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58章 荆北风月夜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8:01: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涓眼前一亮,忽地想到了什么,他快步进屋去,找来赵淮之的笔墨纸砚,他要写封信给郑生柏。

  让郑生柏派人去将泉州秦家的老宅给建起来,若是有人问起是谁建起来的,就说是一个年轻人,二十一岁。

  他不相信,这样都不能让秦谷有所反应。

  如果秦谷知道秦家重建了,只要她能回来,她一定会回来的。

  秦涓将信写好后,按照信上郑生柏留的地址写好交给小厮:“把信寄出去。”

  小厮:“好的,小的现在就去。”

  夜里小厮回来了赵淮之还没有回来,秦涓沐浴之后换了一身黑衣,等小厮入睡了才骑着壶壶离开院子。

  他是想去外面走走,若是能在路上碰到赵淮之更好。

  秋日的晚风有一丝寒凉,一路他行的很慢,似乎回想起许多。

  说实话此刻的他开始想念奴奴、曰曰、阿奕噶、万溪……

  这个时候的奴奴是否已在家中的院子里歇息了,有没有按照郑生柏的提议拿着银子去找三两奴仆颐养天年。

  这个时候的阿枣冬有没有按照他留下的指示在肃州屯兵至少三年,还是选择了寻求万溪的庇佑。

  还有曰曰和阿奕噶,现在的他们是否是在哄着各自的孩子睡觉。

  原来一晃眼,已经过了这么久了。

  秦涓沿着河边走,看到河边不知是谁家的乌篷船,陡然又想起昨夜他和淮之的癫狂,脸颊突然火热的烫。

  秦涓一直走了很远,几乎要以为赵淮之今夜不会回来的时候,远远的见一人披着星月的光辉而来。

  月白色的斗篷披在肩际,仿佛有一层银白色的光辉。

  赵淮之并没有料到秦涓回来找他,若不是秦涓喊他,他们甚至可能会走错过。

  “你怎么会来找我。”

  “我睡不着。”

  “……回去吧。”

  秦涓听出了他的声音里的那一丝疲惫,他不知道今日在荆北大营里发生了什么。

  赵淮之骑马没走几步,只觉得背后一紧,原来秦涓已坐至他的身后。

  少年的臂膀搂住他的腰,低柔的声音说道:“若是累了,靠着我睡,到院子了我唤你。”

  赵淮之握着马缰的手一紧,胸腔内那颗心有一瞬狂跳。

  当初那个孤苦的少年如今已知晓如何在他身后让他依靠了。

  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他从来都觉得,这世上再艰难的事,只要他愿意去做愿意去想办法就不是难事。

  所以他从来都是胸有成竹且不需要太多的助力的。

  他还记得。

  当有一天他保护过的那个孩子想要保护他的时候,那个孩子挡在博博怒的面前,轻吻了他的嘴唇,那一天的他是从未有过的震惊。

  甚至此后好多日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这个孩子……

  太炙热的两个人在一起是会灼伤自己与对方的,他一直是理智的,只是遇到了秦涓。

  赵淮之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秦涓不晓得,抵达宅院的门口,赵淮之也没有醒来。

  他抱着淮之进院内,此刻风起,院中的桂花落了一地,那香味在半里路外他都能闻到。

  月夜落桂的场景他不怎么见过,抱着淮之看了好久。

  “淮之,好香。”

  他呢喃着,眼神有些迷离。

  赵淮之疲惫至极,自然不会回应他了。

  秦涓勾唇一笑,抱着赵淮之进屋去了。

  院中静寂,落了一地星辉。

  秦涓坐在床榻边,他想他最大的愿望还是希望赵淮之能平安喜乐。

  也许他心底里明白,他希望能找到秦谷,但他也希望赵淮之能快乐。

  当他知道秦谷还活着的那刻,他就始终坚信能找到秦谷。

  只是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赵淮之能真正快乐。

  看到淮之脸上的疲惫,他只会愈发心疼。

  次日,赵淮之依然是早起往荆北大营里去,其实秦涓猜测赵淮之是在筹兵才对。

  赵淮之手中握着的兵应该不多,或者他就是在帮皇帝筹兵。

  秦涓不敢妄加猜测赵淮之的事,所以没有再想。

  忽然间再度想起昨日那个蕖幽,他决定再去一趟花船。

  无关其他,只是想听曲。

  郑生柏收到秦涓的信的那日,王楷的人正好也还找他,王楷的人将几封信交给郑生柏后吃了一顿饭便离开了。

  这几封信一封是交代阿枣东近况的,还有一封是关于奴奴的。

  郑生柏先行看过一遍,大致晓得没什么重要的事后,才收好准备一起寄给秦涓。

  再将秦涓的信打开,写着要他派人去泉州泉水镇曲水桥把秦家老宅给修起来。

  秦涓还在信中嘱咐,若有人问起便说是秦家一个二十来岁的后生出资重建。

  若是无人问起便什么也不说。

  秦涓是怕麻烦,郑生柏一辈子帮主子们处理麻烦事,实则比他还怕麻烦,所以这如何找官府去说要重建秦府,他直接让人带着银子去说……

  派了两个他在临安收的徒弟,说这件事交给他们俩,是他头上的主子爷的事。

  既然是师父的主子的事,两人无比上心。

  郑生柏:“你俩先家去,和家里说清楚要远行,这一去恐怕大半年,春节都不能回了。”

  两人听了吩咐便家去了。

  秦涓收到郑生柏的信是半个月之后,这时他和赵淮之仍在荆北。

  也就在昨日他收到许承的信,泉州官府查到了吉安,种种迹象表明子献可能已经遇害。

  秦涓和赵淮之是决定三日后就启程去吉安,今日收到郑生柏的信,正好去吉安之后,再去泉州。

  去吉安时,路上秦涓写信寄回楚山,嘱咐两个崽子天凉了记得添衣,莫再贪凉食用生冷食物。

  小曲儿他不担心,但松蛮常年居住与严寒之地,怕热怕湿,天气稍微有些热便贪食井水中浸过的瓜果。

  他特地嘱咐后,希望松蛮能长记性……

  毕竟再过不久都将是深秋了。

  赵淮之笑道:“小曲儿跟着老道士去修道了,许诺带松蛮去了楚山炭场。”

  秦涓一听还好信还没寄出去,否则松蛮收不到了,开来地址得改一改了。

  许诺不常写信,让人给赵淮之带过口信,这会儿赵淮之想起来对秦涓说道。

  松蛮对将木柴变成炭的过程很感兴趣,所以在炭场里住下来了。

  里头的工匠都很喜欢他,教他好多知识。

  松蛮的天赋在哪里他自己都不清楚,可突然之间他发现他对煤炭,对冶炼,对这些有些兴趣……

  就像小曲儿喜欢道家的经典一样的兴趣……

  松蛮自己都觉得奇怪。

  松蛮收到秦涓的来信的那天,秦涓和赵淮之正好快抵达吉安了。

  松蛮是跟着许诺来的,但许诺隐瞒了他的身份,他也脱下了华贵的衣服,穿的很是寻常。

  当别人问他叫什么的时候,他回答:“赵松。”

  明明前天在楚山炭场外的集市里买豆羹,豆羹阿婆问他叫什么,他说叫秦松。

  结果路边几个孩子喊他秦桧。。。。。。

  “老子是秦松不是秦桧!”气得松蛮恨不得打那几个孩子一顿,算了不倚强凌弱,这些小崽子没一个能打的。

  “松和秦桧的桧,只差个二,哈哈哈哈……”

  好气哦,好想抽他丫的,不过算了,忍住。

  松蛮噘嘴抱着豆羹阿婆递来的豆羹往回走。

  气鼓鼓的想,先不跟秦涓姓了,先暂时跟着阿爹姓赵算了……或者不叫秦松了,叫秦蛮。

  哪知这会儿他对工友说他叫赵松,工友竟然说:“挺有意思的赵送哈哈哈哈……”

  宋国以往年年送岁币,人称赵送……

  “……”松蛮郁闷了,突然觉得,起个名字真难。

  等夜里洗了澡躺床上拆开秦涓的信,再度郁闷了……

  整张纸都是叮嘱,就像他还是那个三岁的松蛮一样。

  松蛮本想将信扔出去,却又在扔出去的那刹那颤颤的收好信,压在枕头底下。

  他看着头顶,突然就在想,自己当初见到秦涓的场景,模糊的有些记不住了,他只记得他把秦涓认作伊文王世子了。

  至今还记得他的秦涓爹喊他狐球儿的样子。

  那时候他真的好开心,所以总想找机会在秦涓那里撒娇,撒娇了之后秦涓就会喊他狐球儿。

  自从他长高长壮以后,就很少听到秦涓喊他狐球儿了。

  但偶尔还会听秦涓和阿爹喊小曲儿。

  他对此还叉腰对小曲儿说:“等你大了,阿爹他们就不会喊你小曲儿了,他们会喊你文曲。”

  小曲儿当时的表情有些难过,他以前知道秦涓和阿爹不喊他狐球儿的时候也是一样的……

  本来是出于一丝丝嫉妒的,但后来还是一把拥抱住小曲儿:“我在三年前就知道,总有一天会长大,总有一天会失去阿爹的庇护,但是我还是渴望和他们相处,所以我学会的珍惜。”

  “……”小曲儿久久的说不出话来。

  抵吉安后,王楷的人给赵淮之带来了一封信。

  在看到银色的信封的那一刻,赵淮之的眼眸里似乎有别样的变化……

  竟然是那个人的信。

  他的师叔为何会想到给他写信?莫非……

  秦涓站得很近,自然感受到了赵淮之的变化。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