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04章 那年故人归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行吧,来来来,都自觉点给钱给钱,我就知道玩猜对了他们是兄弟。”一个骑兵小声说着,并对其他人伸出手。

  其他人不满的解下各自的钱袋,一脸不愿意的把银豆放在那人手中。

  “混账!”

  秦涓微显低沉的声音传来了。

  万溪一听,顿时牙痒,本来以为这话是秦涓对他说的,哪知秦涓是转过身对站在一旁的骑兵们说的。

  秦涓走过去,将骑兵手中的银豆子全部没收。

  “……”哑口无言的骑兵们懵懵然看向他。

  秦涓低吼:“军营里不准赌博!再有下次,罚的你们只剩下裤衩!这些钱全部交给伙房营买米粮面粉去!”

  “……”

  骑兵们看着秦涓又气又笑,这位将军逮两个商人没收货物都唯唯诺诺,没收起他们的银豆来却能如此直截了当。

  甚至秦涓还将那几个正在解钱袋、或者伸手摸过钱袋的骑兵的腰间的钱袋给扯下来。

  将钱袋扔到桌上,秦涓看着他们:“我再说最后一遍,谁在军营赌博不光罚的你们只剩下裤衩,还要各打二十军棍!”

  “……”

  罚钱不可怕,那军棍是真的难受,十棍子都不想受,还谈二十军棍。

  这一幕看的万溪直接将先前的事给忘了,此刻还显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至于刚才冲进营帐提着的刀也被他随手扔到了一旁。

  “这都是什么玩意。”万溪随手拿起地上的盒子里的一些东西,“全是假货,朱砂粉掺着胶做的朱砂,紫晶是用琉璃弄的!你们这是想钱想疯了吗?!”

  万溪只看了一眼,便扔掉了那一把假朱砂假紫晶。

  秦涓拧着眉看了过来:“你说这些都是假的?”

  “怎么,你弄的假货还不知道这是假货?”万溪停了一下,一皱眉,“你这蠢蛋不会是被人骗了买了一堆假货吧?!”

  “我这么聪明的人,怎么有你这么蠢的弟弟!”万溪破口大骂,突然很生气,“蠢蛋!马粪崽子!老子给你点钱就开始飘了?学起那别氏那家伙赌石?玩朱砂紫晶你还不够格呢!也不撒泡……”

  骑兵们都听不下去了:“万大人,这些东西是我们大人逮的两个可疑商人的货品。”

  “……”万溪一听,顿时脸一红。

  “行吧,行吧,反正这种弄假货害人的,宰了都不为过!”

  万溪说完就离开了,甚至也忘了他那把可怜的刀。

  秦涓看着地上的那些货物,既然知道是假货这事本来也好办了,但是……

  “去把那两个商人带过来。”秦涓吩咐一声。

  那些个骑兵全都出去了。

  “……出去一个就行了,全走是什么意思?”

  “……”还不是因为怕您啊,一天都还没过完呢,钱袋都被扒光了,这叫他们如何受得了。

  那两人可盼到秦涓的要见他们了,来了以后比头一日见秦涓老实多了,好生生的跪在地上,就等着秦涓问话时好好表现呢。

  哪知秦涓一开口的话没把他们吓死。

  “老实交代,你们卖假货多久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那两人先是吓了一跳,紧接着一个看向另一个,眼神询问,另一个同样是眼神询问对方。

  “大人……我们不清楚此事啊,我们也是为人办事……若是上头给我们的东西是假的,我们也认不出来啊!”一人哭嚎道,虽说是哭嚎倒是比头一日的时候声音小多了。

  秦涓冷笑:“你不是说你跑了多少多少年的商?现在来告诉我你连货都不认识了?”

  那两人急了:“大人……咱们牵骡子跑商的,啥时候能检查上面发给咱的货呢……咱就只是一个送货的啊!”

  “来人!”秦涓俨然是烦了。

  两人一看到有骑兵进来,又是吓了一跳。

  秦涓吩咐道:“带下去,饿个三四天不给他们吃喝,直到他们说真话为止。”

  他说完不理会那两人的哀嚎,径直走出营帐。

  过了三天后,两人再被带上来已是饿的没有力气了,又饿又渴,嘴唇干裂,形容枯槁。

  “想通了就趴在地上说清楚,说清楚就给你们吃的,若是不想说,饿死了也没人管你们。”进营帐后秦涓冷声说着,走向他的书桌。

  那两人似乎是磨蹭了好半天才断断续续说道:“大人……我们……确实是给人跑商卖货的,其实东西是假的我们也是过了好久才发现的……”

  “可是有什么办法……我们若是不接这活,饭都没得吃……”

  在西夏被灭后的那几年他们还很小,那个时候还在西夏人的军队里呆过,后来西夏残余势力被根除殆尽,长大一点后经历了长达十几年的各族军队到处抓壮丁,因为厌倦了军营,不想再去打仗,为了寻求庇佑,他们只能投身于大的商帮,商帮后面都有和官府势力勾结,有一部分人就能避免被抓去打仗。

  为了这个,他们下定决心投身于商帮之中。

  这商帮与商会往来自然是有些见不得光的事,他们一直被蒙在鼓里,后来发现了以后,也只能当作不知道。

  大概是几年前知道这些朱砂、紫晶石、桃花石是假的,若不是有识货的人认出来,他们这等凡夫一辈子也不会晓得这些东西是假货,这是商帮为了谋得更大的利搞出来的替代品。

  就那紫晶和桃花晶来说,买这些东西的不是妇人就是画师。

  妇人买去是为了做首饰,画师买去则是为了研磨成颜料。

  紫晶和紫宝石混在一起卖,画师们经常被骗的倾家荡产。

  之所以颜料里会用到这么昂贵的东西,那是因为昂贵的宝石磨成的粉,涂在画作上,即使过去千年都会鲜艳如初。

  只是当年这些购买途径是由官府掌控,现在落入商帮之手。

  “在敦煌、肃州一带……很多画佛教经辩画的画家,他们要用到天然朱砂、紫宝石……商帮就是做他们的生意……”

  秦涓让人给这二人食物和水,二人狼吞虎咽的吃完以后继续说道。

  “我们往来这一带十几年,大致了解一点,都是有钱有势的人开凿洞窟,几个画师带着十几个二十几个画工在那里画,我知道的有一个洞窟从我们第一次跑商一直建到了现在,鲜少有军队过去,那里的大官也普遍信奉佛法。”

  “因为少有军队路过,所以在那里卖东西也格外安逸……呃,我当然也不是说军队不好……”

  秦涓掀起眼皮看向他:“扯远了。”

  “……”

  秦涓:“你们的商帮在什么地方,管你的人是谁,我不信你呆了十几年不清楚。”

  本来人是他抓的,但这事不该他查,他只是觉得听到这里,不问清楚不行。

  那两人很显然很是为难,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了。

  秦涓移开目光,看向手边上这两人的户籍。

  再看这两人经过的城市,路引上盖着的红印,虽然可以避开城市,但不可能不进城补给。

  这一看,也大致可以判断这两人是从桓州来的了。

  桓州,蒙人南下之后成为汪古部的辖地,可是这个部落几年前彻底没落了。

  之所以还记得这个部落,是因为这个部落曾经想和伯牙兀和亲,只是狐狐派了旦木过去推却了。

  现在管桓州的,应该是斡立兀氏的人。

  斡立兀氏,贵由的妻族。

  蒙人由母族妻族掌权执政仿佛成了传统一般,这似乎也成了游牧民族的特点之一。

  秦涓也曾想过这个问题,漠南漠北的人信仰狼,而狼群的管理恰恰是由狼王与狼后共同管理。

  再加上幼子守灶的传统,幼子在继承位子之前,都是由母亲掌权。

  所以嫡妻的权力之大,不可估量。

  “是从桓州一带来的?”秦涓锐利的目光再度看向他们。

  那两人怔忡一瞬,低下头不敢直视他。

  如果说残余的汪古部势力,为了不被彻彻底底的取代,暗地里与商帮勾结是完全可以的。

  如果是斡立兀氏的人应该不会这么做,毕竟斡立兀氏才去桓州几年?这些商帮早就存在很久很久了。

  “告诉我你们商帮叫什么名字,在什么地方,你们认得的说的上来的名字,我放你们走。”

  “……”那两人还是不敢抬头。

  秦涓走过来:“你们心里其实很清楚我问你们这些问题,只是了解一下真实的情况,我也根本不可能动摇你们商帮分毫,毕竟……我根本管不到桓州去。”

  他的话让两人恍然大悟。

  但秦涓紧跟着勾唇一笑:“我管不到桓州去,不代表我不能派人去查,你们若有半个字的假的,嗯?明白吗?”

  “……”两人一个瑟缩,心里苦不堪言。

  大约是这日晚上,秦涓从两人口中得知了几个商帮的名单,还有一些这两人接触过的,或者听别人说的很多的名字。

  沉默了一会儿后,秦涓对身旁的骑兵道:“护送他们到沙洲边境去。”

  听到这个吩咐后,在营帐外面的两人才如释重负一般长吁一口气。

  两人一匹骡子,一个骑兵,出营去了。

  骑兵他们走出营帐没多久,不远处的小河边站着一个人。

  骑兵定睛一看,不是万溪又是谁……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