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08章 那年故人归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涓等人行十余里,没有看到马贼踪迹,再走了三里路后,只见一处遗留有一架板车,四周有打斗痕迹。

  “他们应该是被马贼带走了。”秦涓说,“既然我们来的方向没有马贼,再往北走是肃州城,那马贼的贼窝应该在偏西南的位置。”

  他们向西南行约二十里后,见到沙漠少许。

  走进沙漠,没过多久看到一片胡杨林。

  这时,跟着的人有些不敢再往前走了。

  秦涓看向身后的人。

  他们说道:“大人,我们要不要天黑再过去,那里应该是他们的老巢了。”

  秦涓反倒是说道:“我敢说从我们靠近这里的时候已经被人注意到了,如果现在折返,等晚上必然会错失时机。”

  “如果阿枣东的人已经和他们打过一架了,现在为了避免他们劫货杀人,我们必须进去,且这个时候不会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他不是做事畏畏缩缩的人,所以当他这么说的时候,士兵们在短暂的犹豫之后,也下定决心跟着他冲进去。

  阿枣东是为了跟着他的士兵不送命才向马贼们妥协的。

  并且阿枣东说只要马贼们不动他们的货物,他可以派人去拿钱来赎。

  马贼们打开一些货物发现只是一些马吃的豆子,这样一想要这些东西倒不如拿银子实在,所以同意了。

  阿枣东见马贼同意了,便说让马贼放一个他的人去报信。

  马贼怎么可能会同意,他们问阿枣东他的朋友住在哪里,马贼想自己派人去报信。

  阿枣东知道这些人是怕放人走了之后,带更多的人来把他们马贼窝给剿了。

  阿枣东随便说了一个地址,大概就是肃州城中他的一个老乡的地址,其实那个老乡是个跑商的,两三年都不去那里住,他这么说真就只是突然想到了而已。

  还是好几年前他曾经路过肃州去见过那个老乡。

  马贼听了之后立刻派了人过去,谨慎起见还派了三个人,因为是直接往肃州城去的,也不可能遇到秦涓他们,秦涓他们等于是绕道走了马贼们的后方。

  肃州一带的马贼不会太多,因为这里商帮势力很大,一个地方若是商帮势力很大,马贼窝的规模反而不会太大,因为商帮为了确保自身安全会打压马贼。

  所以这群马贼人数不多,十几二十人而已,出去劫掠也专找他们看着面生的商队下手,确保不会劫到肃州这边商帮的人。

  久而久之,肃州这边的商帮知道了这群马贼不会对他们的货物动手,也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们放任这几个马贼还能帮忙打压外地来的商队,便于他们垄断这里的商市。

  于是大的马贼势力在肃州一带消亡了,只有这种小打小闹的马贼存活下来。

  秦涓他们进林子的时候,那是冒着背水一战的决心啊,毕竟他们总共十几人,可当他们一杀进林子,才发现这里的马贼总共也就十几二十人,这下士气高涨。

  “去帮阿枣东他们解开绳子。”

  “你们谁敢动一下,我砍了谁!”

  那些马贼见有人杀进来,想到的竟然是先杀阿枣东和伙夫营的人。

  秦涓骑马过去,将几个拔刀的马贼踹翻了,刀尖指着他们的脖颈:“对付你们,脏我的刀,给我叫你的人别动。”

  擒贼先擒王,虽然秦涓不知道刀尖对着的的是不是这群马贼的首领,但也应该不是一个普通马贼。

  “先都别动!”那马贼倒还识些时务,知道他们完全不是这个人的对手,来的是官兵还能杀几个再跑路了换地方,但这次遇到的完全不允许他们这么做啊。

  秦涓见那几个马贼没人放下刀的,还气冲冲的看着他,大有想砍死他的意思。

  秦涓的刀一动,对那人道:“怎么,你说的话他们压根不听,我留你何用?”

  “大哥饶命!”那人明显不秦涓岁数长,此刻不得不高声大喊,“老大,你说句话,我们打不赢他们的!”

  秦涓看过去,寻找这人喊的老大在哪里。

  只见一个高个子蓬头垢面看不清五官的男人带着两个拿着砍刀的人从一棵胡杨树后边出来,还牵着三匹马。

  看样子他们应该是想看情况跑路,但是又因为不能确定这些兄弟有几成能活着,所以没有跑。

  这是这群马贼的惯常操作,若是今日来的是官兵,确定他们的兄弟能杀几个还能全身而退,老大就不会出面了,带着重要的人先走。

  今日这种情况,马贼窝是第二次遇到,离第一次遇到已经过去六年了。

  当时这么带着人进来要杀他们的兄弟的,是一个女人。

  那时候最大的马贼窝受到了重创,而他们为了活下来,与商帮达成了协议,他们不会劫掠肃州的商队,于是在马贼消亡的肃州,只有他们活了下来。

  而这一次,仿佛六年前再现。

  那个蓬头垢面的马贼首领用不太流利的蒙话说着:“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是商帮的人,我把人和货都放了,求你不要杀我的兄弟。”

  听到这个人的声音,秦涓是有些触动的,因为他从这个人的声音,了解到这个马贼首领应该还很年轻,或许和他同岁,或许比他更小……

  秦涓觉得触动的不全是因为这一点,而是站在这里的所有马贼,不是想杀的,就是惧怕他的,只有这个人,表现的一点情绪起伏都没有。

  秦涓本来已下定决心将这些马贼全部杀光的,毕竟他们粮草的事或许已经泄露了,可是这一次他在一个皱眉深思之后,改变了主意。

  没有造下杀业,而是选择了用伯牙兀氏对待俘虏的方式。

  “把刀全部没收,将他们全部带走,谁敢反抗,杀无赦。”秦涓收回抵在那个男人的刀,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一个马贼提刀从他背后刺过来。

  秦涓几乎是在众人眨眼之间,连头都没有转过来,躲过那一刺后,反手将那个马贼的刀夺过来,刺入那人腹中,他只用了两成的力,那人也迅速见血……

  “谁敢反抗,他的下场就是你们的!”秦涓以他的速度与能力,让这些人惧怕与臣服,哗哗哗的,他们放下了刀。

  少年似乎是在笑的,满意的勾起唇角,却也在下一刻吩咐:“帮他止血,救得活就救。”

  马贼们被捆走的时候,好几个整个人都是僵的,久久回不过神。

  马贼们被布袋蒙上了头,他们看不到秦涓是要将他们带到哪里去。

  回营,还有二三十里的路。

  那个刺秦涓的人也尝到了苦头,这一路上止血流血,循环往复,脸色煞白,昏死几次。

  秦涓只说,救得活就救,若是熬不过去,就是他咎由自取。

  秦涓冷漠的目光扫过众人,直到落在那个马贼首领的身上。

  他确定了,这个刺他的人应该是马贼首领的两个“护卫”之一,因为现在形影不离的跟着马贼首领的人只剩那一个了。

  秦涓可以确定这个马贼首领是一点内力都没有,这样的人是怎样混到马贼首领的?

  还有人舍命保护他?

  他已经开始怀疑这些马贼到底是不是马贼了。

  回他们的据点,已经是黄昏时候了,将十九个马贼绑在林子里的树桩上后,才取掉蒙在他们头上的布袋。

  马贼们先是看到天黑了,再看到篝火,再看到篝火边上坐着的人,穿着甲带着盔的……顿时都明白了。

  惹了惹不起的人。

  都是兵啊。

  秦涓对他们说:“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不管你们以前杀过多少人,放过多少火,现在我可以让你们入军籍,不是做奴隶兵,是士兵,愿意的就留下,不愿意的。”

  自然是杀了,只是他没说。

  “愿意愿意!”

  有个声音喊道。

  秦涓看向他,勾唇:“说说为什么愿意。”

  那人答道:“能吃饱饭有床睡,我就愿意,反正是要杀人,还不如跟着你这么威风的人杀人。”

  听这人说话,就能猜测应该是没有入马贼窝太久的人。

  十九人里面有三个是近两年才入草为寇的,所以这三人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当初他们躲避征兵,是因为身份不行,被抓去也只能进奴隶营,所以才选择做马贼的,现在能做士兵对他们来说比做马贼强,况且面前这个人这么厉害,跟着他一定有饭吃,这就够了。

  本来阿枣东认为这些人应该都会答应的,没有想到会有五六个不愿意的。

  自然是马贼首领几个不愿意。

  阿枣东抢先一步说道:“你们是想死吧。”给他们使眼色,让他们知道事情的厉害性,劫掠过他不要紧,但现在是送命的事。

  他也不会意气用事,现在可是五六条人命,搞不好是十九条人命,他怕秦涓一气之下干脆下令把人全部宰了。

  对那六个人来说,不同意进军队,是因为他们很早以前就是为了躲避蒙人肆虐的抓奴隶兵才成为马贼的。

  那个时期,是蒙人抓人入营最猖獗的时候。

  但所有的状态都只是一时的,当没有可抓之人后,被迫休养生息的时期降临,现在军营已经好了很多。

  作者有话要说:就是这个马贼首领也很重要啊,虽然今天第一次出现但……其实有至少三条线都跟他有关。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