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198章 他年故人归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入夜后,秦涓很早便去睡了,一觉醒来,天空月儿高悬,门口站着一个骑兵,今日他们学乖了开始轮流守夜了。

  秦涓笑了笑,扯过一旁的薄衫穿上,他从后窗处出去,跳下楼落在石板路上。

  集市东边有一家客栈,此刻还亮着灯,偶尔还有人进进出出。

  秦涓走进去,有人看过来,问他是住店还是打尖。

  秦涓:“找人。”

  白日里那人只说让他来集市东边客栈,却没有留下其他的。

  “那客官要找谁我去帮您问。”跑堂的问他。

  “……”并不知道找他的人叫什么名字,秦涓对跑堂的说,“我姓秦,有人要我来这个客栈找他。”

  跑堂的想了想,突然道:“您跟我来。”

  白天有人对他说过,如果有姓秦的人过来直接带到二楼去。

  秦涓跟着跑堂上楼,跑堂在一处房门外停下,敲了敲门,里面传开回应声,他立刻说道:“客官老爷,您等的那个秦公子到了。”

  门立即被拉开,走出一个人来,秦涓见到那人先是一惊,很快看了眼四下,跟着进屋了。

  进屋后关了门,秦涓看向那人问道:“你怎么来了?”

  刚说完,屋内又走出来一人。

  “你们这是……”秦涓既震惊又无可奈何。

  古月抱着胸:“我本来是来凉州做生意,至于他,是因为想小曲儿!”

  桃花淡淡的笑,柔和且内敛。或者是因为想小曲儿,又或者是因为在罗卜城呆的太久了,听古月说要出门做生意,所以他也跟着出来了。

  古月盯着秦涓看,已经瞧了半天了,显然是没见过秦涓穿这么“透肉”的薄衫子,这几日也不见得热到这种地步吧,所以他盯着秦涓的衣服瞧。

  秦涓被他看的发毛了,但一想这么久没见面了,发火并不好,于是耐着性子问点别的:“你来做什么生意?”

  “银饰。”古月将他的东西拿了一小部分出来,说是一小部分也摆满了桌子。

  多是耳环,发冠,手镯,发簪之类。

  “你们这的人可奇怪了,男人头上都不爱用饰品……”

  古月光这一句话就能把秦涓笑死,都忙着打仗呢谁有时间折腾头发,蒙人有时间把头发编起来都不错了。再说了,都戴着帽子谁会用这些东西。

  “罗卜城姑娘太少了,我找路过的商人打听过,他们都说西凉府的姑娘比罗卜城的多的多,刚好那个极布扎跟我说你在西凉府,所以我老早就计划着来西凉府一趟了,只是东西还没准备好太多。”

  秦涓问他:“那你生意如何呢?”

  “其实还算不错,能卖出去的,每个都能卖出一倍的价钱,只是买的人不算太多,主要还是认得的人太少了。”

  大多都是转卖给一些当地的商人,这些商人他们会将这些东西放到他们的铺子里去卖。

  秦涓撑着下巴说:“你们两个做出一个这种发冠要多久啊?”

  桃花顿时也看了过来:“一天。”

  “这也太久了吧。”

  古月:“其实这个不需要用到太多的银子,都是把银子打的极薄然后做出来的,但是耗时。”

  秦涓点点头:“我不懂这些,但你要是发愁把这个卖掉,我倒是有人能借给你用。”

  古月:“发愁倒是不至于,就是和预期想的不一样,我以为会好卖的。”

  “那你们想在这里呆多久呢?”秦涓问。

  “你什么意思?打算在这里过冬啊?”古月听了顿时不高兴了,语气也变了。

  秦涓斜眼看了过来。

  两人目光刹时交锋。

  “……”桃花感觉到气氛不对,这两人不会是刚见面就想互掐吧。

  桃花左看右看,声音突然变大:“咳咳……有绿豆汤,还有桃胶银耳莲子,你们要喝哪种!”

  “随便吧。”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桃花将喝的端上来,祈祷这两人不要动手,若是把房子掀了,把他们卖了都没这个钱赔。

  两人喝了一口汤,顿时被汤的美味吸引了,连喝了好几碗。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啊?”刚喝完,古月再问秦涓。

  喝了几碗凉的东西解火,两人语气比之前好多了。

  “不知道。”秦涓答。

  “那你总该让桃花去见小曲儿吧,他来这里还是想见小曲儿。”

  秦涓点头:“我想办法安排。”

  “行,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不过你长期在那个什么王爷那里肯定是不行的,我一路走来到处都说要打仗,若是再打仗又是一两年不会停。还有……那个大永王对我和桃花挺好的,我和桃花只是你的朋友他都尚能对我们很好,说明他对你不错,我想你也不会不关心他吧,说实话大永王治下的能力真的很一般,我感觉他更适合去大都那边尔虞我诈……”古月兀自说着自己想说的。

  对秦涓来说已经习惯了和他们这群喜欢东说一句西说一句的人交谈了,古月说话有时候和万溪有些类似,是不是他们这种富家子弟都喜欢这样说话?一旦长篇大论起来,前面的话和后面的话没什么关系……

  秦涓:“打仗的事我不清楚,但扩端留我在此的作法就是想要我以他手下的将军的身份出征,我是说如果真的有战事的话,至于我,应该不会拖到打仗以后才走……”

  “至于你对大永王的分析,我想不无道理。”

  或许古月这样习惯常年置身于黑暗观察别人的人,对人有敏锐的洞察力,他有自己的一套方式,所以他对曰曰的评价一针见血。

  而秦涓此前从未认真想过这个问题。

  孛儿只斤·曰曰,他出生在斡难河,从小经历了生父生母的离去,养父的离去,直至十二三岁来到吉哈布大营。

  十二三岁前的曰曰,面对的从来不是士兵和百姓,他接触的人面对的事都是宗王亲眷及贵族王公,他从小就是在尔虞我诈、阴谋阳谋中成长起来的。

  所以,古月说曰曰更适合大都,他是赞同的。

  只是,七八年前,他们拼了性命逃离了大都,在罗卜城安定下来。他,他们对曰曰寄予了极大的期望。

  罗卜城,在一片荒凉中兴建,曰曰是不负众望的,只是,比起凉州、肃州,罗卜城的发展始终是停滞的。

  资源是固定的,而随着大永王的到来加上吉哈布大营旧部的回归,罗卜最上层的资源始终是有限的,而要享用的人却在增多。

  而且始终保持着这样的增多。

  所以古月才说大永王治下一般。

  或许,这也是古月离开罗卜城的原因之一吧。

  秦涓突然抬起头看向他:“是不想呆在罗卜城,那你要去哪里?”

  只听古月想也没想直接答道:“自然是南边宋国。”

  秦涓几乎是皱起眉头,厉声道:“你疯了?!”

  也许他的内心深处是在想,他花了十三年都没有说出口的话,古月怎可说的这般轻松!

  如果北方汉人回到宋国很容易,宋国也不会将回去的人称作“归义”授予荣誉了,这一切种种都说明回去并不容易。

  从小到大,从奴奴秣赫到大永王曰曰,他们无不在像他透露,想回宋国去,有多么难。

  “我没疯,我要帮桃花找他爹的亲人!还有我也想帮你找到家呢!你不是还有个妹妹吗,现在也该有十四五岁了吧,若是找到了,我娶了她如何?”

  “你是找抽是不是?!”秦涓被这货气笑了,他站起来想要提起古月的衣领的那一刻就笑了,“就凭你还想打我妹妹的主意!”

  “我怎么了?”古月挑眉。

  秦涓挺直了腰杆:“我秦涓的妹妹一定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你不配!”

  古月也站了起来,叉着腰,僵硬的俊脸沉沉的:“老子怎么不配了!老子没下银山之前也是皇亲国戚!”

  其实吧,桃花到现在都没搞明白,古月是怎么起了要娶秦涓的妹妹的心思的。

  秦涓:“你休想。”

  他没发现他的话从刚刚到“你不配”变成了“你休想”。

  古月这人天生反骨,越是反对越是来劲:“我今天就开始准备,一天给她做个饰品,全刻上她的名字,到时候,我见了她就送给她。”

  “……”

  桃花和秦涓两个都说不出话了,反正相处这么久,古月这人就跟个谜似的,不能用正经人的想法来考量。

  “我妹妹才十五,你他娘的都多老了。”

  “我二十。”

  “你鬼扯……”

  对此,桃花却说:“他应该是比我小一点,但是比二十大。”

  古月看向桃花好像在说:你出卖我。

  桃花捂着嘴笑:“古月应该是和狐狐一般大。”

  桃花这句话刚说完,古月和秦涓都看向桃花。

  显然他们是在诧异,桃花提及狐狐时的这种语气。温柔的,且像是很熟悉一般。

  自然,古月和秦涓都没有问。

  快四更天的时候,秦涓让古月和桃花收拾一下,他带他们进城去见一个人。

  秦涓带他们见郑生柏,表面上秦涓是想要郑生柏教古月做生意。

  事实上秦涓是知道当年赵淮之能回宋国,是万溪帮的忙。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