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一生 第七章 大典

小说:杂谈一生 作者:悠然见飘香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5: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几位师兄走到,林立这群孩子身前,指着林立说道:“你们几个随我走,你、你,还有你们几个跟着王师弟走!”。

  就这样,林立和其它的孩子,分散开来。和林立同行的是,一个叫张牛的孩子,比林立年长一岁,张牛和林立一样,家里也是山村里的。张牛长的人很憨厚,个子比林立,和同岁的孩子,都要高大。身子也壮实,一身的腱子肉。看的林立心惊肉跳!哪像林立个瘦皮猴样。在来宗门的马车上,因为林立和张牛特别投缘,所以也特别聊得来,两人也早早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好兄弟。

  林立问过张牛,是怎么来宗门的。张牛心思单纯,又拿林立,当兄弟看待。自然而然的问什么答什么!

  张牛家离林立的小村,有一天的路程。张牛是家中独子,父母双双早亡。只能跟着娘舅过活,娘舅家也在村里,家中有三个男娃。张牛这一去,让本不富裕的娘舅家,雪上加霜。时间一长,舅母对张牛,怨气顿生。想方设法的,要赶张牛走。几个表兄弟,也对张牛恨之入骨,变着法子的,欺负张牛。张牛一直都忍让着,不是他打不过,是他不忍心,看到娘舅伤心。娘舅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好歹是自己,亲生的外甥。哪能忍心,让外甥活活饿死。最后张牛,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向娘舅提示要回家,娘舅在舅母,寻死觅活的要挟下,无奈的点头同意。

  张牛回家后,小小年纪。就干着大人的活。上山砍柴,下田耕地,都不在话下。多亏了娘舅时不时的,拿些粮食来接济他,不然张牛早就饿死了!

  张牛娘舅,听人说起,这宗门广招门徒。就想让张牛,来试一试。也好让张牛。以后过上好日子。托人找到当时的吴长老。硬是从全家人了口粮中,外加东拼西凑出,那么些银子,塞给吴长老。才得以让张牛,来宗门参加选拔!为此事,舅母还寻过短见、摔门回过娘家!张牛本就憨厚,也为此事,一直耿耿于怀。觉得自己,太亏欠娘舅了,发誓以后,如果学有所成,一定要好好报答,娘舅的再造之恩!

  作为张牛的好兄弟,当初林立听后,立马就愣住了,他没想到张牛,过得有这么凄惨。自己比他过得好太多。半刻后,林立才回过神来。什么也没说,只是重重,拍了拍张牛的肩膀。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说什么,好像都不合适。作为林立的朋友,张牛也从,林立的那一拍中,明白了林立的意思,点了点头,此时无声胜有声。

  林立边走边扭头,看着张牛,皱着眉头问道:“张哥,你说明天的选拔,是什么样的?”张牛憨笑一声:“咱俩今晚好好睡一觉,不管明天是什么选拔,都有我在你放心!”张牛拍了拍,那肌肉扎实的胸膛。接着不等林立开口,继续说道:“咱俩是兄弟,不管明天选拔,成功与否,张哥都陪着你,你去哪我就去哪!”。林立听到这句话,心里一阵感动,兄弟就是兄弟。顿时,就把那些烦扰,抛在脑后。也咧着嘴,对张牛笑道:“对,张哥,咱俩是兄弟!”。说完,林立也拍了拍自己,那并不厚实的胸膛!

  走在前面的师兄,听到俩人的大笑声,咳嗽一声说道:“宗门之内,不得大声喧哗!违者,面壁思过一年!”。张牛和林立,听后对视一眼,不由得,都吐了吐舌头。林立心中想道:“师兄就是师兄,长老不在,也这么严厉,从来没见他笑过。是不是不会笑?”。想到这里,林立轻轻,偷笑一声。惹得带路师兄,一阵的摇头。

  就几步的路程,厢门很快就到了。师兄随手一指,一间厢门:“两人一间,不得擅自出屋!”说完,就像门神般,盘腿坐下,不再搭理他俩。林立和张牛,朝着师兄,行了一礼:“遵命,师兄!”,见师兄没反应,只好无奈的,走进厢房。

  厢房内布置简单,除了两张床,再无他物。俩人一人,挑了张床,敲了敲,酸痛的双脚和腰,一头栽倒在床上,不一会屋内,就传来两人,均匀的呼吸声!

  次日清早。。。

  “噹噹噹”的钟鸣声传来,厢房外打坐的,所有师兄。同时起身,进入厢房。掀开床上的被子,也不管,床上的人醒没醒。开口说道:“掌门有令,今日选拔大典,凡有缺席者,逐出宗门!”说完出门,向广场走去。

  林立张牛,正睡得迷迷糊糊。林立对张牛问道:“张哥,你听到什么了?”张牛也迷迷糊糊的回道:“好像有人在说,什么大典什么!”说完,两人同时,睁开眼睛。异口同声说道:“选拔大典?”

  蹭的一下!

  俩人从床上,跳到地上。撒开脚,三步并作两步的,朝阁楼下广场跑去。来到楼下,只看到师兄们,才刚刚站定。执事长老,站在广场上,面色威严的,盯着俩人。执事长老,和几位师兄,眼中都露出欣赏的目光,往年选拔大典,的新进弟子,从未这么快起床的。不由都对俩人,另眼相看!

  林立和张牛,气喘吁吁的站定,拍了拍胸膛好,一会才平息下来。俩人左右看了一眼,原以为自己,是最晚到的。没成想,参加选拔的弟子中。林立和张牛,才是最早到的。俩人相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终于不用怕缺席,逐出宗门了!

  之后的半个时辰里,执事长老,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唤过几个弟子,重又上楼催促一回,才看到,稀稀落落,来了五六个孩子。执事长老,摇了摇头。指着两位师兄说道:“你俩留下,把缺席,参加选拔的弟子,上报掌门,逐出宗门!”。两位师兄,行了一礼:“遵命,执事长老”说完两人,领令而去。在场的孩子,除了林立和张牛外。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嘴脸。他们巴不得,人越少越好。这样自己,就能不用选拔,直接入门了!

  林立张牛,相视一眼。很默契的没有说话。他俩可不像,其他的孩子。都是一起,入门的师兄弟。他俩还狠不下心,来取笑别人!这让俩人心中,不由的产生出些,伤感的情愫。这世道就是这样,只有自己强大了,别人才不会轻看你,俩人不由得,都在心中,狠狠发下誓。一定要,好好学本事。一定要,体体面面的回家!

  执事长老,点了点头。转过头说道:“出发,去明阳殿!”林立张牛,和其他的师兄,及参加选拔的弟子,同声回道:“遵命,执事长老!”。声音震的广场上,回音阵阵。片刻后才渐渐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