见到朵奴齐自然是微微吃惊的:“这什么日子,你怎么有工夫过来的?”

  “大人快跟我出来吧。”朵奴齐说这话的时候秦涓还有些疑惑,不太相信。

  直到狱头过来打开牢门上的铁链。

  秦涓轰的一下站起来,活动筋骨后走了出去。

  秦涓一出来,那群商人首领也开始叫唤了:“大人,放我们出去吧!大人!”

  秦涓:“我可做不了主。”

  “没说你,我们说他啊!”那些人都冲着朵奴齐喊,“大人行行好放我们出去吧,我们一定不会闹事的!”

  “……”

  等秦涓出来,方知是伯牙兀和大永王派了的人过来,都是今天到的,应该是来参加大礼的,顺带还把他的两匹马儿送过来了,结果一问扩端王,竟然说秦大人被关到地牢里去了。

  于是大永王和伯牙兀的人都不高兴了。

  扩端一想,关了那只狼这么久了,是可以放了。

  于是就看在大永王的面子上放了秦大人。

  朵奴齐说的这些他都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听了个大概。

  让他想了半天的只有,不是只有七哥吗?怎么送两匹马过来。

  “我的马呢?”秦涓问。

  朵奴齐:“在马厩里。”

  “我去马厩了!”

  “你不去看大礼了吗,晚上还有晚宴你必须得去的!”

  “我先去看马儿!”秦涓说着已经跑远了。

  直到去了马厩,秦涓才知道这多出来的一匹马……

  “嗷!壶壶!”

  极布扎看到秦涓展开双臂奔过来,也热情的展开双臂回应,结果那人直接冲着他身后的白马而去……

  极布扎险些吐出一口老血来,说实话,就挺气人的……

  人不如马啊!

  秦涓搂着壶壶又亲又抱,壶壶也亲昵的回应他。

  秦涓喜极而泣:“这么久没见面,你竟然还认得我还这么喜欢我!嗷!好感动!”

  极布扎非常想插上一句:这马儿有那么一点“滥情”,谁都喜欢,可能并不是认得你!

  当然,他搓着双手,给忍住了。

  “嗷嗷嗷!”

  这倒不是秦涓激动的叫出声的,而是壶壶旁边那只乌黑的不满而发。

  七哥毛都气炸了,这什么玩意啊?!虽然那白马很好看,刚才一路上它蹭着白马好几次,但它的主人怎么回事?什么玩意啊!

  秦涓扭头看向七哥:“……”

  七哥漂亮的眼睛瞪着他,仿佛在催促他快点松手,别抱那个白毛怪了!

  哪知秦涓一把搂过七哥的脖子,将七哥和壶壶的脸贴在一起。

  “有你们真幸福!嗷!”他仰天长啸。

  “……”七哥的耳朵彻底耷拉下来。

  壶壶就像没事一样,秦涓揉它的脸,它就温顺的哼两声。

  “真好,你们呆在这里……额,不对,伯牙兀把七哥送过来还可以解释,你把壶壶送过来作甚,极布扎?”

  极布扎深吸一口气,敢情您不是没看到我,是直接忽视我啊。

  “大人,王爷叫我跟你说,他穷的肉都吃不起了,生怕哪天这马儿没豆子吃了,天天吃草,还是扩端王这里富贵,能养活……”极布札小声解释道。

  秦涓无语的抖唇角:“赶明日我逃命还得拖上它俩……”

  极布札一听低声道:“无妨无妨,两匹路上好换乘……”

  “……”秦涓无语的睨了他一眼。

  极布札呵呵的干笑两声。

  秦涓又问极布札:“带了几个人过来?”

  极布札答道:“带的人多,但好说歹说扩端王只让留一个奴才照顾松蛮少爷。”

  “行吧,一个奴才够了,最好能让我把松蛮他们送走。”秦涓低声说。

  极布札点点头:“这事您可以从长计议,毕竟扩端王这经院好多人想进来都进不来,您且看扩端王对您的态度,好呢就多呆几天,不行呢您转头就逃,反正罗卜城随时待命迎接。”

  秦涓也点点头。

  晚宴的时候朵奴齐让夺鲁过来请秦涓过去。

  秦涓本来已经沐浴完躺下看书了,就等两个崽子回来他就能睡觉了。

  夺鲁将准备好的衣裳抱过来的时候看到秦涓一脸不高兴:“不是去吃饭吗?我穿这个做什么?”

  其实夺鲁也不清楚,朵奴齐大人给他这个的时候他也疑惑,为什么是战袍和甲胄。

  秦涓感觉不妙,不想去。可是朵奴齐又派人来催了,没办法秦涓便穿好了去了。

  往好的想,可能是晚宴需要他充个数,穿成这样或许是传统惯例。

  等去了,看到大殿上拉起来的围场,及围场一旁的看台上的看客们,秦涓脸都绿了。

  没错,又被扩端耍了一道。

  吃饭是假,要看他的把戏是真。

  秦涓刚给扩端行了礼,还没坐下,就被朵奴齐领走了。

  “你们王爷什么意思?”秦涓冷不丁的问朵奴齐。

  朵奴嘿嘿一笑,齐边走边说:“王爷是怕您太无聊了。”

  去他妈的无聊!

  朵奴齐又停了一会呃呃等秦涓走过来后凑上前去:“您也好久没练手了吧,整好今日练练,敢说都打不过您哦。”

  “你一边去,老子的劲是要留到去战场杀敌的,不是来让你们看把戏的!”

  “说是这么说,可是您敢拒绝王爷的要求也不会跟我过来了,您可别连累其他人,像二位少爷,大永王的人还有伯牙兀的人。”朵奴齐继续道,“话不多说,您请。”

  围场四周,好几个将军骑马与他擦肩而过。

  秦涓看向朵奴齐:“什么意思?他们都骑马老子站着?”

  朵奴齐:“那我叫人给您牵马?”

  “……”秦涓紧绷着一张俊脸。

  朵奴齐猜他是想说既然没骑马来可不可以让他回去。

  朵奴齐没站一会儿就离开了,什么时候走的秦涓不知道,只是他一回头朵奴齐就不见了。

  环视一圈,几个认得的将军都在,那边灯火通明处几个骑着马儿格外神器的应该是扩端的几个儿子……

  他很快就看到了只必帖木儿,那家伙这么快就回凉州了。

  也是这时秦涓突然看到了什么。

  “兀林怒?!”秦涓认出了他,突然大喊一声。

  “……”兀林怒不知道是谁敢这么喊他,一回过头来便看到秦涓,他微微吃惊,“你怎么在这里?”

  “别他妈装了,老子为什么在这里你难道不清楚?安荻枯的事不是你告密给扩端的?”秦涓咬牙切齿的说。

  秦涓这次真的冤枉兀林怒了,兀林怒没有告密,但兀林怒手下的人怕被连累于是将这事告密给扩端了。

  “我没有。”兀林怒也咬着牙说。

  看到兀林怒这副样子,秦涓倒是隐约有些信了。

  “老子先不管这个,你马背上的那东西,你给我,多少钱随便你开。”

  秦涓指着兀林怒的马背上的两个大鼓槌。

  “你什么意思?你要这个做什么?”兀林怒疑惑的皱眉。

  “你别问,直接说多少钱。”秦涓不喜欢说废话。

  “不卖!”兀林怒感觉这小子是故意在找他的茬。

  “你不卖也得卖,老子看上了!”

  “你……”兀林怒也是一个骄傲的人,他受不了秦涓这种语气和态度。

  “老子凭什么卖给你,就不卖!”

  秦涓见硬的不行,便想是不是自己态度不行,要不来软的试试?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6-0723:56:57~2021-06-0923:56: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梨花院落溶溶月3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