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17章 出入烟波里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几多日前倾十一对倾九幽说,那个秦大人想要铁。

  而现在秦大人站在她的面前,问她有无经营船业。

  无疑,对倾九幽来说,这两者无甚联系,也叫她无法猜测这位大人的目的。

  即便现在他将刀抵着她的脖颈,她也无法给出一个答案。

  “将军,倾家所经营的范围,没有船业。”倾九幽目光坚定的看向他。

  她心里知道,秦涓不会相信。

  如果听说倾家有货船停留在河套平原,他就不会相信。

  但她又似乎是没有说谎,她没有经营船业,那些船只是单纯的货船,而且近两年已经彻底沦为摆设了。

  秦涓似乎是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收回他的刀:“抱歉。”

  就在倾九幽暗自长吁一口气的时候,面前的少年继续道:“但我并不信你。”

  在倾九幽意料之中,所以她并没有太惊讶。

  “无妨。”倾九幽淡淡的笑。

  秦涓虽然收了刀,但并没有打算就这么离开,他来的时候就想过,也认定了倾家一定有船。

  “我想要一艘船,你一定有办法的。”秦涓停了一会儿,再看向她,“一千两。”

  倾九幽突然笑了:“一千两不值得我冒险,不过,秦大人一个将军一个月的俸禄可能连一两马蹄银都没有,秦大人能拿的出来一千两,也应该不是自己的,至于万大人应该也不会想着买船,秦大人不妨告知我买船的目的。”

  她的声音不疾不徐,不至于温柔,也不过分冷冽。

  秦涓深吸一口气:“你知道了没什么好处。”

  “但你既然这么说,应该是有船。”他忽地勾唇一笑。

  倾九幽若是真想瞒着他合该一句话不说才对,既然这么说,就是有希望?

  搞清楚这一点,秦涓忽然觉得有希望。

  倾九幽突然站起来,只是脸上的神情未改:“所以,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秦涓:“没别的目的,只想回宋国。”

  倾九幽深吸一口气,就连一旁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倾老三也深吸一口气。

  倾九幽:“瞒着万大人?”

  “显然是。”秦涓眉头一皱。

  倾九幽袖中的手握紧了,若这事泄露,今日在场之人是不是都得死?她相信这个少年做得出来,但是她又不得不和他说清楚,白皙的手摁向桌子,她看向他,声音微沉:“八年前,我在河套停了几艘船,全报废不可能,应该还有一艘能用的,或者秦大人去找人把那几艘船能用的再重组一下,定然也能得到一艘。秦大人若再有本事能将船弄到下游出海口去还不被人发现了,便能入海。但,若事情败露,别找我。”

  “……”

  显而易见这样的答案不是秦涓想要的,他以为的是倾家手握商脉,定然也掌管船业。

  可现在什么情况?

  几艘报废的船支?也就是说倾家根本没有涉及水运。

  他见过黄河之上往来的船只,黄河上定然是有商船的,或者是官府的船,因为有些大货走水运比陆运快且便捷,若说某一段路想要蒙混过去,有可能,但怎么可能从河套到入海口一路都不被发现……

  “那你为什么不搞水运了?”突然想到这一点,秦涓问道。既然八年前倾家还有船,也就是说八年前倾家是做过船运生意的。

  “因为麻烦。”倾九幽说道。

  秦涓一怔。

  倾九幽:“我已经手握陆上贸易,再涉足水运和海运,势必会遭到清算的,且掌握陆上贸易的我连真容都不敢显露,将商帮分成许多商会,交由商会去管,这样的做法是为什么,我想你应该明白。”

  “再者官府是不会放开水运和海运的,因为目前最快的支援是水运和海运。”

  秦涓懂了她的意思,现在蒙人着手攻打南宋,大战之时最快的支援不是陆运,其实是水运和海运。

  所以从八年前开始,实际上船运近八九成以上全部掌握在了官府手中。

  就连现在商用的船很多都是商户找官府租赁的。

  “我当初造船花白银四万两不止,秦将军若有本事自己去取。”

  “行。”

  “你……”倾九幽本来只是试探,没想到他一口答应了,她惊看向他,以为他只是开玩笑,却没有想到他一脸坚定。

  “多少银子?”秦涓问她。

  倾九幽突然抬起手来:“等等,你真想要把船开到入海口处?”

  “是的。”秦涓明确告诉她,“所以多少钱?”

  “为什么这么执著?”她看似问这他,又像是在问别人,眼神已有些恍惚。

  秦涓:“因为我是宋人。”

  “可将军你在蒙人的军营里长大。”倾九幽说。

  秦涓:“是,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血脉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想回去,是因为我的家在那里,我的妹妹还在等我,她应该找了我很久了。”

  谷谷已经十六岁了,却等了他十四年了。

  他从来没有这么渴望回去过,无关其他。

  他喜欢中原,喜欢大漠的风沙,这是他的年少看惯了的风景,可是他也想念亲人。

  真的,很想念。

  “……”倾九幽没有再问下去,当她把倾老三叫过来,并且让他去把东西拿来的时候,她已经想了许多。

  她知道,若是秦涓被抓了,她也会受牵连,但她竟然不想了。

  多年前她也想过回去,可是她回不去了……

  父亲战死,却被说成乱臣贼子,让她再也回不去了。

  她守着中原故土,张骞出使西域所经的河西之地,她在这里安了家。

  只是偶尔想起宋国的桃花,倾家古宅屋顶上的雪,还有闺房旁的三两海棠花时,内心隐隐作痛。

  “回去吧,若是能回去也好。”她不知道是在对秦涓说,还是对年少时那个自己说,“不要问我要你多少银子,留着命回宋国,我不要你的银子。”

  秦涓皱眉:“我不喜欢欠人情。”

  倾九幽:“我也是汉人,这个理由够了吗?”

  “……”

  秦涓深吸一口气。

  这时倾老三取了东西过来,倾九幽让倾老三把东西交给秦涓。

  “你若确定好时机,老三会带你去河套看船,不过我提醒你,若要将船开入入海口,你可以花的时间久一点,分地点停泊,停泊的时间可以长一点。”倾九幽,“其实话说回来,如果万溪愿意帮你,这事可以很容易。”

  “明白,多谢,但是,请不要告知万溪。”秦涓接过她递来的东西,再度强调。

  “行。”

  两人都是可靠之人,既然达成约定,就不会违约。

  秦涓也答应她,即便事迹败露,也不会向人透露是在她这里弄到的船。

  “今日倾当家帮我这个忙,来日若有要助力之事,只管说一声。”他说。

  倾九幽:“不必放在心上,我不喜欢别人一直惦记着欠我人情没还。”

  “……”秦涓抱拳,“行,我明白了。”

  “倾当家保重,告辞。”

  倾九幽:“倾老三,送客。”

  从倾九幽的院子里出来,天已是透亮了。

  院子里多了几个婢女,或打扫或浇花。

  这一番后,倾老三看秦涓的眼神都变了。

  “秦大人……”

  “想说什么。”秦涓的声音依旧低柔。

  “您……真的要把大家伙……开出门去?”(把船开到入海口)

  秦涓点头。

  倾老三搓了搓手:“您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秦涓侧目看向他,这家伙怎么比他还兴奋??

  “不知道。”秦涓答,他还在关心形势,事实上,他很希望的是大都那边有人争权,最好漠南漠北哪里能内斗一下,这样他有出海的时机。

  至少现在最大的难题解决了。

  他不需要准备庞大数目的银子搞一艘船了,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就是如何将船弄到入海口去值得他仔细考虑。

  “对了,那铁,您还要不要?”想到这个,倾老三的声音突然拔高。

  秦涓愣了一下:“要。”

  倾老三:“铁的话要等倾十一回来,这个一直都是他在负责。”

  倾老三领着秦涓出府,直到上了街,秦涓发现倾老三还没有回去。

  “你跟着我作甚?”秦涓看向他。

  “送您出去啊。”倾老三脸上一热,挠头。

  秦涓没再说,他愿意跟着就跟着吧。

  见秦涓没反对,倾老三继续跟着他。

  这一日秦涓在肃州转悠着,倾老三跟在他后面。

  “大人,肃州大不大。”倾老三语气欢快。

  “还好。”主要是去过大都,也去过太原,凉州。

  “大人,要不要我带你去看看肃州的马场。”

  “可以。”

  肃州的马场,就是马市,贩马的地方,一半官府掌控,一半是商人掌控。

  这里的官府实际上还是由宗王扩端的势力在掌控。

  在马场的东边有一座高楼,是声色犬马的地方,老三说在这里能打听到很多消息。

  这里有商人,也有的是宗王的幕僚,也有从大都一带求官遇挫的谋士。

  在这些人中贵由的死,也经常被人提及。

  路过某处,秦涓听到有人说扩端卷入了汗位之争。

  听到这里,秦涓脚步一顿。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