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02章 那年故人归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冬月,秦涓已收到扩端的消息,他要在冬月初四这一天与一个叫蕲春的男人所带的一万人汇合。

  在这个充满着离别的日子里,最有意思的事发生了,当恰那多吉,松蛮和小曲儿骑着各自的小马驹去送别秦涓的时候,在草原的一处微微隆起的高地上,八只狼出现了。

  时隔这么久,秦涓还是能一眼认出来,那六只小狼崽。

  它们,长大了。

  当那八只狼嚎叫着送别秦涓的时候。

  这一刻许多人都感到惊奇。

  不知怎么,秦涓有一股热泪盈眶的冲动,就像是曾经被它们需要过,现在又得到了它们的感恩。

  这一刻,也仿佛感受到了生命存在的意义。

  大军走过这一片草原,向着西边的柴达木盆地走去。

  在秦涓几声狼嚎之后,那八只狼儿也离开了。

  狼父狼母共同执掌着狼群的权利,它们在送走了恩人之后,也将为将来的生活考量与谋划了。

  松蛮他们爬上高高的哨塔,挥动着手的那一刹那,小曲儿哭了。

  只是小曲儿不敢让哥哥们发现,很快抹掉了眼泪。

  就在这时哨塔的南边,两个骑马而来的身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松蛮立刻认出来了,他看向恰那多吉:“兄弟,你媳妇来了。”

  在经院里他们时常拿这个打趣恰那多吉,恰那多吉却从未因此生气过,听到时也带着和善的笑。

  当他们走下哨塔的时候,,恰那多吉突然大叫一声:“遭了!”

  松蛮他们一懵。

  原来是八思巴写给秦涓的信,恰那多吉刚才太过激动的和秦涓道别,一时间给忘到九霄云外了。

  “恰那多吉!秦,秦呢!”胖丫头大喊着,满脸写着不高兴。

  “你小心点,这只小马驹你不是才驯服吗?”恰那多吉生怕她从马背上摔下来了,小跑上来扶她。

  “我问你秦呢!”颖格都快哭了。

  “已经走了呀,没事的,我已经转告他了。”

  “烦死了!呜呜呜……怎么这样,没赶上!”

  松蛮走过来,挑眉看向她:“你不是要去送只必帖木儿吗?所以有什么好烦的。”

  “……”颖格顿时不说话了。

  秦涓要去找那个叫蕲春的人汇合,可驿兵来的消息,那个蕲春现在才走到黑山一带,他的目标是往西,而蕲春现在竟然要他往东去汇合。

  秦涓不懂这个蕲春是什么意思,但如果让他带一千人往东去找蕲春汇合,消耗定然很大。

  他不愿意这么做,于是在接到蕲春的指示之后他直接原地驻军了,此时他距离西凉府北营只有八十里的距离。

  秦涓驻军之后,先让人查蕲春的底细,又让人打听凉州城内扩端的情况,再让人查清楚只必帖木儿现在走到哪里了。

  来的消息告知他蕲春这个人其实是反对贵由西征的。贵由说的是要西征其实是要去打他的堂兄拔都金帐汗王,而这个蕲春来历特殊,他既救过贵由一次,又被拔都救过一次,所以对贵由攻打拔都他是不赞同的。

  知道这个就好办了,既然蕲春“阳奉阴违”,那他原地驻军,蕲春也不会参他一本。

  至于只必帖木儿那边,驿兵竟然跟他说没有查到消息。

  甚至连只必帖木儿的行军方向都没有查到。

  怎么可能。

  这个只必帖木儿在搞什么鬼。

  大约是这一年的最后几天,秦涓的人才查清楚只必帖木儿的军队去了草原腹地,克烈部。

  也就是和林一带。

  历史,后来记录了这一场西征就是从和林出发的。

  秦涓很快就明白了。

  看来贵由最忠实的拥护者,是这个侄子只必帖木儿才对。

  只必帖木儿在的地方,也该是贵由现在在的地方。

  这一年春节的时候,军营里的人不会知道这将是他们未来三年内过的最好的一个春节。

  漠南漠北,即将面临一场大的浩劫,足有三年之久。

  秦涓在此地驻军已经多月了,其实和在凉州时没什么两样,偶尔他会让士兵秘密去凉州弄粮草。

  朵奴齐知道这事儿,但他没有告知扩端秦涓驻军在凉州城北八十里的地方,而且已经好几个月了,他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秦涓二十岁生辰的这一日,他没有等到他的那只狐狸,却等到了狐狸的师兄。

  看到万溪他是惊讶的,他以为这个人不会再出现了,至少三年五载不会出现,可没想到不到半年这个人再次站在他的面前。

  万溪,他怎敢,怎敢。

  秦涓坐在营帐里,知道万溪进来了也不理他,他在看书,看的全是汉字书,他是下定决心把汉字学精。

  万溪坐在他面前,伸出手去拿秦涓手中的书,秦涓眉头一皱避开了。

  他以为这人识趣点会滚蛋的,哪里晓得他竟然恬不知耻的坐在他的面前。

  他怎么敢的。

  只见万溪从怀里取出什么东西。

  秦涓冷哼一声:“收回去,滚。”

  万溪却是笑了,风流眉目里满是笑意:“不是银子。”

  秦涓深吸一口气:“滚。”

  “也不是骗你命的东西。”万溪补充到。

  “砰”的一声,秦涓将手中的书搁在桌子上,目光落在万溪的脸上。

  没过一会儿,秦涓忽然收回了目光,大概是觉得和这样的人生气一点也不值得。

  他重新去拿书本的那一刹那,却也看到了万溪放在他的桌子上的东西。

  那是一张纸,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张户籍,上面写满了名字。

  他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他熟悉的名字。

  直到他如了万溪的愿拿起桌上的纸,将上面的每个字看完。

  林风安,林花安,林雪安,林月安,林沉安……

  “林沉安一直在找的东西,在我这里。”万溪勾唇一笑,“其实他并不知道你母亲叫什么名字,他也不敢确定你是不是他的亲侄子,却把你当做他的亲侄子在对待。”

  秦涓猛的看向他。

  万溪只是看着他就明白他想问什么,他想知道户籍为什么在他的手上。

  “官府查他,因为林家世代冶铁。我的母亲将这份户籍交给了我,而我则给林沉安伪造了一份假的。”万溪声色浅浅,好似说着无关紧要的事。

  秦涓:“你一直知道他的处境,你为什么不帮他,他也是你的舅舅!”

  万溪凉薄一笑:“不需要,甚至也没想过认这个舅舅。”

  “……”秦涓直接抬起一巴掌扇在他的脑门上,“狗东西,老子代你阿公揍你!”

  万溪早知道他会捶他的,本来都做好准备躲开的,却没想到压根就没有避开,万溪这人也是极骄傲的,被扇脑门自然恼羞成怒。

  耍起泼来,万溪伸手去掐秦涓,秦涓避开后,又是一巴掌拍过去。

  “打狗我最擅长。”秦涓冷哼。

  行吧,当初对待泼皮破落户没辙的狼崽现在学乖了,这种人,教训一顿就好了。

  “你书都读到牛屁股里面去了!亏你还是士大夫!”秦涓教训这个亲表哥,下手越来越不知道轻重了。

  万溪感到疼了,也和他动真格了,没多久,两人直接刀剑相向了。

  外面的士兵听到动静后,连忙进来劝架。

  若秦涓真要来真的,万溪压根不是对手,可万溪这人不识抬举,硬是要来真的。

  秦涓带的兵不是他们罗卜自己养的兵,都是别人的兵划到他名下来的,所以这些士兵压根就不知道他的实力。

  看着秦涓避开万溪,还以为他们这个领将连个文官都打不过。

  最后,秦涓是忍无可忍,一个皱眉之间直接夺过了万溪手中的刀。

  秦涓将夺过来的刀扔在地上,只看了万溪一眼就往外走。

  那几个士兵还没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万大人的刀怎么到秦大人手中去了?

  秦涓骑着七哥出营,身后还跟着狐狐。

  放哨的哨兵是盯着他出营,好半天才回过神。

  一人两马,太威风了。

  关键是这个将军还长得那叫一个好看……

  总之营里的士兵还挺稀罕跟着他的,毕竟将军长得养眼。甚至,那两匹马儿都养眼。

  秦涓骑马走过附近的草原的时候,有牧民都会盯着他看好久。

  七哥和壶壶狂奔起来的时候简直就像是一副画一样。

  秦涓觉得骑马的时候,应该是他这段时间最快乐的时候。

  今日他的生辰,万溪那个狗贼,是亲手将他的身世呈现在了他的面前。

  林沉安,真的是他的亲舅舅。

  万溪,也真的是他的亲表哥。

  他怎么有这么龌龊的表哥!

  或许,那一日在送他去和塔塔王谈判的时候,万溪就已然查清楚他的身世了。

  不然,也不会有郑生柏,也不会有那么多给他的产业……

  “狗贼万溪,马粪万溪,他怎么这么可恶……”他一面骂着他,又一面恨自己心里隐约清楚万溪对他的特别。

  如果他只是一如既往的把万溪视作马粪就好了。

  在狂奔了几百米后,他突然停下了。

  他在原地打转,又往不远处的林子里奔来。

  “好家伙,这人什么听力,这都能被他发觉?这他妈两百多米啊!”

  “别说了,快撤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