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59章 荆北风月夜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8:01: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涓见赵淮之刚看到信封就变了脸色,心下微感不妙,温柔的问道:“淮之,要不我帮你拆开来看看?”

  “……”赵淮之本来不想拆信的,秦涓都这么说了,他再不拆信就更让人怀疑了。

  看到赵淮之撕开信封,秦涓在心底邪肆一笑,知道自己得逞了,他就是好奇是谁的信。

  信中书:

  淮之贤侄,你那不成器的侄儿不小心跑宋国去了,他可能会去楚山奇门拜师,师叔要麻烦你帮忙照看一下了。

  “……”赵淮之大概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生气过了。

  看到赵淮之脸上的神情,秦涓及许承都是一脸震惊。

  秦涓看向许承,许承怂恿他去拿桌上的信看看不就知道了。

  没想到秦涓竟然真做了,伸手拿起信仔细看了一遍。

  还是刚才他不小心瞥到的那几个字。

  喊狐狐贤侄的可不就有那个塔塔王,还有谁?也有可能是耶律丞相的哪个师兄师弟?

  秦涓陡然想到一张粉雕玉琢,且神似狐狐的小脸……

  他心底一凉。

  不会吧……

  难怪淮之会生气,塔塔王给弄了一个大麻烦来了。

  “他的意思是人已经到了?”秦涓不禁问。

  赵淮之沉默了许久,站起来:“等我的人找到他,直接送他去奇门。”

  他那“侄儿”可不是个好相与的,加之身份特殊,若是给他闹出什么事来,他这荆北王都不用做了。

  “淮之,找到他了,我帮你把他撵回去。”

  “……”秦涓的话赵淮之是信的,但,“他能躲过万溪的人一次只是运气。”

  话里的意思是,让他暂时不要赶走玉雪渡。

  “奇门倒是能压制住那侄儿的地方,我那师叔或许是想让他经一番磨砺,借此改改性子。”

  总之是件棘手的事,赵淮之怕的是没有一个能镇住那孩子的,若是他的师尊在就好了。

  师尊说会在楚山相遇,可至今师尊还未出现。

  秦涓和赵淮之想的不同,他倒是觉得玉雪渡那孩子若要教导也好教,淮之可能对玉雪渡了解太少。

  许承压根不知道他俩说的是哪个,所以也插不上嘴。

  他还等着他们,一起去吉安誉王府。

  吉安最近传言很多,有说誉王要娶妻了,最近在挑一些世家女,还有说科举的,再就是城外那个土地庙出了一桩案子,抓了几个大盗。

  甚至还有人说子献被誉王派人给杀了。

  前几日许承逮着这个传言问了几个人,可誉王杀子献做什么,因为子献不做他的宠奴?

  许承也自然没有问到想要的答案,可按照之前誉王对子献的态度,誉王也不可能杀害子献吧。

  誉王那个人不学无术了一点,但面相不差,也不至于要子献的命吧。

  为了搞清楚这个传言的真假,他们决定去一趟誉王府,当面问那个誉王。

  在秦涓和赵淮之抵达之前,许承给誉王府拜过帖,但誉王府以誉王病了为由婉拒了。

  许承查过誉王是真的病了。

  若是以子献的朋友的身份去,誉王府的人会让他们进去吗?

  这日晌午过后,他们启程去誉王府。

  拜访誉王府时下了帖,帖子是由赵淮之弄好的,以谁的名义秦涓尚且不知,但要想进去肯定不会是以子献的朋友的名义。

  他不懂太多弯弯绕绕,但他大抵晓得,若誉王病了,现在守着王府的应该是誉王的生母才对。

  要让誉王的生母放他们进府,赵淮之帖子上写的是江洲巡抚的亲属路过此地特前来拜访。

  誉王在朝中并不出名,所以其生母颇想为其结交人脉,巡抚这么大的官的亲戚送上门来岂有不见之理。

  江州巡抚恰好是赵淮之的人,以他的名义拜帖正好。

  三人在誉王府外等了没多久,便有人来请他们进去。

  三人决定进去后再行安排。

  誉王住的是王府正院。

  有守卫领他们过去,正好誉王的一个小厮在正院门口。

  远远见有人来了,很快进院内一趟又出来了。

  故三人刚至正院门口,就被拦住了,那小厮告知他们:“抱歉啊各位公子,我家王爷脾气不太好,今日谁都不想见……”

  许承盯着那小厮看了数眼,走过去附耳道:“我们是子献君的朋友。”

  那小厮闻言果然神情大改,道:“你们先候一会儿,去去就回。”

  许承勾唇一笑,誉王还没冰的时候,他见过这小厮两次,誉王出门都带着,他料想是个誉王跟前近人,所以就直接说了。

  现在看,之前想的没错,誉王没有如传言那般杀子献,但这病会不会是因子献而起,也有可能是装病。

  三人被请进府,今日赵淮之乔装过了,那年万溪帮忙让他回宋国后,他回宫中见过誉王一次,他是有些担心被这个族弟给认出来了的。

  誉王应该是病了,嘴唇泛白,面色也不大好,看着像是风寒。

  “你们是子献的朋友?”

  许承答:“是,叨扰王爷实在抱歉。”

  “从江州来还是从泉州来?”

  若说这王爷没半分头脑,也不会这么问了,说明誉王基本的警惕心还是有的。

  “从江州。”

  在许承正在思考的时候,秦涓答道。

  若是从泉州来的,他们路线不对,若誉王府有心要查,很快就会发现。

  他们今早进城的时候就会有人知道他们从江州方向过来的。

  “子献在江州有朋友?”赵崇似问非问。

  这时赵崇的小厮在赵崇耳边说道:“江州巡抚的亲属。”

  赵崇一听坐直了一些,想不到案子都能惊动江州巡抚的人?

  许承答:“我们与子献……是在泉州认识的。”

  他们查到的子献的行动轨迹只在泉州,所以这个问题只能这么答。

  誉王依旧是之前那个表情。

  “认得子献也有几年了,只是我们都住在江州,中途只有书信往来。”没想到这个誉王竟是个多疑的,许承不禁多说了几句。

  “你们是为子献的案子而来吧。”誉王似乎是松了口。

  “是。”许承看向他。

  赵崇忽地一笑:“那你们怎么看,是相信传言而来,还是说其他的原因?”

  许承:“誉王都说是传言了,那就只能听听,况且誉王既然肯见我们,那传言就不攻自破了。”

  誉王一屁股坐起来:“你这么说,本王就直接说了,若不是那传言我也不至于装病,官府的人都快烦死了。”

  “……”

  不正经的人,再怎么装,他还是不正经……

  许承信了。

  这个誉王,正经不过一刻钟。

  “子献确实是从本王的府上离开的,好死不死的他离开后就失踪了,别说官府了,本王也派来好些守卫去找他,可人没有找着也怨不了我。”

  秦涓:“王爷可否告知,子献君从王府离开时与王爷因何争执。”

  赵崇听了虽不高兴,到底还是回答了:“因为他有目的接近本王,当然这只是本王的猜测,本王没有证据也只能和他发脾气,但是你们不要听信外面的说本王和他争执是因为一个女人,也不是子献动了本王府上的姬妾,那些都是好事者胡诌的!”

  秦涓:“多谢王爷告知。”

  停了一会儿,赵崇突然道:“你们最好查一下那个人,本王觉得子献若出事,那个人嫌疑最大!”

  “……”哪个人?

  赵崇是觉得这几人是江州巡抚的人,应该好查一些,才对他们说的:“就是那个要杀我的人,他当初给了本王一箭,不过被子献接住了,本王觉得若子献有事,凶手就是他!”

  “……”

  许承还没反应过来,秦涓已黑了脸……

  赵崇这厮说的是乌云白衣。

  许承这才想起玉屏楼那日,一箭想要射杀赵崇的那个白衣少年。

  “刺杀王爷的这个人,王爷了解吗?”许承顺势问道。

  赵崇:“不认得,但他和子献有仇。”

  “……”许承,“何以确定有仇。”

  “子献说他对不起他,还说他迟早会杀了他的。”

  赵崇越说越让许承听着离谱。

  “子献……真这么说?”许承嘴角抖动两下。

  “是,子献那日很伤心,之后子献就走了,再之后子献就失踪了,所以子献若是死了,一定是那个白衣少年杀的。”赵崇说到后面咬紧了牙关。

  “多谢王爷相告,今日太晚了,我们告辞了。”

  一直板着脸的秦涓终于说话了。

  “……”许承对赵崇抱拳行礼后追了出去。

  秦涓的心情很不好,壶壶全程炸毛,驮着他都小心翼翼的。

  赵淮之和许承一路没说话,因为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说。

  白衣少年和那子献君有何恩怨,那日玉屏楼外少年为何要子献跟他走。

  等等。

  赵淮之突然闭眸想了一下。

  哪里不对劲?

  若是儿女间的爱恨情仇,那又哪里不对劲?

  不像,一点不像是情仇。

  那日,白衣少年沙哑的声音,和那双没有一丝感情的野性眼眸。

  那不是什么爱恨情仇,那悲悯又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眸,像是没有感情的器物……

  或许,子献进誉王府,是为了避难。

  秦谷,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又为何要杀子献。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