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06章 那年故人归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万溪眯着眼打量秦涓一小会儿,他也不确定秦涓是不是真的不知道宁柏的下落,反正他的人没有查到,狐狐的人也没有查到。

  宁柏逃到哪里去了,说重要也不重要,只是宁柏不死估计很多人都无法安心。

  二月末的时候,万溪呆不住了,乔装之后去了一趟凉州。

  回来后见了秦涓说的第一句话是:“凉州乱了。”

  凉州若乱了,松蛮和小曲儿他们怎么办?

  万溪伸手压住他的肩膀:“别急。你若反应这么明显,我就不该告诉你,你心里应该清楚,就算贵由倒台,扩端要完蛋也得三年五载,更何况扩端的几个儿子可比贵由那几个儿子本事强一点。”

  “松蛮那里你应该安排好了的,你要相信郑生柏的能力,要是连两个崽子都顾不住也白跟我这么多年了。”

  秦涓:“你想说什么直说。”他猜测万溪绕这么一大圈是有事情要他去做,比如离开凉州。

  万溪就喜欢和聪明人说话:“今夜启程去肃州边界,那里现在三不管,是个避难的好地方,况且……”

  他在秦涓面前坐下来,风流的眉目里含着笑意。

  “你难道不想去看看肃州林府?那可是你母亲出生的地方,这次不去恐怕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万溪此人,太会拿捏别人在乎的东西了。

  秦涓又不得不承认,他被万溪说的动了心思。

  可他依然嘴犟:“我要在此等狐狐的信。”

  “你觉得他在大泽摸鱼能有时间给你写信?”万溪活动了一下手腕,真是想抽这丫的一巴掌。

  “我就是想等他。”秦涓眉目阴沉下来。

  万溪松了松腮帮子,双手揉搓了几下。

  秦涓不错眼的看着他,很是警惕,就像是随时准备好抵御一般。

  哪知万溪只是搓手腕,一不出手,二不说话。

  秦涓:“……”这人现在学会恐吓?

  没过两天,贵由从和林克烈部率领大军出发西征的消息传来。

  贵由此行,意在攻打金帐汗拔都。

  “行了,今晚启程去肃州。”秦涓吃午膳的时候如此对万溪说道。

  他全营上下统共一千多人,剩下的就是马匹、羊群和粮草。

  去肃州后,除去万溪说的,好有一个好处就是,万一有事,往罗卜逃也是可行的。

  “真的不让我带上松蛮他们……”秦涓吃完半块饼,自言自语道。

  万溪啪的一声放下他吃肉用的刀:“你又不是享福去的!你是去避战去的,退一万步,若真让你去西征,你愿意打吗?况且你以为避战容易,呆哪里都能随时遇上军队,扩端要动你无需理由,但扩端他会随意动松蛮他们吗?狐狐再怎么被流放,那也是伯牙兀氏家主,他的养子你觉得扩端敢直接杀了?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秦涓沉默了一会儿,很快就传令,杀十头羊,做成羊肉干,再做三千个饼子带在路上。

  检查马匹与粮草,今晚就去肃州。

  命令下达之后,全营进入封锁状态,之前挖好的一个地窖,将粮草取出来以后,便把地窖填平了铺上新的草皮。

  “行了,黄昏就走,朵奴齐那厮定然在你这营附近安排有放哨的,你晌午锁营,只怕这会儿已经有人去告知他了,八十里路一来一回也得花些时间,我们黄昏就走。”午觉之后,万溪对秦涓说。

  秦涓同意了。

  黄昏时分,这一条小河边的军营已经不见了,只剩下几根没放倒的木桩子立在那里。

  有晚归的牧民回来都有些懵圈,明明清晨出门的时候军营还在的,回来人就走光了。

  秦涓他们向西行许多日,直到看到沙漠,又进入沙漠行了许多人。

  大约是一日清晨的时候,万溪告知他,他们抵达肃州境内了。

  秦涓看着黄沙漫天的远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颇有几分百感交集的意味在。

  万溪见他沉默,勾唇笑的有些得意。

  哪知秦涓转头问他:“有贵由大军的消息吗?”

  万溪以为秦涓会陷入这种百感交集中良久,哪知秦涓竟然还有空问他贵由大军的事。

  万溪沉着脸:“没有。”

  秦涓想了想,确定万溪应该没有骗他,毕竟这段时间万溪一直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没有和路过的什么人交接,万溪的人应该还没有来。

  也没有什么飞鸽和鹰路过。

  “先不要去肃州,我们绕道去肃州南部,在肃州南五十里外驻军,在那里有一个山庄,你把买到的粮食存入那里,还有这个给你。”万溪说完从胸口衣领内取出一块金印。

  秦涓接过来一看,顿时明白了。可是这货什么时候和他的人交接的?这一路上他都没有见到有人靠近。

  “你什么时候和你的人碰头的?”捏着那块金印,秦涓问万溪。

  万溪眉目微动:“你不必知道太多。”

  “那你也该告诉我你怎么弄到这个的!”

  “你只用知道结果,这一千骑兵现在全归于你的名下了,你想怎么使用就怎么使用。”万溪勾唇一笑。

  这种感觉对秦涓来说很不真实,如果万溪真的权势滔天也不会落到和他呆在一个营里,还避战避到肃州去。

  那只能说明为了帮他得到这一千人,万溪用的方法并不是正经的法子。

  有可能这块能调动这一千骑兵的将印是万溪偷来的或者买来的。

  不过这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带着这一千人去打仗还是去种田,想做什么都说得通了,这是他自己的兵了。

  但这也同时让他肩负起了责任,他有义务保全将士们的性命。

  他是第一次感受到,狐狐带着伯牙兀氏将士时的那种心情,些微的压抑,却又鼓舞自己不断的强大起来。

  “绕道可以,但先等等阿枣东,他驮着粮草落在后面一天了,我担心出状况。”秦涓对万溪说。

  因为粮草太多了,他将粮草分了两批,一批他们主力带着,一批阿枣东带着,阿枣东和伙房营的几十人乔装成商人走在后面。

  军队开道是震慑,一般知道有军队过境,什么劫匪和马贼也不敢随便动手。

  “行,先让人去看看,我们扎营做饭,这地方也能等人。”万溪说话间,秦涓已吩咐下去了。

  吃完饭后,骑兵回来了,说阿枣东大人那里一切正常,军队要绕道向南的消息也带去了。

  如此,秦涓也放心了。

  离肃州越近,草地越多,小河也会有不少。

  抵达肃州城南五十里外是三日后。

  他们在一处密林内驻军,驻军当夜,秦涓刚洗完澡,正准备穿衣,万溪那人就冲了进来。

  某人将秦涓袒露的胸膛尽收眼底,好家伙,看着瘦实则那肌肉一块一块的,这应当叫精瘦精瘦的……

  “你往哪里瞟?”冷厉的声音传来,那少年已套上了中衣。

  “……”万溪强装镇定,对他道,“衣服穿好,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这么晚了。”

  “搞快点,我不想重复,去外面等你了。”万溪说完转身出去了,老脸还是热烫的,终于有些明白师弟为何会喜欢这只狼表弟了。

  蠢狼虽蠢,多少有点东西啊……

  就凭这脸,这身材,这体格,这内力,这天赋……呃,好像不止一点东西。

  行吧,说到底也是他万溪的表弟,不可能太寒碜。

  想做他万溪的表弟,就必须得出色,非常出色。

  秦涓穿好衣裳出来,看到站在营帐外木桩子前,不知道在傻笑个什么劲的万溪,嫌恶的皱起眉:“这么晚了你要去哪?”

  万溪回过神来,收起笑容看向他,这一看有些恍惚,怎么刚才还有点料的人,现在看着就是太瘦了呢,身姿修长或许是汉人的审美,说到底万溪还是喜欢壮实一点的。

  在春冬季节,秦涓惯常一身黑衣,围着豹纹皮的围巾,因为他觉得深色衣服能减少别人对他的注意。

  “你就不能穿一穿白色、红色、蓝色、紫色这种?”万溪一脸嫌恶的说。

  “不喜欢。”秦涓三个字打发了,他不喜欢万溪转移话题。

  万溪叉腰:“你别逼老子给你把衣柜全换了。”

  秦涓:“你敢。”最讨厌别人动他的东西了,每次怕转移地方太突然他都把重要东西放在行囊里。

  “你看老子敢不敢。”万溪虽这么说着,但也很快话锋一转,“走,先出营。”

  秦涓没说什么,跟上他。

  他们没有骑马,快步出了密林之后,往远处的草地走去,一直走了半个时辰才见到另一处密林,这处密林里有很小的河流,凭经验判断,这种小河会在某些雨水极少的年份枯萎,毕竟现在也只能看到河床里很浅的水,或许夏季河面也不会宽。

  走过这条小河后,很快秦涓看到了一个庄子。

  “这就是你说的山庄?”

  “嗯,刚出斡难河那年买的。”万溪的声音很柔和,这种柔和对秦涓来说是异常的。

  原来像他万溪这样冷硬心肠的人,也会有真正温柔的时候。

  秦涓怔忡一会儿,笑了:“让我想起中原。”

  这是仿的唐朝风格的建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