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一生 第五章 吴长老

小说:杂谈一生 作者:悠然见飘香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5: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林立进入屋内,中央摆放一张圆桌,桌面放着一套茶具。桌面,由名贵白色玉石,雕琢而成,温润滑腻。屋内摆设简单空旷,一眼看去尽收眼底。

  林立打量着自己的“新家”,三面墙壁上,都有一对镂空的木窗,木窗用不知名的木料雕刻而成。窗棂雕刻有龙、龙纹、凤、凤翎、祥云、寿星等仙人和瑞兽。窗下有一张书桌,摆放一副文房四宝。另一面墙上,挂着几幅名人字画。墙角有一花架,摆了一盆不知名的花卉。花开正艳,香气扑鼻。

  床架所用木料,也如窗棂般。同雕刻有龙、龙纹、凤、凤翎、祥云、寿星等仙人和瑞兽的图案。床上的被褥,用金线与上好的绸缎织就。伸手摸去,滑腻棉柔。与自家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整个屋内氛围,清新淡雅又透出点点奢华!

  林立点点头,对屋内的布置,很是满意。

  坐了一天马车,又填满五脏庙。顿时感到,一阵困意袭来。倒在床上,气息均匀,沉入梦乡。睡梦中时不时,轻唤着爹、娘和小妹的名字。

  林立是被富源宝,的伙计摇醒的。擦了擦,睡眼惺忪的双眼。就见富源宝伙计,放下一桌子菜,轻轻带门出去。看着满桌子大鱼大肉,肚内翻滚。一点也不见,有怕生的感觉。用手扯下,一条大鸡腿大嚼起来。吃完,再唤来,富源宝伙计,把吃剩的菜碟,都收拾下去。吃饱喝足,躺下又睡了过去。

  日子在吃吃喝喝中过去。

  直到三天后!

  三天后!三叔来找林立:“立儿啊!三叔这几天,在处理些事情,也没来看你,这几天的饭菜,还合你胃口吗?”。林立点点头,说道:“多谢三叔的照拂!”。三叔听后笑了笑摇了摇手说道:“都是一家人,‘照拂’就不用说了!”。说完,三叔接着说道:“立儿啊!三叔宗门里的,吴长老来接你了,快随三叔,出去见礼吧!”。林立听后心中一跳!终于来接自己了,当即欣喜异常,把孩童应有的童真,全都表露无遗。一蹦一跳,跟在三叔身后。回到店铺中往大门外走去。

  到了门外,一眼瞧见,门外停着一辆马车。马车窗棂和车轴上,包着厚厚一层,铜浆制成的铜片,铜片上还留有,许多“刀砍斧凿”,留下的痕迹。车厢较,一般的车厢,高大许多,拉车的骏马,也比,寻常马要高大许多。让人打眼一瞧,如身临其境般“坐在马车上,车外的匪人,在不停朝马车砍杀。马车中人,用尽浑身解数,才得以逃出生天。”一副江湖厮杀的场景,跃然浮现于眼前。

  林立打了个寒颤,回过神来!只听到、马车所载的车厢中,隐隐约约,传来一阵,细小的孩童嬉闹声!原来车中,已载着些,如自己般大的孩童。应是,自己的同门师兄弟。

  三叔见林立跟出来了,连忙拉过林立的手,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车前。向一位老者行了一礼。并对林立说道:“立儿啊!这位是三叔,经常向你,提起过的吴长老。”林立上前行了一礼:“见过吴长老!”。稍待林立站定身子。三叔才对老者说道:“吴长老,这个孩子,是我向您提过的贤侄,唤作:‘林立’。”

  不等吴长老开口。三叔从衣袖中,悄悄掏出,一小袋银两。塞到老者手中说道:“吴长老,在下贤侄,入门的事,全拜托您老了!”吴长老,颠了颠手中的银袋。一翻手掌,银袋就不见了。林立也不知晓,吴长老是如何做到的。林立看的双眼,冒出火热的光芒。恨不得,立马向眼前的吴长老,磕头拜师,好能学会长老的一身本事。哪怕学些皮毛,他也愿意!

  吴长老,不知林立心中所想。收好银袋,才打眼瞧了瞧林立,点点头,说道:“好说好说!只要贵贤侄,身子骨结实。入门的事,交给老夫来办!”三叔听后,连连点头:“有劳吴长老了!”。吴长老大手一挥,接着说道:“好了,闲话少叙!上车吧!”三叔听后,连忙拉着林立,又一番嘱托。才扶着林立上了马车。吴长老,则是轻轻一跃,就上了马车。让林立心里又是一番惊奇与期望!

  林立进入车厢前,再看了一眼三叔。心里暗暗发下誓“等自己学有所成,体体面面的回村时。一定要,好好感谢三叔,的知遇之恩!”

  林立钻进车厢后,打眼一瞧。车厢里,零零散散的,坐八九个孩子。因为这辆马车,比普通马车,要大上许多。即使,车厢中的孩子较多,也不显得拥挤。

  车厢中,只有两个孩子,身材壮实,一身腱子肉。其他的孩子,都如自己般,骨瘦如柴。林立没有语,自顾自的坐到,车窗棂边的位置。掀开遮阳的布帘子。眼睛眨也不眨,盯着面前三叔,那胖胖的身子。林立突兀的发觉,三叔和蔼的笑容,是那么的亲切!林立不由得,鼻头一酸,眼眶逐渐变红。

  “驾”

  马车,终于向前奔跑起来。林立眼中,三叔那胖胖的身影,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暗淡。终于,林立忍不住,轻声哽咽着!眼泪大滴大滴的,从眼眶里,滑落下来。滴在脸上、滴在衣裳上、滴在车厢里、滴在林立心里!林立的心,渐渐地抽紧。他想自己的家、想自己的爹、娘、小妹和胖胖的三叔。那泥砖做的屋子、黄泥糊的院墙、泥泞的土路、小伙伴的笑容、村里乡亲的话语。走马灯一样,在林立眼前闪现、在林立心里划过。当初,在三叔店铺,心里还有三叔在,没那么想家。现在他们,都在慢慢的,离自己渐渐远去。林立也越来越,哽咽起来。

  伤心的情绪,在车厢中,渐渐蔓延开来。同行的同门师兄弟,和自己年龄相近,都是八九岁的孩子。不到一会,车厢中,响起了孩子们“哇哇哇”的哭泣声。让驾车的吴长老,只能,时不时的停下马车,查看车厢中的状况。见孩子们都没事,好生安慰了一番,车厢中的哭声,才渐渐落下。

  兴许,是孩子们太小、也兴许,是孩子们哭累了。林立和几位同门师兄弟,才昏昏沉沉的睡去。也让,驾车的吴长老,长出一口气。这些孩子,将来,都是本门中的顶梁柱,可不能,有一点点的闪失!

  马车就这般,走走停停。终于在三天后,马车驶到,门派所在地,的山脚下。这三天来,吴长老“寝食难安”,生怕孩子们出事。现在到自家地头,也能好好,歇息歇息了!吴长老变戏法般,摸出那袋银子抛了抛,脸上流露出,一副奸商的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