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68章 荆北风月夜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8:01: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涓从青川船出来后,幽乐突然拿出笔墨和纸,他想写一封信,不知道能否送到秦谷那里。

  秦谷在哪里他不晓得,半年之前也只是回过一次青川船,那次秦谷回来竟然是查子献的事,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他们这两个挚友会变成现在这样。

  以为子献留给他一个地址,他不知道写信给子献,秦谷还能不能收到,或许子献给他的地址也很难收到信……

  不过他决定试一试,因为他刚才发现一件事情。

  幽乐年少而身处泥沼之中,二十多的沉沉浮浮,将他变成了一个敏感细腻的人。

  他察觉到那个年轻人在提起秦谷的时候冷厉的脸会变得柔和又怜惜,像是父亲对孩子,兄长对弟弟妹妹们才有的神情。

  而他发现,秦谷和这个年轻人的眉眼有点像,有些特定的时候的神采也很像。

  这个人可能是秦谷的族兄之类的人,应该不会对秦谷不利。

  也是确定了这一点,幽乐才决定按照子献给的地址写一封信寄过去。

  可是信写好了,他没有立即送出去,官府的人盯着青川船,他又不想害了子献,听老板那里的风声,现在想子献死的人很多,不知道子献到底是惹到了那一路的人。

  为何会有人想要子献死,他不清楚,所以不敢妄自猜猜,所以他写好信,锁入盒子中,觉定等过年的时候寄出去,过年的时候官府的人都不在外走动了,青川河一带来的人少,那个时候也好去寄信。

  秦涓回客栈后已是次日凌晨,摸进房间,玉小崽子睡在他的大床上,秦涓给他盖好被子,胡乱摸了一把他的脸颊,竟摸到一丝湿意。

  小崽子不会是一个人睡觉害怕,哭过了吧?

  他也许没有一个人睡过,也不知塔塔王怎么放心的了让他们来宋国。

  塔塔王既然曾经是赵淮之的师叔,那合该是在楚山呆过的,赵淮之的生父和赵淮之的阿爹还有塔塔王是师兄弟才对,或者就是楚山奇门一直在说的奇门三弟子。

  他在楚山住着的时候了解到,他们一直在选新一代的弟子,可多少年过去了,始终没有再凑成奇门三子。

  也就是说赵淮之的那一代,奇门三子只有赵淮之一人?

  当然,以上都只是他的猜测罢了。

  秦涓洗了澡,将玉小崽子挪到床里侧,便睡了。

  他没睡多久,便开始做梦,梦中一块巨石压住了他的胸膛,天也快亮了,他想醒来,却又因为太困了,不想醒来……

  等他彻底醒来的时候,终于知道为何梦中能被巨石压着胸膛。

  原来这小东西趴在他的胸口上睡觉。

  秦涓想他若是醒不过来,恐怕得被这小子压断气不可。

  “醒了?”玉小崽子眨巴着眼睛笑看他。

  秦涓一把抱住他,坐起来的同时将他放在了一边。

  他揉了揉额头,开始穿衣。

  “你和玉雪渡带了多少人?”

  玉小崽子有点跟不上他的思绪,怎么刚醒来就问他这个……

  “带了……我,哥哥,还有玉羊。”

  “玉羊是哥哥的贴身武士,他能一打十,厉害吧。”

  玉小崽子说的一打十是打十个高手。

  秦涓:“除了玉雪渡没有其他哥哥?”

  玉小崽子:“我姐姐也想来的,但哥哥不准,因为哥哥说女孩子不方便远行,且哥哥若长期离开古知塔塔,他的地位和势力都会受到影响,需要姐姐作为亲信稳固势力。”

  玉小崽子这段话说的磕磕绊绊,让秦涓听明白什么意思,费了一番力气。

  “姐姐很聪明,在王殿中,几个兄弟姐妹只有我们三个关系好。”

  “你和玉雪渡是一个母亲?”

  “是的。”

  “……”秦涓诧异了一瞬,他真不晓得玉雪渡还有个亲弟弟。

  “那你姐姐呢?”

  “她母亲死了,便由我母亲从小抚养长大,她很聪明能帮到哥哥许多事情。”

  “你们打算在宋国呆多久?”

  “哥哥说最长三年,不然对他不利。”

  秦涓嘴角一斜:“他明白就好。”

  秦涓给玉小崽子穿好衣服:“吃完饭就离开这里了,希望你刚刚能跟上,走之前去给你买几身换洗的衣物。”

  吃早饭的时候,秦涓问金裘:“裘裘,跟着我走吗?”

  他这一声裘裘是无心的,在班城时金裘自称裘裘,秦涓已经记熟了。

  可他这声裘裘没把金裘给吓死。

  “……”

  “你抖个什么劲,我喊错了而已。”秦涓像没事的人一样继续吃饭。

  金裘睨了他一眼,因为没搞明白所以不敢说话,可能只是习惯这么喊吧,他听这一带的人似乎也喜欢喊叠词名。

  “赵四大哥……我自然跟着你。”

  “那我要去江州,会在江州安置一些产业,你就给我守家吧。”秦涓说。

  金裘惊讶的看着他,有些不敢相信,他是不是有房子住了?

  “吃完去集市吧。”秦涓说着又瞥了一眼玉小崽子。

  玉小崽子是真的不喜欢吃粗粮,但秦涓不惯着他了,昨天打包的茶楼的点心找客栈里的跑堂拿去热了一下,继续给他吃。

  小崽子却连动都没动。

  不吃隔夜的点心,即使这些糕点都快卖到一两银子一两了。

  秦涓是真的想揍他。

  “我再说一遍,路上饿了,不会有东西吃,现在吃饱,直到夜里我们才会找到客栈。”

  金裘眼巴巴的看向小崽子面前的糕点,竟然能在食物上雕花,他好想吃。

  秦涓差点笑出声,他将盘子递给金裘:“全部吃完。”

  金裘眼神询问是不是真的,秦涓点点头,见状他二话不说接过盘子。

  这时旁边那个小兔崽子开始急了,生气的皱起眉。

  只是因为极好的修养才忍着没有立刻发火。

  金裘虽怕这小崽子,但奈何宋国的美食太好吃,尤其是这种贵的……

  玉小崽子虽然生气,但也疑惑。

  昨天的食物,还能吃吗?

  金裘是顶着巨大的压力,一顿飞快的狼吞虎咽之后方将那些糕点收入肚中。

  此时秦涓已提着行囊下来,背上背着他的刀和包袱,又一把抓起没吃什么东西的玉小崽子。

  这种不吃饭的娃娃,饿他三顿就好了。

  秦涓对金裘道:“收拾东西,牵好骡子,快走。”

  三人至集市,金裘买了几个水囊和一个斗笠。

  秦涓则带着玉小崽子挑衣服去了。

  玉小崽子对集市上的衣服自然嫌弃毕露,秦涓也不管他,买了几件摸着柔软舒服的,扔给老板打包带走。

  至集市外头,看着举着糖葫芦卖的老人,玉小崽子又想吃糖葫芦了。

  秦涓抓了一把铜钱,老人先是愣了一下,接过来一数,给了十串给他。

  正好在这里等金裘,玉小崽子拿着糖葫芦舔着。

  约莫过了一刻钟,金裘出现在集市门口,往他们这边走来。

  秦涓低头一看玉小崽子,刚想问他吃完没。

  结果那玉小崽子将手中的糖葫芦给他:“吃完了。”

  “吃干净。”秦涓皱眉,饭不吃吃这个也就罢了,还不吃干净。

  “吃完了。”

  “……”他哪里是吃完了,他把外面一层糖衣给舔干净了,里面的山楂一个不吃。

  秦涓觉得这种崽子要交给许诺送到守卫那里磨掉一层皮。

  一点都不好养活。

  他已经养不起了,关键是还不知道小崽子喜欢吃什么。

  不吃东西,一定会养不好,最好不要身体不舒服。

  “奶糕还吃吗?”秦涓担忧的问。

  玉小崽子茫然的看着他。

  秦涓:“白白的软软的,上次你吃过的。”

  “不吃了。”

  “羊肉馍呢?”按照草原上的来,这总该可以了吧?

  “不想吃。”

  秦涓急起来能把他翻个面,拍几下屁股。

  但打完了,玉小崽子红着眼眶说:“舒服……”

  金裘:“……”

  秦涓拿他没办法,只好骑马走人了,这一趟什么都没问道,但又似乎不重要了。

  知道秦谷没事就是最好的消息。

  “赵四大哥是不是有人跟着我们。”夜里,金裘突然说道。

  秦涓:“跟了一路。”

  秦涓给的答案差点没有把金裘吓晕。

  金裘抽了一下骡子追上秦涓:“赵四大哥,你走慢点,我怕……跟着我们的人是绑匪吗?”

  秦涓:“不是绑匪,是熟人。”

  金裘:“???”

  玉小崽子:“是我哥。”

  大概是真的又累又饿,玉小崽子往秦涓怀里缩了缩,说完话,继续睡。

  秦涓停下来解开水囊:“喝点水再睡,前面有个乡,一炷香就到了。”

  “哦。”玉小崽子张嘴任由秦涓喂水。

  “你喜欢吃什么我给你买。”秦涓不厌其烦的再问了一遍。

  玉小崽子:“不知道……”

  金裘听了好几次了,这小东西一直说不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大概是真没有特别喜欢的食物,他在大理时给人带过几日的孩子,想了想问道:“那你平时吃什么?或者以往都是怎么吃饭的?”这小崽子得按照原来的来,突然改变吃饭的方法或者时间,都会吃不下。

  玉小崽子又困又饿,软绵无力的答:“在……时都是奶娘安排,在大船上时吃玉羊安排的……我有好多天没见到玉羊了……我又开始吃什么都没有味道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