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46章 归隐楚山中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8:01: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前面就是青川河了吗?

  直到走到这里,许承才堪堪回过神来,青川河和青川船是不是有什么关系?那个子献君不就是泉州一带的伶人吗?

  “这是什么地方?”这么晚了还能听到欢声笑语,古月不禁问道。

  河水上的船火,岸边的灯火,如一条丝带一般。

  远处的筝弦声传来,伴随着欢声若雷动。

  “……”古月感觉这地方不对劲,再看向秦涓,那俊脸阴沉沉的抿着唇不说一句话。

  古月惶然看向许承,许承给他一个眼神,奉劝他少说话。

  不管怎样,要查清楚秦谷的下落,这些地方不能放过。许承知道,秦涓一定会查下去的。

  晚姑知道秦谷常往青川河上跑,纯属巧合,她答应过秦谷不会查她,更不会派人跟踪她。

  她现今的夫家就是从船上走出来的伶人。

  这一带出了许多名伶,从各地各国而来,有的以美貌闻名遐迩,有的惊才艳艳或一手琵琶冠绝天下,或艳词吟唱让人拍案叫绝……

  晚姑与她的夫君幽会时,在船上见过秦谷几次,所以才说秦谷常往青川河上跑。

  “这船不比从海上来的小啊。”走近了古月惊叹道。

  是如海船一般的大船,当然最大的两艘特别引人瞩目。

  海上来的红船,会停在青川河上……

  秦涓恍惚之间想起来他被宁柏的箭刺穿胸膛的时候,曾经做过一个古怪的梦,那个梦里,海上的风带来了一个红船,红船上有年轻的公子狐狐……

  秦涓只觉得心梗了一下,秦谷她要来这种地方作甚?

  古月见秦涓翻身下马,也跟着要下马,却被许承拦住了:“你在这里守着马儿,我跟他去。”

  古月自然不愿意:“你在这里守着,我陪他去!”

  “你汉话不好,开口容易穿帮。”

  “谷谷是我未来媳妇!我自然是要第一时间找到她!”

  “你要不要脸?!”

  “……”

  两人争吵之间秦涓早就没个人影了,所以两人都只好在这里等着,顺便守着马匹。

  秦涓走上了最大的那艘船,船上的人很多,光是站在大船上吹风的俊男靓女就不少。

  当他看到船上那近两米长一米宽的牌匾上写着“青川船”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时……

  恍惚间突然想到在吉安时,许承说过的那个“青川船上子献君”。

  “这位公子上船银交一下。”有人走过来找他收钱。

  秦涓看过去,见这船上的跑堂都是穿金戴银的,难免有些诧异,他伸手摸银子。

  “十两。”

  跑堂估计是见他面生,故意的。

  秦涓明知他是故意的,摸出十两银子来,在跑堂眼前晃了晃,跑堂大喜伸手来拿。

  秦涓手一收,道:“问你几个问题,老老实实答了,银子便是你的。”

  小跑堂的笑嘻嘻道:“您就问吧!”

  “你们这里的伶人资质最老的有几个。”

  “资质最老是什么意思?年纪大的吗?那当属伯喜和幽乐两个师父了。”

  听到这个秦涓再问:“他们现在在船上吗?”

  “在啊,不过他们都在接客呢,您明日再来吧,记得亥时就来,现在太晚了。”

  “在哪?”

  “三层……”小跑堂没有说完被十两银子砸的一懵,再抬头哪里还有人影啊。

  他没有多想,赶紧捡银子,高兴的收好。

  船上每一层都有守卫,若是直接上去,定然是要被人发现的。

  想了一下,秦涓还是觉得得打扮成守卫的样子。

  费了一点时间弄到守卫的衣裳,换上之后,便发现每一楼都有守卫走动。

  秦涓跟着走动,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三楼。

  想知道那个伯喜和幽乐在哪间房里,一点也不难,因为门上有木牌,写着伶人的名字。

  刚上三楼来,见这一楼好几个房间都是灯火通明,就连走道里也是烛光摇曳。

  从东往西走,他已然看到了伯喜和幽乐的名字,却因为另一个守卫在,不敢轻举妄动。

  大约在走道里来来回回好几趟后,有人从四楼下来,对他们说:“上面有人喝醉了,帮忙抬下去。”

  秦涓看这人像是船上管事一类的,他说完之后,另一个管事很快跟着去了。

  留在秦涓一个人守着三楼了,这下好了,找个时机进去就行了,伯喜的房里应该有三个人,就先去找那幽乐……

  当他往幽乐的房间走去的时候,却突然在一扇门那里停住了脚步。

  他的余光瞥见了门上的木牌,那两个字,让他顿了好久。

  子献。

  鬼使神差的,他没有去找幽乐也没有去找伯喜,而是推了推这扇门。

  门是锁着的,他翻了窗。

  直到他进了这间屋子,他仍然有些恍惚。

  他是来打听秦谷的下落的,进一间空屋子里来做什么……

  因为大船内外的灯火,这间屋子即便没人没有点烛火,也有光火透进来,能看到屋内的一切。

  这里不像是一个伶人住的,倒像是一个文人,一个学生住的。

  若说这是哪个公子住的,都会有人相信。

  这是一个雅致的人,如他在吉安玉屏楼初见他时给他的感觉是一样的。

  屋中的墙上挂满了字画,这个人的字很好,可是写的却不是淫词艳句,而是一些边塞味道的诗词……

  这倒是很合秦涓的脾性与胃口。

  但很快秦涓就被这个房间里类似于眺望镜的东西吸引了,他走过去,发现这个眺望镜对着的地方是窗外的天空……

  眺望镜的旁边是一副星宿图,还有日晷、船舶的模型,还有指南针……还有其他他说不出名字来的东西。

  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直到秦涓看到墙上挂着的一副画。

  就在这时外面有声音传来:“今天有人打扫过子献君的房间吗?”

  这声音好像是之前从四楼下来的那个管事的……

  “没有啊。”

  就在这时房门被管事推开了。

  而秦涓已拿着那副画从屋内的阑干外翻出去了,到底是三楼,他哪里敢从这里跳到夹板上去。

  他很快跳到了另一间房的阑干上,当那管事带着守卫出现在阑干外的时候,秦涓已进了另一间房。

  没有找到可疑的人,也没看到可以的迹象。

  管事:“昨日有人打扫?”

  “有的。”守卫答道,“可能是忘了关窗。”

  管事点点头,往外走。

  另一间房内,幽乐的客人刚走,一进屋,刚躺在床上,只见一个黑衣少年从阑干外翻进来。

  他正要大叫,那人已捂住他的嘴巴。

  好快的速度,幽乐几乎快被吓晕过去了。

  直到秦涓听到子献房里远去的脚步声,才放下心来。

  他几乎可以断定,刚才那个管事和子献的关系非同一般。

  秦涓缓缓放开幽乐:“你别叫,我不会伤害你,我问几个问题就走。”

  面前是一个迟暮的伶人,三十七八的样子,脸上有残存的脂粉,但他的五官端正,气质儒雅,无不告知秦涓这个人在年轻时,也曾惊艳于别人的青春里。

  “你有什么想问的便问吧。”幽乐大概是身体不好,说话有些气短。

  秦涓意识到自己刚才应该是吓到他了,他低声道:“对不起。”

  幽乐是诧异的,无论是小偷或者是杀手都不用给他道歉的。

  所以,这一刻他知道面前的这个少年不会是坏人,他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过以后,才开口说话:“想问什么,你问吧。”

  秦涓看着他,问道:“你在这里很久吗?”

  “有二十年吧。”

  幽乐的声音很轻,秦涓想年十几岁时的幽乐一定是个乖的像小兔子一样的少年……

  “这么说你一直没离开这里,那你四年前也是在这里的。”秦涓继续说道。

  这时幽乐才敢抬起头来看他,这是一个好看的少年,好看到让他觉得惊叹,毕竟他是在以声色侍人的地方成长生活的,见过的美丽的人无数,只是这个少年与他以往见过的人都不同,若真真要拉出一个人来与他相比的,恐怕也只有子献了……

  想到这里幽乐突然问道:“你是来找子献的?”

  若是要打听四年前的人和事,正好子献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有名气的。

  秦涓想说不是,但也算是。

  “你听过秦谷这个名字吗?”他忽然问道。

  “没有。”幽乐的回答太坚定了,所以秦涓断定幽乐在说谎。

  秦涓:“你的反应告诉我你认得她,为什么不承认。”

  秦涓大概是没想过,自己妹妹来这种地方,一个伶人不承认,实际上是在保护秦谷。

  “太晚了,幽乐身体不适,您请回吧。”幽乐捂着胸口猛咳几声。

  “你若不告诉我,我还会再来的,你先休息吧。”秦涓说着转身。

  幽乐微吃惊,没料到少年会这般说。

  幽乐皱着眉,语气有几分沉怒:“我若告知你我认得她又怎样,也只是认得而已,你问不出什么,我也无法得知她的行踪,你再来我这里,也不如直接去找子献实在,咳咳咳……”

  “你,你好好休息,我不来找你就是了……”秦涓仓皇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8-0121:02:40~2021-08-0321:00: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条大花被20瓶;梨花院落溶溶月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