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渍情诗 2. 两杯甜酒

小说:甜渍情诗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21-11-25 10:23: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是冉瑶的第一把王者。

  她想,应该也是她的最后一把王者。

  她跟着小兵去推塔,李白从塔后面冲出来把她杀了。

  她在草丛里逛街,李白从草丛里冲出来把她杀了。

  她在围观神仙打架,李白衣袂一飘,不知道从哪出来的,然后把她给杀了。

  她在自己的塔里守塔,李白帅气的身影一闪而过,到她塔下来,扛着塔的伤害,把她给杀了。

  甚至!!她就连在泉水!!刚刚复活!!

  李白冲到泉水里把她杀了!!!

  救命啊,她在泉水一边补血都能一边被李白杀??

  这二十分钟的游戏,她不是在泉水复活,就是在被李白杀。

  到最后她眼前已经没有画面了,感觉全都是李白的头像,不停狂闪,一波波地带走她和她的队友。

  在王者荣耀里,英雄死后还能在泉水复活,只是越到后期复活时间越长。

  这是个对战游戏,双方本来就要不断打架拿人头,对面ko他们也很正常。

  道理她都懂,只是——

  冉瑶难以置信:“这个游戏里的李白都是这么可怕的吗??”

  很显然,严青也错愕不已:“这李白杀疯了吧,对面一共35个人头,他拿了28个?!”

  意思就是,对面一共杀了35个人,他独自完成了一大半的kpi。

  冉瑶扯出一个苦笑。

  严青还在持续震惊。

  “不是,这个操作,是应该出现在青铜局里的吗?”

  “应该是匹配到国服李白了,他可能刚开的小号。”

  “哈哈哈哈哈哈我们瑶瑶这是什么魔鬼运气啊。”

  游戏结束的那刻,冉瑶脑子里闪过了不少画面。

  其实今天的一切都很满足她的幻想。

  她起了个和李白有关的名字,第一局就遇到了李白哥哥,特写很帅,id好听,操作逆天,人狠话不多。

  ——但谁能想到这个宿命般的李白,是她的对家呢:)

  她想了想,感觉这可能是天意,她和这个游戏相克。

  应该卸载。

  *

  男生宿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操这瑶妹真是第一把啊?”

  “顾辛白你也太狠了,人家第一局王者荣耀,叫个等待李白哥哥,你玩李白把人小姑娘摁在地上杀。”

  “笑吐了,对面瑶妹死了12次,每次都是顾哥杀的,这就是缘分吧。”

  路由器旁,四个男生围作一团,跟看什么稀奇玩意儿似的,乐不可支地看着方才的战绩。

  一边看,还一边用目光讨伐着坐在沙发里的少年。

  顾辛白长腿懒散伸着,灯光氤氲,投落在他发顶和眉眼,明暗分界刻出标准而立体的骨骼轮廓,少年皮肤是浅调的冷白色,手指骨节分明,模样随意。

  “没针对她,”他淡声,不带什么情绪,“游戏不都这样?”

  顿了顿又道,“只是恰好她,比较好杀。”

  “哈???”

  “你这说的还是人话吗!!”

  “我不行了,我对这瑶妹怜爱了。”

  顾辛白没搭理这群炮仗精。

  确实没针对,退出来的时候他也稍微留意了一下,对面的死亡次数都在十次以上,他也不是刻意抓着她杀的。

  但是概率这个事儿么,说不准。

  少年揉了揉后颈:“还打不打?不打睡了。”

  老幺在□□上回头:“不打了,我和老三要出门吃夜宵。”

  寝室刚好五个人,顾辛白又不喜欢和陌生人打,缺一个都没办法开。

  “诶!等等等等——”章超紧急回头,“顾哥快点确认!这把开了!”

  那边嚎得大声,顾辛白下意识点了确认,但当目光回到屏幕上时,却蹙了眉。

  确实是五人的队伍,但新进了两个陌生id,仔细一看,又有几分熟悉。

  一个叫“青青子衿”。

  另一个叫……

  等待李白哥哥。

  *

  冉瑶起身倒了杯水,打算喝完就卸载游戏。

  结果水喝到一半,手机震了下,待她回到桌边,发现手机已经到了选英雄的界面。

  她骇然看向严青:“我手机怎么自动开局了?”

  “我给你点的,麻溜坐下,这把等着躺赢吧啊。”

  冉瑶:“上把你也是这么说的。”

  “……”

  “你说我挂机都能赢。”

  “……”

  “结果呢,我被对面李白斩杀12个人头,美团外卖都没我能送。”

  “……”

  冉瑶撑着脸颊,声音含混,夹杂着几声意味不明的叹息:“这还有什么开局的必要啊。”

  “那只是意外!”严青为自己正名,“一般情况下,只要对面没有什么超神的怪物,我肯定可以slay全场的啊!上把只是运气不好。”

  冉瑶哼哼两声,“那你能肯定这把运气就好了?”

  “当然,”严青笑了下,“因为这把,最厉害的在我们这边了呀。”

  “……嗯?”

  她这才反应过来什么,低头去看。

  队伍内,挑选英雄的页面正在倒数。

  而在“等待李白哥哥”下方的,赫然正是一个李白头像,那人已经锁了英雄,名字是空白符号。

  明明全都是默认内容,却凭白多出几分嚣张与疏狂。

  这是……

  上把满场带飞的李白??

  李白怎么会在她们队伍里?

  冉瑶偏头,问严青:“我们怎么匹配到他了?”

  “他朋友拉我们的,估计是觉得对不起我们吧。”严青忍俊不禁,“所以啊,这把你什么都不用害怕,就骑在他头上,让他满峡谷带你飞就好了。”

  她玩的英雄可以骑在别人头上,给其他玩家当盾保护。

  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毕竟不认得,她也不好意思跟着人家,所以开局三分钟,她一直跟在严青后边儿。

  严青促狭地打趣她:“你一直跟我后面干嘛?去跟你的李白哥哥啊!”

  谁料想严青开了麦,同队的人都能听到,那边很快也有了起哄的男声:

  “就是,李白哥哥你走慢点,别让小姑娘跟不上~”

  “好一个冰冷无情的李白哥哥,爱了爱了。”

  “李!白!哥!哥!等!等!人!家!”

  冉瑶一张脸迅速涨红:“……”

  严青没事乱叫什么啊!!

  她想转移一下话题,恰好前面正在打架,四个敌方英雄围攻一个队友,她见状赶紧上去支援,可还没来得及赶到,那些人已经全被他杀了。

  四杀。

  只可惜他的血条不剩太多,她迈着小短腿开始狂追,但他走得太快,她怎么也追不上,情急之下,也不知道怎么就脱口而出一句:

  “李白哥哥你等等我!”

  ……

  这话一说出口,整个队伍都安静了。

  如果尴尬有声音,冉瑶觉得,她现在应该已经聋了。

  前面的李白似乎也被震慑住了一秒,旋即,快速位移的步伐终于停了下来。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冉瑶内心疯狂默念,硬着头皮点了右下角的绿色按钮,给他加血。

  她这个英雄带了治疗,可以让自己和队友回一部分血,但点完之后,李白的血量并没有明显回升——可能是她太菜了的缘故。

  …………更尴尬了。

  “噗,”严青终于出来打破僵局,笑道,“这个治疗在队友移动的时候也能点的,不一定非要你的李白哥哥停下来。”

  “……”

  “噢,”她声音细若蚊蝇,“……打扰了。”

  她启了启唇,还想补充点什么,例如“不是故意叫你哥哥是他们开玩笑我也说顺嘴了”,可一个音节还没来得及飘出来,那边就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大笑。

  那群男生脑回路长,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草!李白哥哥,瑶妹的治疗香吗?!”

  “哎哟,我们白哥还会被妹子喊住前进的脚步呢?”

  “心中无女人,拔剑自然神,李白哥哥,人家还是喜欢你不拿正眼看人家的样子。”

  话题中心的那人挺高冷,始终没开麦,冉瑶只是隐约听见他说了声“滚”,是从别人的听筒里传来的,带点儿不耐烦的磁性,却不傲慢,短促又低沉。

  是好听的。

  她撇了撇嘴,关了话筒,悄悄同严青附耳:“青青,我发现,这群男生叫哥哥叫得比我还溜诶。”

  严青:“宝贝,我没关麦。”

  “…………”

  *

  那局只打了十多分钟,对面就投降了。

  他们没再打,顾辛白关了手机,有些困。

  下铺还在起哄,同他道:“你加一下那个妹子嘛!李白!李白哥哥!!!”

  他没理,顿了会儿,又拿起手机,打开了微信。

  备注是“冉叔叔”的联系人,给他推送了一张名片:小顾,这个是我女儿,上次不是说你弟弟想要个英语家教吗?我女儿是英文系的。

  好。顿了顿,他又道,冉叔,瑶瑶的微信号我已经加过了。

  大概过了三分钟,那边回了条语音。

  “啊,那好那好,那你们年轻人就自己联系吧,哈哈哈。”

  少年抿了抿唇,坐起身来,在列表里翻了一圈,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头像。

  看起来……还有几分熟悉。

  像是……

  他记性向来不错,更何况这种事儿也很难忘。

  顾辛白略微拢了眉头,迅速打开王者荣耀。

  王者和微信能共享好友,只要她的游戏账号是用微信登的,他就能看到。

  刚刚用的并不是他自己的账号,所以此刻,顾辛白登上自己的号后,左侧的好友列表中,赫然躺着方才一起作战过的id。

  “等待李白哥哥”后面,还有他给她的备注,是带着些亲昵的叠称——

  瑶瑶。

  “……”

  顾辛白抬起手指,轻轻捏了捏眉心。

  *

  冉瑶有时候觉得自己的人生挺奇幻的。

  第一把王者被人打成那样,第二把又是个大顺风局,她几乎什么都没干,赢得轻轻松松简简单单。

  次日晚上,她独自在寝室,心痒难耐,便又打开了王者荣耀。

  刚上线就接到了组队邀请,她晕晕乎乎,手一抖就按了确认。

  等到开始选英雄,她才发现邀请她的是之前那个李白。

  没有了他朋友的热场,整个房间安静异常,搞得她也有点紧张,默默关了麦克风。

  游戏开局,大家分散前进。

  冉瑶玩的英雄是辅助,需要跟着其他英雄,她在原地转了两圈,看着他的背影出了出神。

  尽管并未接触过,但她莫名就觉得,他身上有股生人勿近的气场。

  虽然不好意思跟着他,但更不好意思跟着别人,毕竟她只是个菜鸡,还是不要祸害陌生人了。

  她思索了两秒,手指在键盘上停了又敲,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称呼,末了末了,只能小心翼翼地试探道:李白老师,我能跟着你吗?

  如果严青看到她这句话,估计能乐得笑声窜出十米外,并且将“老师”二字大声朗诵吸烟刻肺,笑得打出一套军体拳,点亮方圆十里的声控灯。

  但没办法,这已经是她能想出的,最得体的称呼了。

  她想他应该不喜欢语交流,所以只是打字问他,并猜测道——他大概会回个单字,或者压根懒得回,但只要没拒绝的话,应该就是默许了。

  正这么想着,左上角,他头像旁的麦克风蓦然闪了两下。

  ……他竟然开麦了?

  他朋友昨天不是好像还说过,他打游戏从来不开麦?

  正在她愣神间,耳机里传来几分掺着笑意的声音:

  “什么老师,昨天不是还叫哥哥?”

  s..book311131802934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甜渍情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