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66章 荆北风月夜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8:01: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找到客栈已经很晚了,这个时候秦涓也困了,洗澡之后就睡了。

  将那小娃娃放在床榻里侧,谨防他晚上乱动滚下床去。

  次日,秦涓是感受到了一阵湿漉后醒来的,睡梦中还以为是下雨了,结果醒来一看才发现是那小娃娃尿床了!

  “你这坏家伙,是故意的吧。”

  秦涓为何说他是故意的,还不是因为他分明是有被教导的很好,若是尿床了一定是故意的。

  “别装睡了,起来吧,我带你去洗澡。”

  秦涓说着拍了拍他的脸颊。

  小娃娃不装了,睁开眼睛看着他,脸上还有一丝羞赧之色。

  “还知道不好意思。”

  秦涓把他抱到椅子上,把床上清理了。

  出去打来热水,让跑堂的换了新的床单。

  将木桶里放入温热的水,把小娃娃抱进去,只胡乱的给他洗了一把脸,就发现这孩子不涂妆比昨夜涂的红红的样子更好看……

  给小娃娃洗完澡,随便裹了一件他的衣裳:“等吃完早膳你的衣服就烤干了。”

  可这小娃娃馒头不吃包子不吃,连粥也不喝。

  “到底要吃啥?”秦涓微有些生气。

  “吃不吃奶糕?”秦涓想到了,那种又软又白又甜的东西小娃娃应该会喜欢吃吧。

  “奶糕?”小娃娃不懂,但他问了,秦涓就去买来了。

  秦涓不光买了奶糕还买了糖葫芦,他的速度很快也压根没让他久等。

  “好吃虽然好吃,但是少吃点。”

  秦涓将白奶糕切成小份放在他的盘子里。

  小娃娃光是看着秦涓切奶糕,就显得迫不及待了。

  但是他也表现的很谨慎,是等秦涓将切好的奶糕完全放在盘子里后才拿的。

  小胖手拿起一块来,放进嘴里,很快一小块吃光了,他又吃了一块。

  吃到最后小娃娃脸上糊了好些奶糕。

  “喝点水。”秦涓将茶杯给他。

  他接过来喝了一口,似乎是觉得不好喝,所以皱着眉头放下了茶杯。

  秦涓觉得这孩子可以丢了,他的这点银子恐怕是要养不活他……

  奶糕吃完了,舔了两口糖葫芦,小娃娃便说吃饱了。

  饭量这么小,是特意有控制吧。

  小娃娃长得虽好,但也不至于胖,他的爹娘应该是很好的教导过他的。

  想想松蛮在那个年纪长胖以后,到了控制饮食的时候那般让人心疼,后来跟着骑兵们锻炼才逐渐瘦了下来。

  “我吃饱了,剩下的吃不完,赏给你吧。”小娃娃淡淡的说道。

  秦涓:“……”

  可真是欠揍的很。

  “今天要带你去官府,问一问有没有正在找孩子的。”

  小娃娃看向他,笑道:“娘亲。”

  “……”

  秦涓愣了一瞬,扶额,又来这招了。

  将小娃娃抱起来。

  “行了,可以出发了。”

  秦涓带着他快马去了官府,可去了官府之后才知没有人报官,这两日连来报官的都没有,更何况是来找孩子的人。

  “真的没有人来找?”秦涓再问了一遍。

  “真的没有,您先报案。”府衙的人对他说。

  秦涓跟着府衙的人去登记了。

  那边,府衙的人问小娃娃,秦涓是什么时候捡到他的。

  那小娃娃想了想,摇头:“那是叔叔。”

  府衙的人愣住了:“你叔叔?”

  “是啊。”

  “你叔叔抱着你来报案又是为何?”

  “不几道。”

  “……”

  现在府衙的人越看这小东西越觉得可怜,是不是叔叔不想要他了,所以才想借报案的名义把他扔给官府?

  就说嘛这两天也没人找孩子找到官府来啊。

  府衙的人越想越觉得生气,干脆抱起小娃去找秦涓理论去了。

  秦涓刚把师爷交给他的东西写完,就听到外面来人了。

  “我说你这个当叔叔的怎么当的,怎么可以为了自己私利而至家中小儿不顾,他好歹是你亲侄儿,你怎么可以把他当作街边孤儿,想到报案这一出,真有你的,若不是这孩子聪明伶俐,就要被你这人给丢了!”

  秦涓被这人吼的一愣再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人是在骂他。

  “……你想多了,他是我昨日在集市里捡的。”

  “叔叔……”那白嫩嫩的小团子冲着秦涓喊了一声,模样好不可怜。

  “……”秦涓当即黑了脸。

  敢情不是只会喊娘亲啊!

  秦涓表面上无甚波动,内心已恨不得咬牙切齿。

  他看向那小兔崽子,结果那小兔崽子一点也不怕他,还可怜兮兮看着他。

  “我说赵四,你把这孩子领回去,若你再来官府闹事,且不想养你侄子,我关你几天看你老实不老实。”

  “……”

  “好好的少年人,长得人模狗样的,怎么可以这么坏心眼。”

  “就是就是,定是不想养自己的亲侄儿才这么做的。”

  “……”

  结果可想而知,秦涓被府衙的人赶出来不说,还不准他报报案了。

  “简直离谱。”

  秦涓暗哼一声,手臂夹着那崽子,骑着壶壶离开府衙。

  而他走远了府衙的人还对着他远去的背影指指点点。

  一路快马回到客栈。

  刚进房间,秦涓便将那小兔崽子放在椅子上,茶水都顾不上喝了坐在他的对面。

  他抱着胸,故作冷厉的问:“你跟着我有何目的?”

  “叔叔……”小崽子往他这处爬来,樱桃小嘴像是抹了一层光亮的蜜色。

  好像一颗饱满的水蜜桃。

  “别套近乎。”秦涓后退了一些,虽如此还是觉得脸颊有些火热。

  他的声音有几分冷,仿佛一瞬间被寒风刮过一般。

  小崽子瑟缩了一下,直至现在才突然有了一丝的惧意。

  长得好看的大哥哥不一定是温柔的人,他的哥哥是骗人的。

  “别这副死样子,装可怜也没用。”秦涓依旧声色沉沉。

  “呜呜。”

  “哭也没用。”

  “……”

  秦涓依旧是怒目圆睁,小崽子终于不敢再胡闹了,知道这会儿秦涓是真的生气了。但他什么都不敢说呀,和他哥约定好了什么都不能说的。

  秦涓有一点没想明白,若是小崽子是被人派来有目的接近他的,为什么会是在泉水镇?

  若是以往认识他的人所为,知道他会出现在泉水镇这一点说不过去,除非有人跟着他却没有被他察觉到?

  若是不认识他的人,那就应该是从他进了泉水镇以后才开始起心思让这小崽子接近他的,如果是这样小崽子应该对泉水镇很熟才对。

  前者,有人跟踪他没有被他察觉到,说明这个人控制好了距离,很可能是熟人。

  后者,是不是要带小崽子溜达一圈?

  想到这里秦涓一把抓起了小崽子。

  “嗷!”

  小东西被秦涓这么一抓突然吓了一跳,连叫唤声都变了……

  秦涓戴上斗笠,把小崽子搂紧了,为了不让他爬上爬下干脆把他往胸口上压。

  小崽子见他把他往胸口上压,便往他的衣服里钻,小胖手也不安分了,嘴里还突然喊起了:“娘亲。”

  秦涓突然有不好的预感,不是吧……

  果然那小崽子的口水把他的衣衫都染湿了。

  秦涓怒火中烧,可又说不出特别难听的话,只好沉住气:“你别乱动了,旁边有多少人在看你,你晓得不。”

  小崽子不管旁边的人,只管在他怀里乱动。

  “……”

  秦涓的脸色一阵黑沉一阵滚烫,现在都有想将这小崽子丢回集市的冲动了。

  悔不该昨夜捡崽回家!

  且如今丢崽的人察觉到他起了疑心,这一路他特地注意了有没有人控制着距离跟踪他们。

  当然除了一些觉得壶壶好看会多看两眼的人,不会有人跟着他们。

  “饿了。”

  小家伙突然说道。

  闻言秦涓去找地方吃饭,正好这时可以打听一些事。

  集市前有一家茶楼,秦涓知道小崽子喜欢吃精致的食物,于是点了一些好看的。

  宋人对吃极为讲究,从色香味到摆盘都精细的令人发指。

  秦涓:“好吃吗?”

  “还行。”

  “……”

  花了老子五十两银子,你小子只说还行。

  秦涓看着一满桌的精美食物,有些沉不住气了。

  等等。

  也是这个时候秦涓忽然注意到小崽子耳垂上有一点很细小的孔。

  秦涓微惊,若不是昨日给他洗澡知道他是男孩子……

  若是宋人应该不会让男孩子打耳洞的吧?

  小崽子会说汉话,但都是短句。

  如果是聪明的孩子,一年或者半年就能说成他这样……

  秦涓盯着小崽子的脸,突然有些眉目了。

  他停下马,捧着小崽子的脸仔细端详,长这么好看会是谁的儿子?

  “是万溪的儿子?”他顿时觉得自己脑回路清奇,他离开肃州时万溪连个夫人都没有,哪里能变出这么大的儿子来?

  若是万溪的儿子,应该喊他舅舅还是叔叔?

  “万溪是谁……”小脸被捧着,说话有些不利索。

  “那是曰曰的儿子?曰曰的儿子也不该这么大了啊?”秦涓陷入了猜疑之中,几乎是把认识的都说了一遍。

  “我想叫你大哥哥……”但这么说那些人肯定不相信的,所以我才喊你叔叔,他汉话还不太好,不知道怎么说完这句话,反正就是这个意思了。

  “……”秦涓眼眸一沉,“你是在向透露我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小崽子:叔叔

  秦涓:喊爹都没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