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01章 那年故人归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八月快到中秋的时候,秦涓终于等到了极布扎的到来,而这个时候,古月已跟着郑生柏去了肃州。

  极布扎告知秦涓王妃怀孕了,当然除了这个他也带来了另一个让秦涓高兴的消息。

  在大斡耳朵养病养伤近半年的阿奕噶终于痊愈了,而且阿奕噶成亲了。

  阿奕噶没有娶兀笃姒的表妹,那个家族为他定好的妻子,当所有人都以为是阿奕噶悔婚的时候,只有阿奕噶自己知道,那个朵颜氏的小姐派自己的奴才见过阿奕噶一次,告知阿奕噶她不想嫁给他,但她不能主动悔婚。

  阿奕噶尊重朵颜小姐的选择,没有为难她,这次和阿奕噶成亲的女子和阿奕噶岁数相当,她是出生于那别氏的族女,是一位医者。

  听到这个消息,秦涓是高兴的,深深的为阿奕噶感到高兴。

  深夜来临,他抬起头看向挂于空中的满月,想到幼年的自己,幼年的曰曰,幼年的阿奕噶。

  无论当初在苦海深处时,彼此是如此的挣扎,少年时在奴隶营中为谋一线生机的自己,少年时无法左右命运的曰曰,少年时志向远大的阿奕噶。

  他们的宿命最终都会走向平静。

  可是,平静也许只是现实中短暂的安逸罢了。

  这一年秋。

  贵由汗大肆征兵的消息传来。

  只是,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民兵男丁的年纪上移了,从以前的十一岁,改到了十四岁。

  或许是远在大都的谋士“规劝”贵由汗休养生息无果,只能用这种方式,将男丁年纪上移,达到保全士兵苗种的效果。

  毕竟,当年,年纪小的孩子上战场,只能是炮灰……有少之又少的活了下来。

  于是,松蛮和小曲儿逃过一劫,他们得以继续在扩端的经院之中学习。

  只是,这一次,秦涓知道自己要随大军参战了。

  他对松蛮和小曲儿说:“如果贵由汗发动西征,我这一次肯定无法逃避,若是我去带兵打仗了,你们请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内事找夺鲁,遇大事可找朵奴齐,再不行,去这个地方,找一个叫郑生柏的中年男人。”

  除非扩端王倒台,松蛮和小曲儿要逃离凉州。

  “可是……可是……”松蛮眼眶一红,突然抱紧他,“你能不能活着回来。”

  秦涓浑身一震,点点头:“能。”

  “那大概要几年?能不能只要一年。”松蛮和小曲儿都克制住自己的眼泪。

  “不知道……”

  他幼时跟着吉哈布大营西征,一呆呆了六年,若不是吉哈布大营遇到大袭瓦解,之后再随伊文王世子辗转大都,若他真随着西征大军回来,可能会在西征大军军营呆上十一年之久。

  西征是漫长到,他无法言说的。

  毕竟,西边那些大国的名字,城池的名字,遥远的像天边一样。

  “可能很快,可能……你们穿上战甲的时候……”

  “呜呜!爹!”两崽子再也忍不住了。

  在秦涓被扩端调去只必帖木儿大营,并划了一千人给他的那一天。

  大都传来了消息。

  冬月贵由汗会纳妃,这个消息按理应该是为了西征大军顺利走出大阴山以北,而放出的掩人耳目的消息。

  营里几乎没有人在意。

  也只有秦涓在意了,他很快想到了郗吉。

  想给郗吉带一封信,曰曰留的人办不到,这个时候应该找伯牙兀的人才对。

  因为郗吉现在在大斡耳朵。

  当然,现在他也迫切的想知道狐狐是否在西征大军名册上。

  作为伯牙兀氏的家主,狐狐可以在名册上因为他是长子,他也可以不在名册上,因为他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继承人。

  同理,那别枝也是。

  他自然是希望赵淮之不要去,哪怕将赵淮之囚禁在大斡耳朵城内也好。

  若冬月贵由汗纳妃的消息只是一个幌子,那冬月就合该是贵由行军的时间。

  十月的时候,秦涓写了四封信,三封寄往大斡耳朵,分别是给赵淮之、那别家主、郗吉和阿奕噶的,还有一封寄往罗卜。

  他希望能在冬月之前收到回信,这样至少能赶在他出兵打仗之前。

  约半个月后,伯牙兀氏派来了骑兵,在见到伯牙兀氏的骑兵的时候秦涓是有些失望的。

  他很想赵淮之。

  伯牙兀氏当即告知秦涓,他们家主被贵由汗流放去了大泽。

  “……”秦涓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反正这十几年间每一任执政者的手段就是如此……

  窝阔台汗死了,乃马真皇妃掌权,狐狐流放窝鲁朵。

  乃马真氏死了,贵由汗掌权,大刀阔斧的想改革,开刀的还是伯牙兀,只是流放的地方改了,现在更往北,干脆打发到大泽去看极光去了。

  “他身体……受得了吗。”他似问非问,叹了一口气,坐下。

  伯牙兀氏的骑兵看着他,突然从这个俊逸的少年身上,看到几分萧索。

  那就像是,秋冬时期,最后一朵花儿凋零时的温柔与落寞。

  他忍不住回答道:“您放心,伯牙兀氏的人会将家主照顾的很好的……况且,对于流放大泽根本不算流放,毕竟伯牙兀氏就是从贝加尔湖走出来的!!”

  这位骑兵越说越激动。

  敢情,你们还挺骄傲的……

  伯牙兀氏家主与孛儿只斤·忽必烈的某些友谊,从这一次流放开始。

  大泽以南以北,蛰伏着一只大猫,他有豹子一样深邃的眼睛,他身材高大魁梧,皮肤白皙,秦涓初见时就觉得他像一只雪豹。

  因为是蛰伏着的,所以他给人一种慵懒又阔达的感觉……更让人捉摸不透。

  这个人,几乎一辈子大部分时间都在琢磨怎么拿下南宋……

  他的老巢在大泽,可从他的哥哥蒙哥回来以后每年,他一年只有半个月时间歇息在大泽。

  他琢磨了南宋一辈子,最后琢磨出来的一套理论是:若要想拿下南宋,必须汉化或者半汉化,要尊儒术,要用汉臣等等。

  后来的后来,大猫的这套理论蒙族其他各部是完全听不进去。除了他自己的人……

  这也直接造成大猫他哥蒙哥掌权期间各部臣服归顺,等大猫上台以后,砰的一声,哗哗啦啦,蒙古各部,瞬间散架了。

  大猫心里是委屈的,蒙古各部没有人明白,他真的尽心尽力琢磨了南宋,一辈子。

  一辈子。

  ……

  冬月,雪豹和狐狸在大泽边上钓鱼。

  大猫时常表现的很慵懒,似乎是有想不完的问题。

  狐狐却能保持一个姿势不动坐很久才想起来要活动活动。

  其实冬月的大泽已经结冰没有什么鱼了,这两人就是坐在这里吹冷风的。

  大猫和狐狐都喜欢音律,聊起音律的时候会很投缘。

  大猫想和狐狐下棋,狐狐却拒绝了。

  大猫不高兴了,因为那别枝常和狐狐下棋,当然,那别枝是大猫的暗子,他不可能直接对狐狐说这些话。

  只是若是狐狐直接说不想下棋,这事就算了,可狐狐竟然说不怎么会下棋。

  大猫比出一个巴掌,有点想知道这一巴掌下去狐狸会不会变成狐狸饼。

  可他收回大手掌,终归没这么做,毕竟留着这个死狐狸还有点作用。

  比如,看着赏心悦目。

  他还要在此待上十天,他不信磨不到狐狸陪他下棋。

  “狐狐,你几岁了?”大猫漫不经心的问狐狐。

  狐狐却是微沉眉目,若是其他问题还好,这个问题,对狐狐来说着实有点不怎么好。

  他甚至会怀疑忽必烈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毕竟,他的年纪有被他的阿爹改动过。

  赵淮之也不想草木皆兵,但他为人谨慎,不会放过任何一点,所以在这日之后,他反过来让人去查忽必烈了……

  狐狐是不知道大猫真的只是随口一问,大猫更不知道他这一问反倒招来狐狐查他……

  “我比大永王大一点。”他给了忽必烈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也成功将话题引开了。

  忽必烈坐了起来:“差点忘了,你以前西征途中是跟在伊文王大营的。”

  狐狐沉眸答:“是。”

  “你是以长子身份西征吗?”他似乎很感兴趣狐狐的西征经历,因为他是托雷王嫡子中最小的,也因为幼子守灶的传统,他是被留在家里的那个,参与西征的是他的嫡亲兄长蒙哥还有几个庶兄庶弟。

  “不是,我跟随我的师父,耶律楚材。”狐狐平静的答道。

  忽必烈笑道:“差点忘了伯牙兀家主的另一个身份,耶律丞相的衣钵传人公子狐狐。”

  曾经这个名号传来的时候,听着只觉得缥缈又不真实,他真正的盛名,应该是起于一场在桓州附近的辩论。

  会多族语言的狐狐,与各族谋士交锋,那一年的伯牙兀氏不过是个孩子。

  而他所有的大义都是在像众谋士展现一个,为万世开太平的心思……

  这样的天才让人嫉妒到面目狰狞。

  许多关于他“少时了了,大时未必”的传言遍布漠南漠北。

  他很想很渴望成为圣人,可最终没能成为圣人。

  他萧瑟的寂寂的,走向了落寞,归于平静,草原上他的传说不再出现。

  他的仕途循环于启用与被流放之间。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