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35章 归隐楚山中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古月看这船与楼子有些像,漂亮的姑娘很多,于是明白过来,他的脸上一热,没说话,低着头抽了一下马鞭,马儿很快的走了。

  秦涓不知道古月怎么回事,突然走这么快了,他连看都没看花船,只顾着找哪里有客栈。

  有人告诉他们前面十字路口有一家大客栈,肯定还有空房。

  他们往十字路口走,果然见到有一家大客栈。

  旌旗蔽空,酾酒临江。

  客栈门口往来的捕快不少,门口正在卸货的那些人却不像是商队,赵淮之说是雇佣工。

  商队和商户不同,商队里有几个或许多个当家,而商户的老大有且只有一个,其他的都是雇佣。

  秦涓注意到这种现象后,认真看了一会儿。这种情况有好也有坏,姑且他还能看到好的一面,也就是说很底层的人,只要努力了还能有钱赚,所以他们是开心的,而在漠南在漠北,跑商的商队里底层人挤不进去,能进商队的要不有背景,要不进过军队,要不有些银子,对底层人来说,想要在商队里找个差事都很难。

  至于不好的,相信很多人都清楚。

  古月去而复返:“喂,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进来啊。”

  秦涓回过神来:“我把马儿牵马厩里去,先等等我。”

  “去吧去吧。”古月挥挥手。

  秦涓从马厩里出来,赵淮之和古月正下楼。

  “去吃饭。”古月看向他,他看着赵淮之。

  赵淮之点点头。

  整个镇子里只有这一家大客栈,这里的人太多了,所以他们决定去外面找地方吃饭。

  “这个小镇子怎么这么多人。”古月不禁感叹道。

  赵淮之:“周围的乡里都会往镇子里聚集,这里有很多活做,赚钱的机会比较多,与漠南漠北不一样,宋国人多,且都会往城镇聚拢。”

  古月到底很喜欢听赵淮之讲话,只要他讲,就会很认真的听。

  前面有一处酒馆,他们走过去。

  “客官,堂食还是带走?还是让人送过去?”跑堂的笑脸相迎。

  “就在这吃,随便炒几个菜就行。”秦涓说着坐下。

  “好嘞。”跑堂的立刻走了。

  不多时,秦涓说的随便炒几个菜到了,七八盘菜,看得秦涓傻眼。

  赵淮之边擦筷子边笑,只是笑而不语,让秦涓摸不着头脑。

  古月:“这就是随便炒几个菜啊……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挺会做生意的嘛……挑不出毛病,却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无从说起。”

  “……”古月把秦涓肚子里想说的都说了。

  赵淮之仍旧笑而不语,已经吃了起来。

  在宋国呆了这么多天,秦涓也摸清楚了,若论精致与细腻,宋人是旷世之最,就连卖油的老翁用的油壶和油勺都是精致的。

  宋人追求极致完美,有他们自己的一套对生活的理解。

  吃完饭,已经很晚了,客栈依然是灯火通明的,底楼喝茶的人也还有不少。

  “早些休息,明日早起。”赵淮之对他们说完便回了房。

  夜里,不知是什么时候,秦涓睡不着了,爬起来去找赵淮之。

  他走到赵淮之门口,却又犹豫了,赵淮之让他们早些休息呢……

  他转身准备走,只听屋内那人说:“进来。”

  他心里咯噔一声,停了一会儿,他推开门,又迅速的关上门,往赵淮之的床铺的方向走去。

  赵淮之好生生躺在床上,眼睛也没睁开,问他:“怎么?睡不着吗?”

  秦涓坐过来,点点头。

  赵淮之柔柔一笑:“睡不着,就闭上眼,什么都别想。”

  “……”狐狐这不会是要赶他回去睡觉吧?秦涓敏感的想。

  “脱了,躺过来,闭上眼睛。”哪知赵淮之这么说。

  秦涓长吁一口气,迅速的蹬掉鞋子,爬上床榻。

  应该是压到赵淮之的手了,秦涓察觉到,火烫着一张脸,迅速的滚到床榻里头去了。

  赵淮之哼笑一声:“不疼。”

  他虽这么说,秦涓立刻抓起他的手,吹了两下:“还疼不疼。”

  “……”赵淮之不说话了。

  秦涓握着赵淮之的手,躺在里侧,也闭上了眼睛,很快他就睡着了。

  他是睡着了,这下好了换赵淮之睡不着了。

  于是这一晚上,赵淮之撑到后半夜才缓缓入睡,而这个时候狼崽的腿儿不老实的把他的腰夹住了。

  睡觉真不老实,不过赵淮之已经扛不住困意了,所以没工夫管这些了,他沉沉的睡去。

  次日,古月去秦涓房里敲门:“怎么回事,起床没有?”

  他连敲好几下,也没有人应他,放在以前,估计秦涓早吼过来了。

  “昨天不是说了要早起吗?”

  古月再喊了一声:“快起来了,不早了。”

  喊完他就下楼找跑堂去点菜了。

  古月把菜都点好了,坐着等了半天,跑堂把菜上了,这时才见赵淮之和秦涓缓缓走下楼来。

  古月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敢情他喊半天没人是因为一大早不在房里?这会儿饭菜都好了,这两人就下楼来了。

  古月能一气之下将筷子插到桌子上去。

  好在他给忍住了。

  两人坐下,默契的端起碗吃饭,甚至默契的无视古月。

  古月觉得自己能冒烟了……

  有没有搞错,他们两个连一句话都不说,他点的菜呃!

  “奸夫淫夫……”

  他的汉话音不准,反正也是刚学的词,意思都不明白。

  这下好了,两人同时停下,看向他。

  目光很不友善。

  古月:“……”哆嗦的放下筷子,话都不敢说了。

  好在两人只是看了他一会儿,什么也没有说。

  他们吃完饭,收拾好东西就准备离开。

  这个时候,陡然听到别人说,马厩起火了。

  秦涓将包袱交给赵淮之和古月:“我去看看,你们在这里等着。”

  古月又把东西全交给赵淮之:“我去看看,你要乖,在这里等着!”

  “……”赵淮之脸一沉。

  古月纯粹就是好奇,哪里有事往哪里钻,毕竟他这人多疑又贪心……

  秦涓跑的快,听到有人喊起火了,心道应该没烧多久,所以他跃过众人,直接往马厩内部跑。

  “火太大了,你进去做什么。”

  外面正在扑火的人吼他。

  秦涓进去后给马儿们把缰绳解开,甚至嫌这样太慢了,索性拿刀砍。

  一时间马儿往外面飞快的跑,人们都傻了眼。

  “那人是去救马的啊。”

  “快点再来点人把火快点扑灭。”

  秦涓把马都放出来,找马的人去找自己的马,他把赵淮之和古月的马找回来后才吹哨子找自己的。

  壶壶听到哨子很快跑过来了,秦涓立刻发现不对,七哥呢?

  “七哥!”秦涓大喊。

  古月这个时候正好赶来了,秦涓将三匹马都交给他。

  “你看好他们!”

  古月接过缰绳:“那你去哪啊?”

  “去找七哥!”

  秦涓说着又往马厩里跑。

  古月大吼:“你不要命了?!”

  古月来的时候火势已经很大了。

  秦涓这个时候进去和他之前进去完全不是一个情况。

  没有找到七哥,秦涓在马厩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七哥。

  火被扑灭以后,确实找到了一匹烧焦的马。

  有人来问秦涓这是不是他的马儿。

  秦涓说不是,很坚定的说不是。

  七哥绝对没有死,当时场面混乱,但他可以确定若是他放马儿们出去七哥一定会跟着出去的。

  可是过了好久都没有人过来认领这一具马尸,所以好多人都觉得秦涓可能搞错了,这就是他的马儿,只是他认不出来或者不想承认。

  古月也疑惑的蹲在马尸前看了好久,直到他注意到了那个铁蹄龄。

  “喂,秦涓,你给马儿后脚绑了铁蹄龄吗,我怎么记得你当时只绑了前脚的两个铁蹄龄啊?”

  古月刚问完,立刻反应过来了,这不是秦涓的马儿,至于为什么没有人认领,可能是因为住店的人还没有回来。

  古月想到这里立刻往马厩跑去。

  马厩烧了一大半,索性客栈很大,主体离马厩也较远,当时只要把火扑灭,绝对影响不到主体,于是当时掌柜下了令让人务必把火扑灭了。

  这会儿这里的废墟还在冒烟,里面还有几个人在里面收拾。

  古月突然指着那处马厩后门,问其中一个人:“那个后门一直是开的吗?”

  那人想了想说:“一直是开的啊,因为有客人会从后门过,那里也没锁过啊。”

  古月一惊,七哥可能被人偷了!

  见鬼了,什么人想到偷马啊,而且七哥又不是什么特别容易偷的马儿!

  那马儿精的跟啥似的。

  果然,还没到夜里,七哥自己跑回来了。

  跑回来后,七哥在水缸里狂喝水,不知是有多渴……

  古月现在明白秦涓为何能不管不查,只坐着等了。

  原来这马儿早已被秦涓看透了。

  七哥回来后,客栈的人都围过来看七哥。

  “我有些明白了,应该是有人要偷这一匹马儿,也难怪长得这么好看……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马儿……”

  “这么说放火烧马厩也是有人蓄意而为?”

  “还好这马儿跑回来了,不知道是谁干的!”

  他们又问秦涓:“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秦涓想了想摇头。

  “那就是见马起意了。”

  “不过找回来就好!”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7-2023:52:20~2021-07-2321:55: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tibetwalker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