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03章 那年故人归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可是我们现在只能走这条路去柴达木盆地啊……”

  “你还说话,你还敢说话。快点隐蔽,快点。”

  两人灰不溜秋的牵着骡子往树林最里面走去,一路上仍不忘相互埋怨。

  “谁叫你对他架箭的,你不把箭头对着他,他也不会察觉到。”

  “我就是……试试嘛。”

  “你试试可以,不该露出杀气的,两百米的距离,弓箭的射程之内,他若是内力极好的人,自然能感受到。再说了,你根本杀不了他,露出杀气来干嘛?”

  “我一架上箭自然就会有杀气,这又不能控制……”

  “……”

  两人没说几句,很快被一声马叫声吓得毛发直立,秦涓就出现在他二人面前不远处。

  这其中相隔也不过十几棵树。

  “我的个奶奶……”那两人吓了一跳,牵着骡子转头就跑。

  他们往树林密集处跑,企图避开秦涓。

  秦涓很快换马,骑上壶壶,对七哥道:“你上前住缠住他们!”

  说完还抽了七哥一鞭子。

  七哥一声长嘶后,抬腿就往林子里跑。

  秦涓骑着壶壶绕道去堵那二人。

  两人在林子里被七哥狂追着跑了一刻钟,大喘着粗气的时候正想歇一歇,只见一个骑着白马的少年出现在他们正前方。

  “我的个乖乖!……”

  “妈的!见鬼了,跑了半天后面追我们的是谁?!”

  “我要是知道,也不会陪你在这里混了……”

  两人看了一眼,很快分头跑了。

  “……”

  过了两刻钟,两人都被秦涓捆了,连带那匹骡子也是。

  “兄弟,你行行好,我们真只是要去西边经商的不是什么坏人啊……”

  秦涓掏了掏被这两人叫的都快发麻的耳朵,然后转头看向他们:“不是坏人?那你拿箭对着我?”

  “谁叫您骑马骑的那么快,我以为是什么猛兽冲过来了本能的架箭的,哪知您只是个骑马路过的……”

  秦涓挑眉:“这么说还是我的不是了?”

  “不不不,我的错,我的错……”那人继续哀嚎,“您行行好放了我们吧,我上有小下有老……”

  “闭嘴!”秦涓都听烦,厉呵一声。

  “……”

  两人被他的气势震慑,好久都不敢再说一句。

  秦涓带着这两个人和一匹骡子回军营,哨兵远远的就看到了他们。

  进营后,有骑兵告诉他说他的副将正在赶来的路上。

  副将?

  说实话秦涓都将他的副将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信呢?”秦涓问骑兵。

  骑兵摇头:“只有口信。”

  行啊,阿枣东,现在懒到信都不想写了。

  秦涓指着身后的两个人,对那骑兵说道:“把他们两个带下去盘问清楚,我吃了饭过来审。”

  那骑兵看向被捆的结结实实的两人说道:“你们跟我过来。”

  骑兵带着两人走后,秦涓叫了几个人过来,把那两人骡子上的行囊和货物全部打开。

  这一打开吓了一跳。

  秦涓不认得这些东西,不代表营里没个认得这些东西的。

  “这是朱砂,紫晶,桃花晶,这些都是……值钱的东西。”有见过世面的骑兵对秦涓说道。

  秦涓不认得这些东西,但也听过名字,心里疑惑,既然真的是商人那这两个人鬼鬼祟祟干嘛?当真把他当猛兽或者劫匪了?

  “大人?您是要缴了他们的货吗?”骑兵们一个比一个兴奋。

  秦涓无语,他像是那种滥用私权为自己谋福利的人吗?一个个兴奋个什么劲呢……

  “去把万溪找过来。”秦涓盯着木盒里那些石头突然说道。

  说到底,他还是觉得他抓的这两个人是有问题的,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骑兵去了又回来了,告知他:“万大人说他不过来,他要您过去伙房吃烤羊。”

  “……”秦涓阴沉者脸吩咐,“把这些东西都收拾好带上,去伙房营。”

  “……”

  万溪正在烤羊,额头上都冒着汗,两眼也像是冒着火光一般,整一个热火朝天的气势。

  几乎所有的厨子都过来给他打下手了,生怕这个万大人一个不满意就那他们开涮。

  “……”秦涓进了伙房,见万溪烤羊这架势,直接无语。

  甚至秦涓已经站在这里有一会儿了,也没有一个人看过来。

  “万老狗。”秦涓喊了一声。

  “正忙着呢,吵什么吵。”

  “……”没想到老狗竟然应声了,秦涓睁大眼睛的同时更加无话可说了。

  “我到伙房对面的营帐里等你。”

  伙房里面太热了,秦涓宁可在外面吹西北风。

  万溪几人将烤羊端上来,已是半个时辰之后了,秦涓早已饿的不行了。

  没等万溪说话,撕掉一只羊腿就开始啃。

  万溪正在磨刀,是打算练一练刀工来着,头一转过来就看到自己辛辛苦苦烤出来的羊不完整了……

  这对一个崇尚完美的人来说简直就如招雷击……

  “狗崽子你他娘的晚吃一会儿会死啊!老子的片皮羊还没片皮!你丫的气死老子了!老子要宰了你!”

  说话间万溪举着刀冲过来,直接看啥了周围的人。

  不好了!万大人要杀了秦大人!

  胆大的骑兵上前去挡在秦涓面前,几个伙夫上前去抱住万溪。

  “谁他娘的敢拦老子一并砍了!艹!”

  士大夫骂人的样子,今日他们营的人算是见识到了。

  秦涓理都不理万溪,反正有人拦着,他吃完一只羊腿,又继续吃第二只羊腿……

  看着辛苦烤了一个上午的羊,变成残骸……万溪眼里都浮现出了血丝,内心已濒临崩溃!

  “狗崽子!马粪一样的狗崽!老子要杀了你!”万溪咆哮着,伙夫和骑兵们抱着他。

  “你们不去拦他,拦老子作甚?你们是不是傻!”万溪被这么多人围着,已没有力气再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涓吃完他的烤羊。

  这事之后,气得万溪一天没说话,直到晚上都没吃东西。

  反而秦涓到处对人说万溪此人心胸狭隘,喜欢为小事斤斤计较。

  骑兵们点头说是。

  秦涓又道:“这就是他们士大夫叫人看不上的原因,小肚鸡肠,一点都不大度,咱们不要学他们。”

  “将军说的太对了!”骑兵们高呼。

  秦涓满意的点点头,如此才作罢,回营去洗澡睡觉了。

  等秦涓走后,几个骑兵围了过来,一人问道:“你们说这咋回事啊,这两个大人怎生能像仇人一样,不是喊打喊杀,就是骂爹骂娘的,这见了面跟仇人似的,一个又干嘛要死皮赖脸的住在这里,一个又为什么不直接发话叫我们赶人呢。”

  一人撑着下巴答道:“我这也琢磨不透啊,你说这是随随便便的大人么,咱能直接赶人或者跟着咱将军一致对其,偏生这人也不随便啊,大都来的,谁得罪的起啊。”

  “我见他俩这种情况,倒像是我和我家婆娘……我在家里住久了的时候我家婆娘恨不得天天和我吵架,我这打仗几年不回,她见了我还是想和我住在一起,虽然天天骂我,但就是不敢我走……”一个年纪大点的说道。

  “娘的,你这么一说有点道理。”一人猛拍一下大腿。

  “……”

  “我感觉吧,你们别瞎说,瞎想可以,千万别瞎说,那两个都不是好惹的。”有一个站一旁听了半天的走过来说道,说完便走了。

  次日,这群骑兵发现,那两个昨日还喊打喊杀的人,一大早上竟然能相敬如宾……

  骑兵们简直不敢相信。

  暗自都在琢磨这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甚至还拿秦涓和万溪的关系押起了赌注。

  一些人拿此做赌注,一些人也热衷于查清楚这两人的关系。

  总之,就是闲的。

  “我猜是兄弟。”有人先押他们是兄弟。

  有人胆大包天的押他们是情人……

  “说实话眉眼挺像,真有可能是兄弟。”

  有人反驳:“按理扩端王辖地里的将军那么多,五品以上的也不少,万大人去谁的营里住着不好,非要来咱们营,昨天还是咱们大人的生辰,这不是摆明了万大人喜欢咱们家大人吗?这还用得着猜?”

  这话,好死不死的全被刚刚走到这里的两人听到了。

  一个气得发抖,一个面无表情。

  万溪气的是他风流倜傥一辈子,到现在竟然还能和男人传出闲话,他心里很不舒服。

  秦涓面无表情也是有原因的,可能他比较了解军营,一般闲话在军营里传不过几天,士兵们确实需要一些谈资来消遣,可说到底都是提头过日子的人,一上战场后谁还记得这些谈资,所以秦涓素来对这些军中流传的闲话不太在意。

  秦涓没事的人一般走进营帐,让昨日审那两个商人的骑兵去把那两个商人带上来。

  又把昨日那两个商人的货品叫人抬上来。

  “万溪,过来。”秦涓喊站在营帐外的万溪。

  万溪现在正在为刚才骑兵们的闲话感到面红耳赤呢。

  “你该喊老子什么你心里没点数?”万溪咆哮的声音再度传来。

  秦涓皱眉,不知怎么竟然没有怼回去,而是心平气和的喊了声:“万大人。”

  秦涓本来以为万溪会就这么算了的,哪知那人不知道是发什么疯,突然提着刀冲了进来道:“老子是你哥!你个二百五!”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