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一生 第2章

小说:杂谈一生 作者:悠然见飘香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5: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有的没的处理之后,这天也就黑了,找个地方泡点小酒喝吧,依旧是到处走走到处逛逛,来到一家颇有味道的小店铺,进去要了位置就坐下了,点了几分小菜,陪上一个小酒,吨的一口,属实快哉,旁边一老头突然跟搭起话,哟,小伙子酒量不错啊,我转过头看了一下,这老头倒是挺有精气神的,瘦瘦高高,穿着白色背心搭配沙滩裤,大爷,不瞒你说,我这酒量算差的,别看我现在第一杯喝的爽快,再多几杯,我估计就走不动路了。来来来,没事陪大爷喝两杯,说着他就凑了过来,拼了个桌子,在我们这也算常见,这些老头老太的大多都是自来熟,有时候几个人聊着聊着就凑到一起,可别说多热闹了。小伙子有心事呢?没啊,大爷。没,能一个人来喝着闷酒,话倒也不是这样说,我这个人就喜欢这些小酒馆,大半夜清清静静的来上这么一杯,别提多爽了,那还说啥,来干了,干,两杯下肚,这脸就开始红了,但是话也就说开了,小伙子你看看前面那对夫妇,我往大爷指的方向望去,一对30出头的新婚夫妇,穿着搭配都挺时尚的,哟大爷怎么,那对夫妇怎么了,小伙子没看出点什么吗,哦,确实看不出,还请大爷说道说道,你瞧瞧这夫妻两打扮如此的时髦,却来这种偏僻的小酒馆约会,兴许是别人就好这种格调不,要不咱们打个赌怎么样,怎么个赌法,我就跟你这样说,这男的是有故事的人,有故事,原来是这个意思,有点意思,大爷,我就不信你看的那么准,其实我也有点谱,真正要弄些见不得光事也不必来到这种乡下地方,现在快捷酒店多的是,害怕暴露的时候用对方的证件便可,何必那么麻烦。那可就这么说定了,输了就把这剩下酒给吹了,得,不过我们要怎么知道结果,别急,年轻人,你看看现在几点,看了下表,快11点,那电话差不多也该来了,果不其然,过了一刻钟,这男的神色慌张走了出来,看来是我输了,不过,大爷你是怎么知道的,一看就知道你是个老实人,有些东西是只能在这荒郊野岭才能体会得到的,那也不对,那你是怎么看出来他们之间是有猫腻的,这就要靠你自己悟了,我转头看了下酒杯,倒也明白了几分。

  喝饱吃足,我们也就各自回了家,好是挺好的,就是这路我也走不直了,不知道怎么的,我也就斜斜歪歪回到了家,睡之前顺带给领导发个短信,明天就不去了,也就消磨消磨那少的可怜的年假。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谁啊,搓了搓眼,看了下床头的时钟11点半,这酒把我喝的,不行头还有点晕,刚想继续睡,这门铃又继续响不停,这倒也是个能耐,我是不休息倒是没人找,一休息还让人给逮着了,穿了个沙滩裤衩,开了门,大哥,你好,啥事啊,你谁啊,我是送快递的,隔壁门没人在家,这快递能不能放你这,等他回来交给他,隔壁门,哦是王阿姨的吧,这啥玩意,单子写的是活物,活物啊,我估摸着,这又是哪里网购的新宠物了,这王阿姨也是个时髦人,好养宠物,就猫狗都有三只,更别说一些鱼啊龟什么的,放我这吧,说着我就回了屋继续做我的白日梦去了。

  好一会,这门铃又响了,甭问,铁是来拿快递的,打开门,果不其然,王阿姨啊,你这快递在我这,小伙子谢谢你啊,我倒是有点好奇,你这又是啥新奇品种啊,不好奇也就怪了,这盒子还蛮大的,一直在咕咚响,网上买的宠物狐狸,狐狸也能养,那是当然,他不臭吗,放心,这已经除臭过了,要不咋说还是王阿姨时髦,都是挣一些我们没见过的,哎哟,你这话说的,话说你比我小,怎么连这个都没见过,是啊,要不我怎么会老被说见识少的,得了得了,这孩子我带回去,快递就谢了,说完便冲冲的离去。

  看了下表下午三点,这天看着要下雨,还是不出门了,就在家里呆着吧,看着这灰隆隆的天气,想起了今天上班的同事,别提有多开心了,手机开起来,放点小曲,不一会窗外一声响,我就趴在这窗上看,正所谓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如诗如梦,能见识如此良辰美景,也不枉费我这一天的年假,这雨是越下越大,看来是天不由人,关紧门窗随便拿了本书看,你问我这书哪来的,二手买的便宜,几块钱一本,现在都是什么年代,怎么还有傻子买这些,随手翻了几页,上次看到哪来着,这时手机突然震了起来,话费余额不足,我说我这怎么眉毛跳,原来是催钱的来了,得,冲一点话费先。这一来二去也扰了我读书的兴致,合上书,看到大树下,王爷正在那里研究棋谱,溜下去看看。

  挺壮实的一个老头,高高胖胖,精气神也好,王爷,下棋呢。稀客,咋滴,今天休息啊,那可不是,昨晚喝高了,今天不就偷懒不去了吗。甚好甚好,说着,老爷子放下手上的棋子,小子,你懂棋不,,这天也就黑了,找个地方泡点小酒喝吧,依旧是到处走走到处逛逛,来到一家颇有味道的小店铺,进去要了位置就坐下了,点了几分小菜,陪上一个小酒,吨的一口,属实快哉,旁边一老头突然跟搭起话,哟,小伙子酒量不错啊,我转过头看了一下,这老头倒是挺有精气神的,瘦瘦高高,穿着白色背心搭配沙滩裤,大爷,不瞒你说,我这酒量算差的,别看我现在第一杯喝的爽快,再多几杯,我估计就走不动路了。来来来,没事陪大爷喝两杯,说着他就凑了过来,拼了个桌子,在我们这也算常见,这些老头老太的大多都是自来熟,有时候几个人聊着聊着就凑到一起,可别说多热闹了。小伙子有心事呢?没啊,大爷。没,能一个人来喝着闷酒,话倒也不是这样说,我这个人就喜欢这些小酒馆,大半夜清清静静的来上这么一杯,别提多爽了,那还说啥,来干了,干,两杯下肚,这脸就开始红了,但是话也就说开了,小伙子你看看前面那对夫妇,我往大爷指的方向望去,一对30出头的新婚夫妇,穿着搭配都挺时尚的,哟大爷怎么,那对夫妇怎么了,小伙子没看出点什么吗,哦,确实看不出,还请大爷说道说道,你瞧瞧这夫妻两打扮如此的时髦,却来这种偏僻的小酒馆约会,兴许是别人就好这种格调不,要不咱们打个赌怎么样,怎么个赌法,我就跟你这样说,这男的是有故事的人,有故事,原来是这个意思,有点意思,大爷,我就不信你看的那么准,其实我也有点谱,真正要弄些见不得光事也不必来到这种乡下地方,现在快捷酒店多的是,害怕暴露的时候用对方的证件便可,何必那么麻烦。那可就这么说定了,输了就把这剩下酒给吹了,得,不过我们要怎么知道结果,别急,年轻人,你看看现在几点,看了下表,快11点,那电话差不多也该来了,果不其然,过了一刻钟,这男的神色慌张走了出来,看来是我输了,不过,大爷你是怎么知道的,一看就知道你是个老实人,有些东西是只能在这荒郊野岭才能体会得到的,那也不对,那你是怎么看出来他们之间是有猫腻的,这就要靠你自己悟了,我转头看了下酒杯,倒也明白了几分。

  喝饱吃足,我们也就各自回了家,好是挺好的,就是这路我也走不直了,不知道怎么的,我也就斜斜歪歪回到了家,睡之前顺带给领导发个短信,明天就不去了,也就消磨消磨那少的可怜的年假。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谁啊,搓了搓眼,看了下床头的时钟11点半,这酒把我喝的,不行头还有点晕,刚想继续睡,这门铃又继续响不停,这倒也是个能耐,我是不休息倒是没人找,一休息还让人给逮着了,穿了个沙滩裤衩,开了门,大哥,你好,啥事啊,你谁啊,我是送快递的,隔壁门没人在家,这快递能不能放你这,等他回来交给他,隔壁门,哦是王阿姨的吧,这啥玩意,单子写的是活物,活物啊,我估摸着,这又是哪里网购的新宠物了,这王阿姨也是个时髦人,好养宠物,就猫狗都有三只,更别说一些鱼啊龟什么的,放我这吧,说着我就回了屋继续做我的白日梦去了。

  好一会,这门铃又响了,甭问,铁是来拿快递的,打开门,果不其然,王阿姨啊,你这快递在我这,小伙子谢谢你啊,我倒是有点好奇,你这又是啥新奇品种啊,不好奇也就怪了,这盒子还蛮大的,一直在咕咚响,网上买的宠物狐狸,狐狸也能养,那是当然,他不臭吗,放心,这已经除臭过了,要不咋说还是王阿姨时髦,都是挣一些我们没见过的,哎哟,你这话说的,话说你比我小,怎么连这个都没见过,是啊,要不我怎么会老被说见识少的,得了得了,这孩子我带回去,快递就谢了,说完便冲冲的离去。

  看了下表下午三点,这天看着要下雨,还是不出门了,就在家里呆着吧,看着这灰隆隆的天气,想起了今天上班的同事,别提有多开心了,手机开起来,放点小曲,不一会窗外一声响,我就趴在这窗上看,正所谓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如诗如梦,能见识如此良辰美景,也不枉费我这一天的年假,这雨是越下越大,看来是天不由人,关紧门窗随便拿了本书看,你问我这书哪来的,二手买的便宜,几块钱一本,现在都是什么年代,怎么还有傻子买这些,随手翻了几页,上次看到哪来着,这时手机突然震了起来,话费余额不足,我说我这怎么眉毛跳,原来是催钱的来了,得,冲一点话费先。这一来二去也扰了我读书的兴致,合上书,看到大树下,王爷正在那里研究棋谱,溜下去看看。

  大爷,这雨可不小,没打扰到你的兴致。小朋友,这天大的雨有这下棋重要?今天休息啊,那可不,昨天喝高了,今天不就顺便请假了,老爷子头拿了茶壶喝了一口,倒也好,年轻人就该多玩,像我这样了,也没精力去弄些新鲜玩意,就空闲研究研究棋谱,说着我找了个地儿坐下,大爷,你说这人活着是为啥。大爷停下动作,咋滴。倒也没啥事,就是活着糊涂了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怎么状态。年轻人别想太多了,大多数人的人生就像这个象棋,版面,规矩都给你定死的,你所要做的,就是在有限的规矩里面走出来自己的棋局,那些拿着棋谱对你指指点点的人,你就早点远离他们,那大多都不是什么正经人。大爷,这说法听着倒是新鲜。大爷不会骗你的,都活几十岁的人了,也早就活明白了,前面六十年过得怎么样都不算事,不亏心,不害人,想怎么活就怎么活,追求功名也好,追求名利也罢,做个清醒人也行,那句话你听说过没有,尽人事听天命,尽力的,其他的就随缘吧。那这后面的几十年呢?大爷笑了声,那就是人生的开始,小朋友努力让自己活到这一天吧,说完大爷又开始吊起他的茶壶,雨也越下越大,我们就各自回了屋子。

  看看桌角那罐茶叶,我也泡了一杯茶,一口硬是尝不出味道,罢了罢了。

  再睁开眼,已经是早晨了,不得已的起了身,昨天换洗的衣服还没干,那就再穿一天吧。

  雨后的早晨,空气异常的清新,心情莫名的低落,要说为什么,也不为什么,大概我天生就是个多愁善感的人。

  到了公司,熟悉的位置,熟悉的流程,打了声招呼,泡了杯茶,电脑开了机,主管把今天的工作任务发给了我,看了两眼,又关了。

  走出外面点了根烟,看看风景也挺好的,回去忙了一天,又到下班的时间,收拾完准备回家,前面一个斯斯文文的小姑娘从我眼前晃过,这不是人事部的小芳吗。是大哥啊,准备下班吗,这可不,活弄完了,准备去外面溜达去了,这时候,正眼望过去,小姑娘面露难色,手里捧着一堆文件,怎么都快下班了,你怎么还拿着一堆文件,上面说这些文件要今晚弄完,那可倒是新鲜,我们公司可是从来都没加班这个说法,这也是公司为数不多的优点,怎么又是给业务部的那些人打下手,那可不,她眉头皱了下,姑娘你还是太年轻了,他们挣一份钱,你也挣一份钱,现在可倒好,你还要帮他们挣钱,也就欺负欺负你们这些小年轻,大哥,那你看这事,这事还得你自己解决,出来社会脸皮薄了,走不开,今天你自己应下的,这没办法,东西弄完,下次他们叫你,你就说你手里活没干完,他们再说,你让他去找主管,说完人就走了。

  日落黄昏后,人去百鸟归巢,这该回家的回家,该溜达的溜达,这人来人往的看似热闹,就少了点味,东凑凑西看看,也不是回家的时候,随便溜达吧,走着走着,看一个小楼房,看似清切,这不是老同学的家吗,就不知道在家没,来个电话,巧了,他也刚下班,于是,我就在周边带了点吃的跑了上去。

  这老同学是我高中同学,瘦高个,带着几分斯文,发型颇有几分时尚的气息。我们一般都称呼他为老高高。咋的,今天这么跑我这了。这口气不欢迎我啊,那这吃的我可就带回去了,有吃还不赶紧进来,搁这当门神啊。我们平时聊天就这味,各种耍贫嘴,吃吃喝喝,唠唠嗑,有事没事说着乐,工作上的事尽量不谈,有这么一个朋友,简直是舒坦。开了瓶酒,这就喝上了,别说,你这附近的酒料还挺不错的。那是,你也不瞧瞧这是谁家附近的店面,这里面还有你事?那不然呢,你是楼下那家买的吧,那家我常去,每次买完东西我就给他提一些小小的意见,才有了今天的味道。也就这老板脾气好,要是换了我,你早被打死了,说着他打开了电脑,你知道不,我最近发现看评论比看视频有趣,你看看这个,这不是一个美食节目,有啥好看,他拉倒评论区,我一看,好家伙,这一群人吵的不可开交,不就一个破美食节目又啥好吵的,等等这啥玩意,他们是怎么扯到996的。最有意思还不是这个,你看看这条“你做996不就是因为你不够努力吗",这理论倒是新鲜,合着996的都不努力,要007啊。你别急啊,你往下看。懂了,就是说他以前不够努力现在才要996吗,你再看看下面,原来还是个学生。画面有了,一个学生指着一个996的成年人说他不够努力,真是谢谢他们了,努力原来是这样用的。你也是,看点啥不好看这个。你懂啥,这可比动物的猴子好看多了。

  得得,小菜吃起来,话说小李你还有联系不,这老同学皱着起眉头说起。偶尔吧,自从那家伙从商之后,我也就没怎么联系了,你说怪不怪,这人咋就变得那么快,以前老实巴交一个人,去下海打拼了几年就变了样。老同学喝了一口,变啥样了,好的还是坏的。我轻笑了下,不知道该怎么说,在外人看来是好的,在这,不好说。有啥不好说的。也就你,跟你说说实话吧,经商的人我都不太爱接触,多少都带点职业病,说话不实诚,而且聊的东西也贼没意思,像你这样的啥都聊,多有意思,他们就喜欢聊他公司那点东西,你说你聊就聊吧,他偏不,这点东西不够他们吹的,就喜欢跨界聊,聊又聊不到点上,尽是些胡说八道的东西。你这可说的有点过了,以偏概全可不好,老同学笑着夹了口菜。吃你的,说的就是那些有代入感的人,邋遢事他们没少干,说的啥玩意,真当你们那点心思没人知道,不就为了吹嘘自己那点能耐吗,再来不就是看看能不能在别人身上炸点剩余价值出来。有点意思,详细说说,我这老同学一副看戏的脸瞧着我。试探你的关系网呗,你不信你随便去找个小老板看看,吹嘘完自己,就该调查你户口了,当你不小心透露出你跟个贵人认识的时候,那你就着了他的道,接下来他就要死皮赖脸的要你去给他搭线,说着我闷了一口,你说说这有啥意思,好好一个聚会被他弄成了什么玩意了。不是,就你还有脸说我,我看个猴,我笑着看,你听猴吹牛,你黑着脸,行不行啊你。行行行,你牛逼,要不还是说跟你小子聊天有意思,来喝。

  酒饱饭足之后,我也就走了,看了看表,8点多也不算晚,看看手机,寥寥几条微信,不回也罢,走上河边,吹吹风,倒是也几分舒坦,伸了下懒腰,看着旁边老头老太在挥舞着青春,要是我到他们那个年纪是不是也能,算了,点了根烟,吹了起来,那时候我大概还在过我的奋斗的人生吧,挺好的,哎,不想了不想了,回家睡觉去吧!

  睁开眼,刷牙洗脸,又是一天的开始,起了的稍微有点早,打开电视看看新闻,泡了壶茶,点了根烟,看看时间,七点三十分,看看日历,星期六,我就纳了闷,大周末我起那么早干嘛。

  闲着也是闲着,打个电话给我好兄弟出来钓鱼吧。峰老弟,早啊。干嘛呢,现在几点,你干嘛啊大周末的。这不,想你啊,我的好哥哥,钓鱼去?走着!

  说着我就蹦颠蹦颠来到约好的地方,左等右等没见来人,要不打个电话催催,回也仅仅只是一句路上,这老小子该不会跑去睡回笼觉了吧,看看表,也还早,在这附近溜达下吧,逛了一会,看到一群人围成一圈,看啥呢,跑近处一看,两小夫妻吵架,又是挠头又是抓的,这男的脸也抓的像跟花猫似的,这时候,这老妹蹲在地上边哭边倾诉,这老哥天天晚回,怕是有外遇,这时候旁边的老姐就按捺不住了,附和到,男人都是一个鬼样子,我家那口也是,天天说加班,也不知道到哪里鬼混,旁边老阿姨也上来搭了一句,那可不,我家老头子也是,孩子帮他生了,家务也包了,像个大爷似的……。好家伙,好好的一场夫妻吵架瞬间变成了批斗大会,这时候男青年连忙起来道了歉,想回家处理,这可倒好,他媳妇闹的更凶,这下他也没辙了,点了根烟默默走开了。

  人也渐渐的散开,人群之中,我就遇到我的好兄弟。不是,你干嘛。看大戏啊,他摸了摸脸上的胡茬子。合着我等你半天,你就在这“路上”,这戏你也看完了,有啥想说的没。说啥说,你也跟那些大爷大娘一样想去凑合几句?看戏归看戏,别人家事少管。那倒是,那走着。

  你这大清早的把我叫出来,你就没表示表示。来看看我手上袋子,这酒和酒料我可是起一大早就买好了,就指着看你空军了。不是,你这人会不会说话,我会空军?结果那天我们在河边干坐着几个小时,他唯一次拉杆还是掉了个塑料,真别说,你也是钓鱼吧老哥,除了鱼,你啥都能吊起来。

  这嘻嘻哈哈就是一上午,眯着眼吹着风倒也多了几分闲心,伸了伸了懒腰,好不自在,掏了瓶酒喝了起来。

  话说多久没跟你出来了,他盯着鱼勾搭了句话。

  小半年有余吧,我闷了口酒,最后一次还是在你婚姻上,时间过的真快。

  是啊,他叹了口气,也闷了一口酒。

  我说这人啊,还是得这样,栓太久总归不好,这么好的天气,就该出来钓钓鱼,放放松。

  你这小子,是从老高那听到些什么吧。

  别,我啥都没听说,我就单纯约个老朋友出来钓鱼喝酒,别的我一概不知。

  学着倒是挺快,他笑着喝了杯酒。你到别说,以前啊没处对象那会就急着娶老婆,现在老婆倒是娶了,痒的不行。

  你痒,还是嫂子痒?

  都痒,你说这人急着结婚干吗,多处处,结婚后才知道适不适合。

  合着这结婚半年把你整成思想家了是吧,这话搁半年前,你能说服自己不。

  那肯定不能,他笑着说。

  那不就得了,别想了,喝。

  喝到这七七八八,这天也黑了下来,话没少聊,这酒也没少喝。

  醉醒之后,扶着肩回了家。

  我把他送到门口,房子果真就省他一个人,拿了钥匙开了门,这房间乱的,不知道还以为到了垃圾场。

  兄弟,我能做的就这些了,好好休息,明天去把嫂子接回来吧。

  说完也回自己家,打开门一看,竟一时分不清这是谁的家,得了,别想太多,我也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