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33章 出入烟波里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次日天刚亮,走廊里传来说话声,掌柜领了一个商人来找其中一个船员。

  “王楷让人带了口信给我,他们是五天前抵达临安府的,你们拿上这个。”商人将一包东西交给船员后便离开了。

  这个包袱里是路过各处所需要的路引还有一些银子,现在他们是要直接去临安府吗?

  和秦涓商量之后,他们还是决定去临安府,即使赵淮之的封地在荆北。

  “原来宋国的银子上刻了这些,那昨日你给房钱用的什么银子?”古月拿出包袱里的一块银子端详许久后问秦涓。

  秦涓:“碎银。”他知道这一点,所以提前都把银子切好了,用碎银总不会错。

  古月放下银子:“那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吃了午饭便离开。”

  他们去集市买了新的马鞍,之前用过的马鞍都扔进了海里,马蹄上的铁蹄龄也换了新的。

  “头发都重新梳一下,衣裳能换的都换了。”

  他们穿的是僧人的衣裳,现在可以换成宋国的衣裳了。

  离开这里他们继续向西行,这一条路两旁有许多小河和水池,这个季节里两岸的垂柳正在抽芽。

  风景在冬日的萧瑟与春季的新生中过渡,只是这个春天来得有些迟了。

  古月和秦涓并排走在前面,古月问秦涓:“我送你的镯子呢?”

  秦涓这才想起在船上的时候古月送他的一对银镯子,说是生辰礼物。

  不要不行,是古月硬塞给他的,还让他戴给他看,可他哪里是能戴镯子的人。

  “我收起来了啊。”秦涓不知道他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我送你的东西你不戴收起来做什么?”古月似乎是很生气。

  “……麻烦,总是响。”

  “我送你的东西你嫌麻烦?什么意思?”古月的声音越来越冷。

  “……”秦涓知道,这种时候千万别和古月继续说下去,索性他不说了。

  至临安城外是几日后,即便是在城郊已然感受到了这座城的繁华与精致。

  即便是城郊,客栈集市也是鳞次栉比,鳞鳞广厦,因有尽有。

  因奴安看着卡六的样子笑出声来:“没见过世面。”

  “我……我没见过这么好看的楼。”卡六老脸一红。

  因奴安其实也没有见过,不过硬着头皮说:“我曾经见过,和这个差不多啦。”

  卡六:“这真的是临安府的城郊吗?城外就这么繁华?”

  “不知道。”因奴安也觉得有些恍惚。

  “怎么不说话了?”古月问秦涓,“半天一句话也没说,你不憋啊?”

  秦涓白了他一计:“没什么好说的。”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一句,近乡情更怯。

  他们只在城郊集市呆了半日,王楷便来找他们了。

  “赵淮之呢?”秦涓问王楷。

  王楷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提醒他道:“您最好不要在外面提起王爷的名讳。王爷在城中无法出来,我先带你们去城郊王府。”

  王楷只是过来接应他们的,这一趟之后,他要去做其他事了,恐怕短时间内也不会再出现在临安府了。

  荆北王别院在城郊栗山,除去赵淮之自己的人,几乎也没有人知道。

  这里没有什么特别美的风景,只是偶尔冬天有几场雪,夏天时山上小湖里会盛开荷花。

  王楷送他们至王府外后便带着他的人还有那四个船员离开了,一个青年从别院内走出,一身素白的袍子,他的五官不算精致,寡淡了一些,所以谈不上俊美,却能给人一种恰到好处的舒服感受。

  “我是山海楼的管事,可以叫我杳植。”

  听到这个名字,秦涓立刻想到了杳光两位大师。

  “你和杳光是什么关系?”古月把秦涓想问的问出来了。

  青年笑道:“杳光是我的师兄。”

  杳植领他们进别院。

  刚进来,古月的目光就被别院中心的一棵大树吸引了,这棵树,树干非常粗,有三五个壮汉加在一起那么粗。

  “这是什么树?”他忍不住问道。

  “是银杏。”杳植答道,“临安府城郊只有这一株。”

  古月没有见过,竟然对着那大树不知道是行礼还是怎样,动作有些滑稽。

  也没有人笑话他,甚至卡六还跟着作揖。

  古月:“在我的家乡,见到这么大的树要拜的,因为他们是神灵。”

  杳植笑道:“诸位跟我来吧。”

  杳植给他们安排好了院落和住处。

  秦涓本来以为在这里就能见到桃花、松蛮和文曲了,可杳植告诉他,赵淮之将桃花他们送到荆北去了。

  秦涓大致能猜到,赵淮之担心战事,所以提前将桃花他们送走了。

  这样也好没有后顾之忧了,省得让他们担心。

  “可喜欢这里?”

  入夜的时候,杳植看到秦涓一个人坐在院子里,他走过来,低柔的声音问道。

  秦涓点点头。

  四周很安静,初春的夜,在杳植看来也是无法在外面久坐的,只是秦涓不同,他虽怕冷但也习惯了寒冷,相反临安的初春他并不觉得有多冷。

  或许是因为身在最想呆的地方,心都是暖的,所以没有感到寒意。

  “赵淮之……他在这里住过吗?”他突然看向杳植,问道。

  杳植笑道:“住过,那时他还很小。”

  秦涓的脸色突然放柔,神情也比之前的沉凝要松缓许多。

  杳植一笑:“我带你去王爷的书房看看。”

  秦涓站起来:“好啊。”

  赵淮之的书房让人震撼,这根本不是什么书房,是一间院子四个房都拿来堆书了?

  秦涓忍不住问道:“这些书,他都有看过吗?”

  “那一年王爷在这里日以继夜的看书。”杳植答道。

  秦涓想,那他应该看过许多书……

  可是他想象不出那个少年的赵淮之,孩子似的赵淮之看书的样子。

  “后来,他又为什么要离开这里呢。”秦涓似乎是在问这里的书。

  杳植不清楚,所以没有回答,他见秦涓看着这些书的时候,也是满目温柔。

  二月末的一天,早膳后,下了一场小雨。

  秦涓骑着七哥带着壶壶去后山闲逛去了。

  古月他们在院子里说话。

  卡六说他从来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

  应该说卡六他们不知道这里是王府。更不知道赵淮之是这里的王爷……

  “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总是在那个赵公子这里住着也不好啊。”卡六突然看向因奴安,“四爷怎么还没来信。”

  他们在等姚四郎,姚四郎说要去找他爹的一个当官的朋友,他们应该是要在宋国做生意,秦涓会给他们一笔本钱。

  “算着应该快了。”

  “如果四爷说的那个他爹的朋友不帮咱们怎么办?”

  “那就找秦大人秦大人一定会帮咱们的。只是四爷说他欠着秦大人太多了,不好再请他帮忙了,不过我相信我们只要勤劳一点,一定会有好日子过的。”因奴安说着,看着头顶的天空笑了。

  “嗯。”

  秦涓在后山的小湖边坐着,壶壶在湖畔喝水,七哥在一旁玩耍。

  七哥愉快的吃着草,偶尔还会扒拉一下秦涓的衣裳。

  秦涓看着七哥,眼里充满了爱怜,他之前还担心七哥吃不惯这里的草,好在七哥和壶壶都撑过去了,在大船上也没有因为只能吃干草而挑食。

  想到这里,秦涓站起来摸了摸它们的头。

  杳植说赵淮之最近一直和天家在一起,也一直在查那个疑是他的叔叔的秦茂的事,只是查了这么久似乎没有头绪。

  赵淮之让他等他。

  他也没有再找杳植打听他的事。

  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等候。

  只是秦涓偶尔还是会问起杳植,知不知道那个秦茂。

  杳植会跟他说起一些他知道的关于秦茂的事,这个人年轻的时候在临安府城西有些名气,他长得很好看,会写一手特别好看的字,还会填词,所以很多小官还是愿意与他结交。

  “他很有头脑,年轻时一直在等机会,有机会他就一定会抓住,从普通的小官开始结交,在临安大概呆了有三四年,也一直只是个风月人物,名声也不大不小,他真正开始起运应该是在结识礼部侍郎之

  后。”

  杳植说查的没有起色,因为查不到秦茂的背景来历,只查到这些稍微一打听就能知道的事。

  当时的礼部侍郎一直想要一副好字赠天家,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后来有人给他推荐了秦茂。

  礼部侍郎应允之后,让人带秦茂来他府上,秦茂在临安四年才等到这个机会,自然十分珍惜。

  侍郎之妹与辞安郡主交好,秦茂不知道他这一趟等到了赏识也有了姻缘。

  杳植也曾问过秦涓为何相信秦茂一定是。

  秦涓说,他全部的希望都只有秦茂了,如果秦茂不是,他就再也找不到谷谷了,所以他希望秦茂是,一定是。

  他想回家。

  他在回来的路上做了一个梦,梦到了谷谷,谷谷等了他十五年,也找了他十五年,醒来的那一刻,他的枕巾都湿透了。

  他唯一的亲人等了他这么这么久。

  他已回宋国了,如果能找到秦谷,他的人生便也圆满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