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11章 那年故人归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总觉得自己妹妹的银名牌被一个男人揣了十几年是件挺无语的事,但这又让秦涓怎么和这个姚四郎说呢。

  直接说这东西是他的,姚四郎肯定不会信的,他又不叫秦谷,告诉姚四郎这东西是他妹妹的,那更不妥。

  秦涓哐当一声将一块马蹄银放在桌子上,颇有几分财大气粗之气势。

  他看向姚四郎:“这个名牌我买了。”

  姚四郎:“???”

  姚四郎心道自己也不像是能被银子收买的人吧?

  姚四郎虽然不明白秦涓的想法,但也没有阻止秦涓。

  秦涓离开了,而他看着秦涓的背影,目光缥缈。

  会是他吗?

  他会是那个孩子吗?

  或许是吧。

  若真是如此,当年那个孩子,便没有赶上他的大船……

  如果是这样,当年的孩子应该是流入蒙人的军营之中去了……

  可……那怎么可能?一个那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在军营里活了下来?

  若真的是他,真的是那个孩子,以将军的身份站在他的面前,那就是一个奇迹……

  万溪回营是三月末,秦涓以为万溪是不会过来了的,至少万溪应该要去大都,贵由死了大都难道没有让万溪回去吗?

  秦涓想不明白所以问他了:“你官做的不是很大吗?怎么不回大都?”

  万溪:“贵由一死,大都乱了,我回去干嘛?”

  “那贵由死了,现在是谁执政?”

  万溪:“贵由汗的皇后,斡立兀氏海迷失。”

  秦涓早知道会是斡立兀氏掌权,但仍然问道:“贵由的长子不是已经成年了吗?”

  万溪看向他:“你莫不是见过他?”

  秦涓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忽察既然已成年,为何不直接即位?”

  “要真有这么容易,大都就不会乱了。”万溪坐直了,他应该是饿了,说几句就会看向营帐外,一路上赶着回来,什么都没有吃。

  “现在你说斡立兀氏掌权不好也不全对,说不好吧也不对,现在这个局势,你要合在一起看,不对。你要分开来看,也不对。”

  秦涓挑眉看向他:“你是饿傻了?”

  “差不多了,快点我要吃肉,要喝酒。”万溪揉着肚子。

  秦涓拿他没办法,起身去营帐外,再回来的时候手上端着一大盘烤羊排。

  “你先吃,至于酒,没有了。”秦涓说,“再过一段”时间如果没有小羊出生,估计羊肉也没得吃了。

  “不是吧!”万溪大叫。

  秦涓:“我带了多少头羊过来,你心里清楚。”

  万溪一噎,也没再说什么,抓起羊排就吃了起来。

  见万溪快吃完了,秦涓再问道:“那你是怎么想的?”说完,将一条毛巾递给他。

  万溪擦干净手指看向他:“我还是那句话,斡立兀氏想掌权,对也不对。如果贵由在位时间有窝阔台汗的一半长,斡立兀氏都能在掌权后把权力移交给她儿子忽察,可是问题就是贵由在位时间若弹指,人心压根就不稳,这也是忽察不能直接即位,斡立兀氏想掌权的直接原因……但你觉得这个行得通吗?”

  停了一会儿,万溪接着道:“你看看那些宗王,你认识的扩端,还有蒙哥他们,谁不比忽察有威望?尤其是贵由的堂弟蒙哥。”

  “蒙哥现在在哪里?”秦涓忽然问道,双眸沉静而幽深。他知道蒙哥是忽必烈的亲哥哥,他突然很担心这个蒙哥,敏感的他已察觉到了一丝微妙。

  显然,万溪听到他问蒙哥的时候,眼神都变了,却还是告知他:“在宋蒙边界。”

  果然,正如秦涓所料的,西征东归之后,蒙哥和忽必烈一心想的,是怎么拿下南宋。

  秦涓心里有些清楚了,斡立兀氏掌权,好,也不好的原因了。

  斡立兀氏掌权,蒙人内部会乱,这个时长就是斡立兀氏掌权的期限。

  斡立兀氏掌权,蒙哥和忽必烈会一直和南宋打,一直打,甚至没有想往北退的心,因为北边是乱的。

  但对宋国来说,其实这又是唯一的机会。

  他说不清楚,却能感受到。

  设想一下,如果斡立兀氏掌权的时间与乃马真氏的时间相当,甚至超过五年、十年,蒙古各部各怀心事,无法走向窝阔台汗时期的团结,以宋国的繁荣,是真的有可能拖死蒙古的。

  这才是万溪想的,万溪害怕的是漠南漠北变成一盘散沙,万溪害怕的是这个。

  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秦涓担心的和万溪担心的,就不是同一件事。

  秦涓不想想这些,这是那些士大夫们的事,他只是一个寻常人,寻常人想的从来都是活着就好……

  怕万溪没有吃饱,他又去拿了一大摞饼来。

  万溪有一下没一下的吃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秦涓的脸上是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凝重神色。

  他不想想,却也一直在想。

  如果人生停留在这里,真的有意义的话,也不会有内心的抽疼与难过了。

  夜里万籁俱寂的时候,那种感觉尤为明显。

  他不会忘记他是汉人。

  他枕着的地方,是汉武让张骞通西域后繁华起来的城池。

  是从中原出西域的走廊,也是故土啊。

  可是这里变得千疮百孔。

  秦涓洗澡后,披了一件衣服去外面坐一坐,今夜,天空里满是星子,璀璨而耀眼。

  他闻到了羊奶米粥的香味,回过头去,就看到姚四郎端着粥来找他了。

  因奴安什么菜都不会做,但煮粥的手艺给练出来了,因为他带着姚四郎逃命的时候,只学会了煮这个。

  因为那一次秦涓说好吃,姚四郎便时常在睡觉前带着一碗粥过来。

  秦涓见他来了,忽然一笑:“正好,和我说说话。”

  两人坐在石头上,看着星空,就像认识很久的朋友。

  秦涓:“你说一个农民被抢了土地会怎样?”

  姚四郎一怔,忽然笑道:“那你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农民。”

  秦涓也是一愣,忽地看向姚四郎的目光多了几许深邃:“你说说看。”

  姚四郎一笑的时候,整张脸都会比之前的木讷多几分生动:“如果这个农民是汉人,那多年以后,就会发现,抢了他土地的人在和农民一起种地。”

  一根筋的狼显然不懂姚四郎的意思。

  而姚四郎的认识是从他自己的经历和他的家族给他的认识里完成的……

  姚家在金国做官,好几代人都在金国做官,而至他父亲的时候,官做的最大。

  他没有仔细给秦涓解释这个,而是拿起碗,让秦涓快去休息,他也回去睡觉了。

  秦涓不懂姚四郎的话,又隐约有些明白了姚四郎的意思。

  也许他们都在答非所问,显然姚四郎的格局更大一些。

  “……”秦涓忽然觉得,这个人做马贼浪费了,跟着他也浪费了。

  再过了几日,万溪说有些地方闹了灾荒,各地会有难民经过。

  伴随灾荒的,便是粮食价格疯长。

  秦涓让阿枣东再去了一趟肃州城,打听情况。

  这一趟,阿枣东回来带回来了狐狐派来的一个骑兵。

  这个骑兵在三月中旬就抵达肃州了,但一直没有查到秦涓的消息,所以在肃州等了十几天,才等到阿枣东。

  阿枣东知道,这一趟回去秦涓一定会高兴的。

  果然一听说伯牙兀氏派来了骑兵,秦涓直接迎了出去。

  伯牙兀氏骑兵对他说有重要消息,秦涓一听便让阿枣东带着营帐外的人都退开,带着骑兵进营帐了。

  阿枣东带着他们离开,万溪刚吃完饭过来找秦涓说话,一见阿枣东回来了,便问道:“都打听到了什么消息?”

  阿枣东见这人过来了,打算先不告知他伯牙兀氏骑兵过来的消息,等秦涓出来再说。

  “有不少消息,下官先去吃饭,要不要去伙房说?”

  万溪一点都不上道:“不要了,我要去找我弟说说。”

  现在万溪成天我弟,我弟的叫唤,而他们都知道秦涓压根就没把他当哥啊。

  阿枣东一把抓住他,从怀里拿出一个东西。

  万溪回头一看,咧嘴一笑:“你个孬货,叫你去打听消息就是让你偷偷去买酒的!”

  “怎么,去吃饭不?”阿枣东一挑眉。

  秦涓下令禁酒已经快一个月了,万溪自那日回来一口酒都没沾,现在酒瘾着实有些犯了。

  不喝酒怎么算男人,当即和阿枣东去吃饭了。

  托万溪的福,今日阿枣东还能吃到牛肉干和烤羊排,恐怕再过几天都没得吃了。

  姚四郎将吃的给他们摆上后便坐的远远的去了,显然姚四郎不喜欢万溪。

  “怎么,肃州粮价是不是涨了很多?”万溪问。

  阿枣东低声道:“下官听说好多地方都闹灾,粮食都疯涨了,甚至还有胡扯的说一两银子一斤米,但肃州奇怪啊,粮价稳如泰山,只有肉价涨了。”

  听到这里姚四郎目光微动。

  “不应该啊……”万溪忽然放下酒杯,神色复杂。

  姚四郎站起来,往外走,他想去找秦涓。

  而这边,伯牙兀氏骑兵带给秦涓的消息更加重大。

  经过这么久的努力,赵淮之的人查到了一个叫“秦茂”的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