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18章 出入烟波里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此前秦涓从没想过,在听到扩端的消息时,他会在意。

  至少他不觉得自己会在意扩端的消息……

  可是,此刻他确定自己是在意的。

  “大人怎么了?”倾老三凑过来,以为他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秦涓摇摇头。

  “我带您去四楼看看,那里能俯瞰肃州城。”倾老三笑出一口大白牙。

  “这楼有四楼?”方才他在外面瞧过,以为只有两层楼。

  “共四楼呢,其实不算高,记得中兴府现而今还保留有十层楼的古建筑,您若是去了中兴府可一定去看看。”倾老三叨叨的毛病又犯了。

  “没去过。”秦涓淡道。

  上楼的人不少,不时的有人向秦涓投来目光。

  四楼的风大,场地也不小,有几个画师和乐师,也不乏二三舞女。

  秦涓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他走过去看画师在画什么,应该是肃州城的风景。

  他抬起头看向远处,风景与画师所画的有些差别,但也大致能认出来。

  倾老三觉得奇怪,秦大人不看漂亮的舞女跳舞,为何要去看老画师画画。

  “十两银子一副,您要买吗?”见他站着有一会儿了,老画师身旁洗笔的小童问他。

  小孩瘦瘦巴巴,皮肤黝黑,秦涓素来喜欢小孩,二话不说摸出一块银子,足够十两,递给他:“这副给我留着。”

  老画师见状连忙说:“这一副就快画好了。”

  “我不急。”秦涓说着看向倾老三,“画赏你了,你再这里等我一会儿。”他说着转身就走。

  倾老三追了几步:“那您去哪?”

  “你别跟过来,在这里等我就好。”秦涓说着下楼去。

  秦涓让倾老三别动,他还真别动了,过了约莫一刻钟,倾老三觉得不对,凭什么啊,他叫我不动我就不动?

  “……”倾老三烦闷了一阵,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转了一圈,还是坐下了。

  大概是为秦大人那威风凛凛的样子所折服吧,就是很想跟着秦大人,哪怕是当他手底下的兵也好。

  或者,他从来都和老大、和倾十一不一样吧……

  倾老三是没想到,他能老老实实等一个人从白天到晚上的,而且除了那个小孩都没有人和他唠叨的!

  秦涓从这幢楼里出来,骑马去了万溪此前对他提过一次的地方。

  万溪说的不清楚,也叫他一顿好找,问了许多人才摸到这条街上来。

  这条街很古旧,就连路也不怎么好走,显然是年久失修。

  几乎没有人走动的老街,从街道的宽度足以想象曾经这里的繁华,应当是能容得下两辆马车并驾齐驱的。但因为街口的集市和马市都搬走了,这里逐渐归于平静了。

  走了好远,才看到街旁有几个小孩在玩闹,两两玩着翻花绳,还有三个玩着扔沙包。

  他骑马走来的时候,五个孩子都停了下来,一致看向他。

  有胆大的,应该是孩子里面的老大,问他:“你是外乡人?”

  秦涓疑惑的问他:“何以见得?”

  小孩:“我们这里没有集市了,集市搬到城北去了,只有外乡人才会走错来这里。”

  是个口齿伶俐的孩子。秦涓微微勾唇一笑,眯眼看着他,继而问道:“我从城北马市过来。”

  “这样啊。”小孩微有些懵,红着脸笑道,“你的马儿挺好看的。”

  “多谢。”秦涓,“你们玩吧,我逛逛就离开。”

  小孩却是有些紧张的提醒道:“你最好在这附近逛逛就回去,别去那里面了,那是个书院,院长糟老头子很坏的。”

  “……好。”秦涓顺着小孩手指的地方看去,他没有告诉小孩他就是要到那个学堂后面去。

  作别了这几个孩子,秦涓骑马离开了。

  他绕道走过学堂,往后山的林子里走去的时候,已近晌午。

  学堂后面的林子那里有一个很小的集市。

  有几个卖瓜的瓜摊,还有几个卖菜的,加上一家小酒馆。

  这个时间秦涓也饿了。

  进小酒馆,问了老板娘有什么拿手的菜,随便炒两个就行。

  老板娘炒了一个青菜和一个爆炒腰花。

  仅这两个菜,没把秦涓吃出眼泪来了,太好吃了……

  “小兄弟,汉人?”老板娘抱着胸,看向他。

  秦涓看过去,是一个精瘦肤白,五官平平无奇,身高也不高的女人,四十来岁的样子,小酒馆里洗菜切菜劈柴外加上菜的那个跑堂是她的儿子,看着和他一般大。

  秦涓点点头。

  老板娘一听,笑道:“周围乡里喊我艳娘,不过我可一点都不艳,年轻时也没漂亮到哪里去,凑活着叫吧,反正是爹妈给的名字。”

  因为她的菜实在是好吃,秦涓想他应该嘴甜一点说些好话才对,抓耳挠腮的想了一阵,终归是挤出一句:“老板娘人虽不艳菜艳!”

  此话一出,他甚至都想表扬自己一番了。

  却没有想到……

  “噗……”那边正在洗盘子的跑堂笑出声来了。

  老板娘也好像有些不高兴了。

  只听那跑堂小子说道:“有些人就是自己可以说自己不好看,但希望被人夸好看,哪知今儿来了个老实巴交的,哈哈哈哈……”

  那老板娘一个鸡毛掸子飞过去,打的那跑堂小儿嗷嗷直叫。

  秦涓看着这母子二人争执起来,其实他想说,能不能再给他来一盘爆炒腰花……

  他是压根就没有吃饱啊。

  就在这时,不知是不是书院下课的缘故,有几个从书院里面出来的学生走来。

  那母子二人很快没有再争执,小酒馆里忙活起来。

  秦涓是真的没吃饱,坐在那里不肯走。

  得了空才叫那跑堂的过来,跑堂的凑过来问道:“你不是给了钱了吗?给了钱可以直接走的。”

  “再给我弄一盘。”秦涓指着桌上的空盘子。

  跑堂扶额:“你等等吧,我去问问我娘,一天就两副腰子,看她舍得全给你吃不。”

  跑堂的去而复返将爆炒腰花放在秦涓面前:“咯,为了让她再炒一盘,我没给她骂死。”

  秦涓二话不说将银豆放在他面前。

  一桶米饭见底,跑堂疑惑道:“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秦涓红着脸:“我第一次吃腰花,你不跟我说,我都不知道这是猪腰子。”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跑堂笑的前俯后仰,笑过之后,又是一脸严肃,“其实很早以前也没人吃的,但是因为太穷了,逐渐有人连腰子和猪大肠都舍不得扔,毕竟那段时间吃的都没有,杀一头猪不容易,这些东西都留了下来,也研究出来了许多做法。”

  说了一会儿,跑堂突然看向秦涓:“你真的是汉人?”

  秦涓一愣抬起头来看向他:“你觉得我不是吗?”

  “容貌像,但口音不像,你口音像蒙人。”跑堂如实回答。

  “……”秦涓刚想回答,发现旁边几桌有几个学生也在看他,似乎还在等他回答的样子。

  秦涓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我是……会蒙语还有畏兀语的汉人。”这么说总可以了吧。

  这时那几个学生才不看他了。

  等那几个学生走后,秦涓问跑堂:“前面那个书院是谁办的?”

  “是刘郭两家合办的,叫河西书院,有学生二十几人。”跑堂的回答道。

  “只收汉人吗?”

  “收汉人也收契丹人。”跑堂的凑过来,“还收过西夏党项人。”

  秦涓:“主要是出谋士?”

  “算是吧,但也是一部分,还有的就是修身而已。”跑堂,“刘郭两家轮流教习,一般是偶月郭夫子,奇月刘夫子,不过他们只收河西附近的有钱有名望的子弟,这点也被很多人说过。附近的小孩不少,都是上的私塾,进不了书院的,但也有例外的,比如前年一个特别勤奋用功的寒门子弟,也被弄进去读书了。”

  人一旦聊上劲了,就会一直想聊。

  跑堂似乎是越说越得劲。

  秦涓一手撑着下巴:“我听说郭刘两家是世交经常通婚?”

  “他们都是亲族了,通婚刘郭两家太亲了,这几代估计不成了,本来合该定的林家,现在林家没落了,林家和他们两家都是世交,老一辈都说林家出了四个女儿,刘郭两家都能顾上了,哪知道一个女儿都没落到两家去,唯一的儿子还不知所踪了。最终是便宜了城北的花家,一连两个女儿攀上高枝。”

  “……”

  从酒馆里出来,秦涓牵着马走了一圈。

  按理林家的宅子就在这附近才对,可是他还没有找到。

  他还是想去书院背后的林子里去一趟,或许林家的老宅就在林子里。

  或许当年的林家老宅子四周没有林子,只是时间太久,现在长满了树木。

  想到这里,秦涓骑马疾驰而来。

  这周围的树木,看着也像是十年内种下的,或许印证了他的猜测。

  林间有三四条小路,他随意的走着,直到看到一座宅子。

  不知怎么,他仅凭感觉就认定了,那是林府的宅子。

  多少年前,他的母亲还有舅舅在这里出生。

  大门紧锁,翻过院墙,见院中正对的大堂门口的牌匾上刻着林氏宗祠四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