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50章 归隐楚山中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8:01: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少主走时留下了这个。”李禾将包裹递到松蛮手中,“看看是不是你要的东西。”

  松蛮看向秦涓,秦涓替他接过来,顺势打开包裹,是好些个木雕的玩意,秦涓仔细看了看对应的应该是三国名将。

  “我的关公,我的吕布,小曲儿的周瑜黄盖!”松蛮高兴的拿起包裹里的木雕人偶,“还有乌雏和赤兔!”

  在楚山听着好多人讲三国志,还听道观里的小道士说起楚山下面的镇子里有人偶卖,当时就抱着桃花的大腿哼哼着讨要。

  桃花拗不过他们的讨要,答应他们下山之后给他们买。

  想到这里松蛮眼眶都红了,他收好了包裹,抬头看向李禾:“他怎么不自己给我,就这么离开了连封信都不给我。”

  李禾看到他红红的眼眶,还有含着泪光的大眼睛,说道:“因为事出紧急,如果不快点赶回孤山举行继位仪式,少主的王位就会被其他势力夺走。”

  李禾说完了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在给一个小孩子认真解释,他以往都是懒得和小孩说这些的。

  松蛮:“桃花要继承位子,我们可以帮他,有我阿爹和秦涓……爹爹在谁敢夺走他的位置,他这么不辞而别,我倒还好,他不知小曲儿有多伤心。”

  古月想说,我看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哭的鼻子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

  秦涓看向李禾:“孤山在哪。”

  李禾显然不知道秦涓为何这么问,他警惕的看向他。

  李禾:“你不必知道。”

  秦涓:“我要确定桃花是安全的。”

  李禾:“我的人都在保护少主,少主一定安全,所以你不必去孤山。”

  古月叉着腰:“大黑皮,你这么说很难让我们相信你。”

  李禾轻勾起唇:“你可以不信我,但不得不信我。”

  古月一怔,不甘心示弱,但奈何这人蛊术着实在他之上,他迂回道:“让你的人保护桃花去孤山,你一个人守在这里你放心吗?若不放心就带上我们,我们一定能帮到忙的。”

  秦涓看着他二人,认真听着。

  听完古月的话,这次李禾倒是没有说话,而是抿了抿他那削薄的唇。

  “你留在这里不过是在等秋季江水平静期,蛊虫繁殖随时都可以,你既然选择了桃花,总得保证桃花对你的利用价值不是吗?他若是死了……”古月的尾音拖得长长的,勾唇一笑。

  说实话,李禾心里已有眉目了。

  不过李禾在此等八九月江水的平静期和蛊虫的繁殖期,这一点让古月没有想明白,毕竟这样的时候每年都有,只是对李禾来说桃花这么有利的棋子若是死了,桃花要更重要吧?

  那就是说李禾执意留在这里,还有其他的他认为更重要的理由。

  李禾沉默良久才说道:“我与人有约,半个月后在此地相会。”

  半个月恐怕不够他往返孤山,那样他会错过与友人的约定,事关友人性命,他不敢离开这里。

  秦涓:“那你告知我们孤山的位置,我们去保护桃花。”

  李禾:“不行。”

  李禾自然是不想外人插手他们的纷争。

  古月气急:“别以为你不说我们就找不到孤山的位置。”

  李禾:“请便。”

  古月是不想和他动手打,且他知道李禾蛊术在他之上,他和秦涓倒不怕,但松蛮在这儿,他不敢莽撞行事。

  古月看向秦涓,既然问到了桃花的下落,他们要不要撤?

  秦涓也不想在这里和李禾动手,牵着松蛮转身就走了。

  古月跟上,他们的马儿还在不远处,很快他们三人上马离开这一处。

  先去客栈联系许诺,再让许诺的人去打听孤山在哪里。

  许诺的人说许诺还没有回来,让他们再等等。

  这一等,到了夜里竟然等到了赵淮之。

  赵淮之鞍马未歇,从临安府至此,就连一直管理情报的许诺都不知道荆北王是为何事而去临安,又是因何而回。

  赵淮之未看秦涓和古月,而是径直走过去,一把抱起松蛮。

  说实话赵淮之这一抱,古月都替他捏了一把汗,生怕他闪了腰。

  松蛮如今这个个子,古月和秦涓都不敢乱抱,赵淮之着实勇气可嘉……

  赵淮之是不知道松蛮有这么重了,抱住松蛮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但他不好放下来,只能硬着头皮抱起来,顺带塞给了许诺。

  松蛮明白他阿爹的意思……这是让他回去。

  “阿爹我想去找桃花,我不会给你添乱的。”他用不纯熟的汉话央求道。

  “不行。”

  也许旁人不懂,但这一刻秦涓是感受到了赵淮之对松蛮的紧张,他是真的把松蛮当做继承人在培养。

  松蛮一咬牙:“是我把桃花丢了,就该我去找回,阿爹不是说过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吗!”

  “阿爹你说话不算数。”

  周围的人都看过来,甚至有好事者为松蛮叫好,说他后生可畏。

  松蛮期待着他的阿爹能答应他,阿爹快点答应他,不然他会心里一直难受的。

  “许诺。”

  松蛮听到他喊许诺,心都凉了,生怕他下一句就是让许诺把他给带走。

  “你带人先回去,等我的信。”

  在赵淮之说完的那刻,松蛮激动的跳起来,一把冲过去抱住赵淮之。

  赵淮之看着突然长高了这么多的松蛮,心里百感交集。

  在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松蛮被人放在篮子里,小小的,仿佛一碰就能碎掉。

  他那时看着松蛮新奇又无助。

  伯牙兀氏的骑兵们给小小的松蛮取了乳名,狐球儿。

  就像是狐狸身上掉下的一团毛发,揉成了团,虽无血脉之亲,却有同根之情。

  从此,他有了养子。

  后来他一次一次在死亡边上游走的时候,想到的都是该如何将伯牙兀交到松蛮手中。

  可没有想到,松蛮会跟着他来宋国。

  “阿爹。”

  “嗯。”

  古月:“别叫来叫去了,我们还没查到孤山在哪呢,搞快点吧。”

  赵淮之看向他:“我知道孤山在哪。”

  “什么?”

  他们四人骑马向南而去。

  顺江而下,至丛林之中,又涉水而行。

  潇水孤山,武陵故郡,承载着无数蛊师的传奇过往。

  约十日后,他们抵达孤山下的一个小镇附近。

  这里山路崎岖,进镇子爬山都花了一天左右。

  凌晨找了一家客栈后松蛮便躺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趁着这个时候,赵淮之一面给许诺写信,一面让古月去打听镇上有无大事。

  古月倒是很好奇赵淮之的信要如何送出去,不会这里也有赵淮之的人吧。

  秦涓见松蛮睡了,赵淮之又在写信,便跟着古月出来了。

  “路上都没有蛊师走动的。”古月疑惑的说,“这里真的是孤山吗?”

  秦涓:“淮之不会弄错。”

  “那去集市看看,若能抓住个蛊师问话也好。”

  秦涓点点头。

  还真让古月在集市上抓到了两个采买的小蛊童。

  “你们买这么多东西作甚?”古月揪住小蛊童的小辫子,“这个好吃吗?黑乎乎的。”

  蛊童闻到了他身上的蛊气知道他也是蛊师,但因他的口音怪异又不敢确定他是哪里的蛊师,他想将辫子从古月的手中解救出来,奈何古月那么高大。

  “你放了我,我就告诉你。”蛊童的话也带着孤山一带的口音,所以古月还得想一会儿才知道他在说什么。

  古月后知后觉的放开他的小辫子,抱着胸:“那你说吧。”

  “这个是乌鸡,长老们喜欢吃这个。”

  “那你们买这么多只乌鸡是做什么呀。”古月又问。

  “因为明日有宴请啊,各部的长老都回来,我还听说蛊王的儿子回来了,先不和你说了,我们要回去了,你若是蛊师,明日亥时蛊王殿参加宴请吧,只要是蛊师都可以去的。”

  蛊童说完跑开了。

  只要是蛊师都可以去?

  除了对蛊师们宣告大事,用得着搞得像昭告天下一般吗。

  古月:“但是蛊王殿又在哪?”

  秦涓:“定然不会在城中。”

  古月:“我也知道不会在城中,那在哪?”

  秦涓骑上七哥:“先出去找找。”

  “都快到晌午了,我们先回客栈吃饭吧!”

  秦涓:“你先回客栈,松蛮应该醒了,若淮之不在,你带他去吃饭,我出城看看。”

  古月:“那你小心点,找不到也不急,我给那蛊童放了一只蛊虫。”

  秦涓脸一沉:“那你还问我蛊王殿在哪。”

  古月连忙解释:“你想啊,蛊王殿中高阶的蛊师不知多少,我这伎俩很容易被发现,所以我也没指望靠蛊虫找到蛊王殿。”

  他这么一说秦涓也能理解了。

  当秦涓骑马转身离去,古月心疼肉疼的瞧了一眼自己的蛊瓮,又搭上了一只!

  他从银山出来以后都没有办法让蛊虫繁殖,现在他手中的蛊虫是越来越少了。

  秦涓是夜里回来的,这个时候赵淮之也是刚回来,两人在客栈门口碰到了。

  赵淮之应该是去寄信了刚回来。

  秦涓问他吃过饭了没有,脸色为何有些不太好。

  赵淮之手抵着下巴咳了两声:“没有吃,一起吧。”

  秦涓已是许久不曾和他用餐了,自然很是欢喜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