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21章 出入烟波里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这人太过狂妄自大!”倾老三憋了好久才憋出这么一句,不过冷静下来,他又担心自己态度不好让这人跑了,那他早上哪里找去,他赶紧说道:“秦大人让我找到你后把你送过去,你跟我去见秦大人吧!”

  古月一听:“你认得秦涓?”

  “嗯。”

  “那你不早说!”古月怒吼,只是俊脸依旧是僵硬的,让人看不出喜怒。

  倾老三尴尬的解释:“一场误会。”

  没过多久,他们启程,预计一日时间走出沙海也得快马加鞭。

  约摸是次日子夜,在远远的看到那片林子后,倾老三对古月说道:“我不方便送你过去,你自己去找秦大人吧,最好和哨台上的兵说清楚。……这个给你。”

  倾老三将此前秦涓给他的令牌给古月:“给他们看这个,哨台的兵会让你进去的。”

  古月接过他递来的令牌:“那谢啦。”

  古月被士兵领着进林子,士兵对林中巡逻的骑兵道:“这人是秦大人的兄弟,劳烦汇报一下。”

  骑兵一听看向古月:“您跟我来。”

  骑兵直接带古月去见秦涓。

  在见过倾九幽之后秦涓正想想办法联系古月,没想到古月自己来了。

  “你这地方也太偏了,老子一顿好找!”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听骑兵说走到了,古月在营帐外叫道。

  见骑兵领着古月走来,秦涓大喜,走过去拉住古月的手:“正想找你,你就来了。”

  古月神情一变,皱眉:“老子才来就要办事?”

  “非你莫属。”秦涓说着,关上门。

  古月挑眉:“什么事,搞得这么神秘。”

  “一件大事,关乎我们南下。”

  话说到这里古月立刻明白了,也没再问,而是看向门外:“你这地方安全不?外面都是你的人?我记得这些兵都是你从凉州带来的,养得熟不?”他也是带过兵的人,知道其中厉害。

  秦涓:“兵不是问题,他们听我的,但是营帐中确实有阻拦我的人存在,莫被他晓得就好。”

  “什么人你还留他在营帐中,不除了留着过年?”古月不以为然。

  秦涓无语:“是我表兄。”

  “……”古月惊看向他,俨然是不知秦涓哪里又蹦出来了一个表兄。

  “他不会同意,所以必须瞒着。”万溪不让狐狐回去,自然也不会让他回去。

  “那你跟我说说那事……”古月眯眼道。

  秦涓沉声道:“我现在就跟你说了,你今夜就走。”他怕古月在此待久了,万溪不让他出去了,趁万溪不晓得他的兄弟来了,先将古月送出去。

  “……”古月虽然不怎么情愿来了就走,但也不能说不,毕竟大局为重。

  秦涓简洁明了的说明了情况。

  古月听完:“这么说,我还得和那倾老三合作?”

  秦涓知道前面古月和倾老三之间闹出了乌龙,不过这事古月必须合作啊。

  现在他若丢了这里去河套,不现实。所以他才说此事非古月莫属……

  “给我多久?”古月突然问道。

  秦涓:“最好一月能把船弄到入海口。”

  古月几乎是站了起来,虽然声音依旧很轻,但语气已经变了:“时间太紧了,不现实。”

  “到了夏季就是南风,海风从南面吹来,船是逆风而行,不利于逃跑,我们要趁着吹北风的时候南下。”

  秦涓目光坚毅,声音也是坚定。

  “只有七个月,太紧迫了。”

  秦涓:“你可以的。”

  古月:“如果有那只狐狸帮忙,我想我可以。”

  秦涓一怔,答道:“他被人监视着,离不开大泽。”

  古月:“为什么会这样?”

  秦涓声音微沉::“因为他不答应斡立兀氏给他安排的妻子,所以惹怒了斡立兀氏的势力。”

  古月明白了,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种被逼婚的感觉,毕竟他年少时的悲苦全因此而起,所以他非常能理解狐狐的感受。

  “行吧,我试试,但是我提前告诉你如果我感觉要被发现了,一定会弃船跑的。”

  秦涓:“我知道。”

  古月:“那你决定什么时候汇合。”

  “我会在年底前处理好这里。”

  “等等,你真的舍得放下这里?”

  “舍不得。”

  古月:“还有那两个崽子?”

  “不知道,松蛮有可能不会适应宋国的生活,你记得问问他的意思,如果他同意……”

  古月站起来:“我明白了,我会帮你处理好的,先走了。”

  “嗯,恕我不能送你出去,阿枣东会带你去肃州。”秦涓走出营帐,对不远处的阿枣东使眼色,阿枣东立刻会意了。

  “带他去见倾老三,记得把准备好的银子给倾老三。”秦涓吩咐道。

  阿枣东以为是倾家那边将铁矿准备好了,银子是用来买铁矿的。

  阿枣东将古月送到肃州去找倾老三,倾老三的人说老三有事出去了,他便让古月自己等他,先回去了。

  古月还在疑惑倾老三是去哪里了,他在秦涓营中呆着也不过半个时辰吧。

  “他什么时候出去的?”

  “就先你们一刻钟,你们来的是真不巧。”那人答。

  古月等了一晚上也没有等到倾老三回来,次日有人来说凉州那边他们的一个商会出了点事,倾老三去处理了。

  “你们倾家管事的难道就只有倾老三一个?”古月不解的问。

  那人为难的答道:“大当家除了大事其他的事都不管,二当家去桓州去了至今未归,只剩下三当家去处理了。”

  古月想了想既然倾老三去凉州了,他正好也要回去,不妨直接回凉州算了。

  “行了,我去追他,你们也不必操心此事了。”

  那人不放心仍旧写了商会的地址给他:“万一路上错过了,您直接去凉州这个商会找三当家。”

  古月接过地址告辞了。

  不知是怎么回事,直到两日后古月才追上倾老三,古月认为自己已经马不停蹄的在追了。

  “你怎么来了?”倾老三惊讶的看向古月。

  古月将秦涓对他说的转述给倾老三。

  倾老三虽然对开船的事保持着兴奋,但是他现在有一件棘手的事要处理:“你切且等我把凉州那边一件大事处理好了再带你去河套。”

  古月:“你大概要多久?”

  “快的话五六天,慢的话十天半个月。”倾老三为难道。

  古月:“五六天还好,我正好要去处理那两个崽子的事,我等你五六天吧,不过是什么事?”

  “我们在凉州的商会,其中一个商队的人被人打死了两个。”说道这里倾老三面露阴沉。

  听他这么说,古月突然想起了他来的时候听人说起的,前段时间有几个商队的头儿都被人暗地里给做了……这事莫非还有联系?

  边走边想了一会儿,古月觉得此事蹊跷,便和倾老三说了起来。

  倾老三一惊:“有这等事,官府没有查吗?”

  古月:“官府肯定是在查的,但除了这事爆出来的时候议论纷纷,至于后续没有听到风声。”

  “哦对了,桃花说起过,死的都是上了年纪的商队老大,最老的有六十多了。”

  倾老三一怔猛地看向古月:“和我们的商队一样!”

  古月一手摸着下巴:“不像是巧合。”

  在客栈的时候就听人说起像是私仇报复,甚至怀疑是商会之间的仇恨。

  倾老三仔细回忆了一下对那两人的映像:“不行,想不起来了,要去凉州查一查他们的底细,不过我可以说那两人都是凉州大商大贾,为人也应该不会太坏,所以当初才被老大收入麾下的。老大收商会有一个特点,就是商会的头儿一定要好管,且没有鱼肉百姓的记录。”

  古月:“这年头哪个混出点名堂的人手上会真的干净,不都是从战场上捡了一条命回来的,惹上点仇家不也是常态。”

  倾老三竟无法反驳他。

  再过几日,二人抵达凉州,古月回客栈找桃花,倾老三去处理商会的事。

  凉州官府倒是派来了一个大人,叫兀达达,纥颜氏的人。

  倾老三没有少接触过官府的人,这个兀达达有些特殊,他为人谨慎,且没有一丝半点的官架子。

  只是案子,没有头绪。

  甚至连目击者都没有。

  “那为何判断是被打死的?就因为他们身上都是淤青吗?”倾老三突然说道。

  他此句倒是一下子引起了兀达达的注意,仅仅凭满身的淤青断定一个是被打死的吗?

  “你等等,我再去找个仵作来。”兀达达说着离开了,官兵将这里围了起来,只是那棺材都已经钉好了,难不成又来开棺验尸?

  仵作是半夜来的,还带了一个僧人来。

  天气渐热,已停棺近十日了,棺中尸体早已发臭了。

  仵作验了没片刻,让人把棺材盖上了,实在验不下去了。

  兀达达:“怎么样确定是被人打死的吗?”

  “不确定。”仵作直接说道,“像是又不像是,但这个真不好验。”

  “那和前段时间的人呢,是同一个人所为吗?”

  仵作一愣:“这也不像是,但大人不妨从这几个死者的来历查一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