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20章 出入烟波里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阿枣东拿着画像看了一会儿:“我不认识。”

  倾老三搓手道:“那就对了,这个人一定是杀手,不过他跑了,我让人找了好久了,找到了一定给你绑去。”

  “行,那这个我拿着这个回去交差了。”阿枣东卷好画。

  回营后阿枣东给秦涓说了肃州这边的情况,至于凉州那边扩端王被卷入汗位之争的事也逐渐明朗,毕竟贵由是扩端的亲哥哥,相比之下他比扩端的几个儿子来说势力更雄厚,只是也有人说扩端无心汗位,毕竟当初贵由还没有回来的时候扩端要做大汗早就做了,一直没有去大都继承汗位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吐蕃的归顺问题,还有部分原因就是他不想当大汗。

  斡立兀氏几个儿子势孤,各方面势力都没有培养起来,从她的角度看,她现在掌权是形势所迫。

  “嗯,我也认为扩端不会卷入。”因为他不敢,也没有那么傻,再加上他的身体是真的不好了。

  至于只必帖木儿,秦涓不知道也不会乱猜。

  “对了,将军,倾老三说有一个可疑的人在打听你,前段时间被他吓跑了,他还猜测那个人是杀手。”阿枣东说着将包袱里的画取出来,“他还让人画了像。”

  秦涓对杀他的人不感兴趣,所以听着也不感兴趣,他还在想大都那边什么时候乱起来,他大概又在什么时间去河套。

  冬季春季有雾,但是水面会下降,而且很多河段会结冰,还有初春黄河凌汛,如果那个时候大船能顺利抵达入海口吗?

  他正想着,突然向阿枣东的方向瞥去一眼。

  看到画上那个人影……

  “……”甚至他还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怎么?他?!”

  秦涓几乎是站了起来。

  阿枣东满头问号,不是吧,这人还是熟人?他怎么不记得在哪里见过啊?

  秦涓将画卷递给阿枣东:“麻烦你再跑一趟,告知倾老三,这个人是我兄弟,叫他遇到了直接跟他说我在哪。”

  “啊……”阿枣东反应过来收好画卷就准备走人,“我这就去。”

  “别被万溪的人看到了,若是今天去不了,可以明天去。”秦涓提醒了一句。

  阿枣东是没有想到,他刚从秦涓这里出来,在回他的帐篷的路上就遇到了万溪。

  万溪眯着眼问他:“喝酒不,我的人刚弄了一坛好酒。”

  万溪是不敢叫秦涓喝酒,叫他的人陪他喝酒嘛,那些人又不敢和他喝。所以阿枣东正好,再加上他们有过一起饮酒的经历。

  阿枣东确实馋酒喝,但怀里揣着东西啊,这被万溪发现了怎么办?

  阿枣东立刻说道:“万大人且等我下官一会儿,等我将身上这身汗臭味洗了再过去。”

  万溪一皱眉:“行吧,那你快点,我去伙房等你。”

  阿枣东连连点头答应下来。

  阿枣东喝的烂醉如泥的回来,还道陈年老酒果然劲大。

  不过这把也喝的过瘾了,至少能解半个月的馋。

  次日阿枣东又借外出巡视的由头跑了趟肃州了。

  进肃州后直奔倾老三的住处,大骂倾老三坏事,并且告知他画像上的人是秦涓的兄弟。

  倾老三简直无语凝噎,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好家伙直接把秦大人的朋友当杀手给对待了。

  阿枣东叉着腰:“你还傻愣愣的干什么,快去对你的人说不要等他们找到人了把人给弄死了,你若弄出一具尸体来,叫我怎么交差?”

  倾老三心里想,他的人不去十个二十个,也压根打不死那人啊。

  他叫来手下,对他们吩咐:“快传令下去,若找到这个人,以上宾对待,不得怠慢,快去!”

  下属是真的难,这和前段时间说的完全不一样啊,有些懵圈。

  “还愣着干什么?”倾老三怒吼。

  下属惶惶的跑开了。

  阿枣东见已经交代妥当,便离开了。

  倾老三又等了三天,没有等到属下那边的消息,于是多派出了几个小队去找。

  再等了五天,还是没有消息,现在都已经六月初一了。

  倾老三一直惦记这个事,心里有些烦,于是就在他把老大交代的任务都完成后,六月初三决定亲自去找了。

  他很怕那个人被他逼的离开肃州了,但又想那人既然没有找到秦大人也应该没有离开才对?

  “莫不是进了沙地?”

  肃州西边有一片沙地,范围不大,他们这些走南闯北的商队觉得是不大,但若是没有经常走,也是会出问题的,毕竟现在天儿不下雨了。

  倾老三一想,有可能,于是就去联系在沙地附近的他的人。

  他带着一队人刚跑到城西二十里处他们的一个据点,据点的头儿就过来跟他说:“昨天晚上和这个银器男人碰过头,话都没说上一句,他丫的骑着马就跑,像老子们要杀他似的。”

  倾老三再度无语,都怪之前吓唬那人说要抓他去见官,好吧,现在遇上了又把人吓跑了。

  “他往哪边跑了?”倾老三连忙问。

  “进沙地了,派人去追了,按照他的速度,如果昨晚没歇息,现在应该正走到沙地中心。”

  中心那块是个戈壁滩,带足了水是没问题的,毕竟走过这片沙地最多也只要两三天,除非……

  那人运气不好遇到马贼。

  西边现在还有没有马贼,倾老三不清楚,因为他已经七八个月没往西去了,再加上现在势头不乐观,到处闹荒,柴达木盆地里可能有马贼过来劫掠。

  “去调一队人跟我走一趟吧。”倾老三不放心,于是吩咐了据点的头儿去叫人。

  据点的头儿一愣:“不是吧,这人这么重要吗?”

  “不管他重不重要,事情发展成这样是我的原因,先把这事解决了再说。”倾老三叹道。

  据点的头儿不明白,但还是说道:“行吧。”

  “十五个人,够了吗。”没一会儿据点的头儿过来了。

  倾老三:“我这里十五个,加上我俩二十七人,打马贼应该够了。”

  “什么?打马贼。”

  “行了,你闭嘴。”

  倾老三带着人进沙海,大约是这日深夜,他们看到戈壁上某一处有扔掉的衣物甚至断了的刀刃。

  据点的头儿大叫:“我滴个亲娘,真被你说中了,有马贼。”

  “没事,应该没有死人,下去检查一下刀,是不是我们的人。”倾老三吩咐。

  据点的头儿顿时下马,这一检查又大叫起来:“我滴个亲娘,这真是咱们的人的刀……”

  “别慌,应该是打不过马贼跑了,我们找找。”

  “……”

  大约是半夜三更的时候,倾老三他们找到了几个失散的下属。

  “怎么回事?”

  “傍晚的时候动的手,马贼有十几个,我们打了一会儿,见打不过,便跑了。”

  “你们进来几个人?”

  “五个,现在找到三个,还有一个应该也没事。”

  “那有找到银冠男人吗?”

  “不知道。”

  据点的头儿看向倾老三:“那个人会不会已经走出沙地了?”

  倾老三仔细想想,答:“不会,就算是走出去了,他也还会回来。”因为那人想找秦大人,便不会走太远。

  “那去哪里找他。”据点的头儿有些着急,“我可不想因为他折损兄弟!”

  倾老三:“我也不想。”谁叫他把人给吓跑了。

  “先找找,我感觉他也走不太远。”

  “那会不会他被马贼抓走了?”据点的头儿又问倾老三。

  倾老三挑眉:“……不是吧。”

  “不如去剿了马贼窝吧?!”那几人突然大喊。

  倾老三:“……”他怎么带了一帮这么牛掰掰的属下,不过,甚合他心意。

  “那就去!”倾老三说着带人去找马贼去了。

  他们似乎已忘记了自己进来是干嘛的了。

  约凌晨的时候,东方天亮,西边火光亮……

  倾老三三十来人直接烧了马贼窝。

  主要是不想打,便直接放火烧了。

  “这应该是他们临时搭建的窝,不过烧了也好,可惜不敢和他们硬碰硬,也怕以后影响到了商队。”倾老三他们走的老远了才开始议论。

  “也对,他们不知道是谁干的,现在一定在猜忌之中。”

  倾老三他们站了一会儿,突然他感觉到,不远处有人在盯着他们。

  他猛然一回头,却也什么人影马影都没有看到,只看到黎明时的漫漫黄沙。

  “怎么了,三当家。”据点的头儿也跟着他回头。

  这时,倾老三一夹马腹,狂奔过去。

  沙丘后面的沙地上躺着一个人,他的马儿也趴在他的身边。

  倾老三看着那人,认出来了就是他们苦苦寻找的银冠男人。

  “你不会是跟了我们一路吧?”

  “是啊。”古月答。

  “你知不知道我们在找你!”倾老三快气死了。

  古月:“我就是想知道你们为什么找我啊。”

  倾老三:“现在知道了?”

  “不知道,但见你们烧了马贼窝,有点好玩,所以就继续跟着,本来嘛,我不想你们知道我跟着,你们会一直不知道,只不过我觉得好玩。”

  “……”气死了气死了,倾老三直接炸毛。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