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渍情诗 十二杯甜酒

小说:甜渍情诗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21-11-25 10:23: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夕阳覆盖楼宇,给他的轮廓加上浅淡的光晕。

  冉瑶承认,自己也被蛊惑了一秒钟。

  ——但也就一秒钟吧。

  失去了屏幕的阻挡,这样直白的面对面,很容易激发她内心深处,潜藏的某只小恶魔。

  小恶魔露出头顶绯红的角,她轻轻舔了舔唇瓣,嫣然一笑: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顾辛白垂在身侧的手指僵了僵:“……”

  他不过随口一逗,没抱着她真会叫的心思,谁知开口得这么顺畅,还……叫得这么甜。

  喉咙跟着有点发干。

  冉瑶抬了抬脸,眼底的碎光淌着抑制不住的小得意:“那就劳烦哥哥帮我拿下瓶子,再帮我拧开,再烧壶水,再洗个杯子,再泡两杯茶。”

  说完,她还煞有介事地掰着手指数了数:“刚好五声。”

  讲完之后,她便找好位置坐下,双手托腮乖巧等待:“谢谢哥哥,哥哥真好。”

  已经被提前谢过的顾辛白:“……”

  没成想被小姑娘反将一军,他摇头,无奈笑了笑。

  “不客气,小鬼。”

  冉瑶最后当然没让他做完全部,毕竟人家是客人,她也只是过过嘴瘾,在他泡茶的时候去烤了小饼干。

  吃完这一餐下午茶,已经是六点多钟。

  她想起附近有家电玩城。

  “打电玩去吧,”她提议,“毕竟也没别的可干了。”

  兑换了两百枚游戏币,她兴致盎然地绕着游戏机玩了一圈,步伐有明显减缓。

  “累了?”顾辛白垂眸瞧她一眼,长臂一展,撩开道帘子,“进去歇会?”

  冉瑶抬眼,发现面前有个独立的小空间,样式类似船只,应该是个射击游戏。

  “可以呀,”她欣然点头,问他,“要一起吗?”

  结果刚坐下,还没来得及等他回答,少年已经从善如流地坐在了她身侧。

  “……”

  帘子放下来,里面漆黑一片,冉瑶正想说点什么,结果几声币响后,面前屏幕开始播放画面了。

  不是什么射击游戏,而是……单纯的,小小的,私人影院。

  里间安静,只有各种细碎轻快的情歌背景音,光影明明暗暗,投落在身侧人的脸颊鼻尖。

  她甚至能感觉到,他呼吸时……胸膛的轻微起伏。

  她到底为什么会觉得这是游戏啊,这明明就是小情侣们调情的地方好吗!

  ……

  好尴尬。

  冉瑶咳嗽两声,想说点什么打破这过于暧昧的气氛,但他应当也是觉得无聊,很快便拿出了手机。

  顾辛白:“来局王者么?”

  “……”

  “嗯。”

  她松了口气,游戏里的音乐驱散了密闭空间的不自然,她的状态也放松许多。

  冉瑶很快投入游戏,在十分钟的时候救了另一个队友,虽然队友成功跑掉了,但她却因为被从队友头上打下来,而掉进了人堆里。

  她只是一个脆弱的阿瑶,身后五个彪形大汉穷追猛打,正当她打算放弃抵抗,就此认命时——

  忽然有人长剑一挥,剑气划开几道虚影,直奔她身前,为她挡了几道致命伤害,将她接到头顶。

  他的血条疯狂往下掉,却护住了残血的她,将她带到安全地方放下。

  冉瑶本以为他会和自己一起回泉水,谁知道他又转身回头,重新进入对面的包围圈。

  冉瑶怕他没看见,小声:“你没血了……”

  少年在黑暗中后仰,笑音松散,慵懒又张狂。

  “杀这五个还是绰绰有余。”

  ……

  冉瑶目光轻晃,大脑像是断联了两秒,花了些时间才重新接上线,而他也兑现了说过的话,把对面杀得片甲不留。

  ——是这会儿才完全反应过来,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

  刚刚……差一点就要死了。

  她好像还能记起来,对面诸葛亮放大招时,他是怎么从几步之外精准地闪到她背后,替她接下了这道本会杀死她的技能。

  她低头掩饰,操控英雄走出泉水,却又忍不住,不动声色地侧过头去瞧他。

  暗色勾勒出他利落的下颌线条,少年的刘海微微搭下来,遮住一半的眼睑,高挺鼻梁下是轻抿的唇。

  他杀人的时候目光很认真,眉宇间却有一点点不易察觉的温存,冉瑶猜可能是自己的错觉。

  外面有鼓声敲得震天响,像是模拟谁的心跳声,咚咚,咚咚。

  冉瑶向后靠了靠,轻轻蜷起背脊,感受着心脏向椅背传递的频率。

  她猜自己之所以心跳这么快,应该是鼓声太密集,是环境给的假象,是只需要几分钟,离开后就能平复的多巴胺错觉。

  是游戏里的,游戏里都是假的。她这样说服自己。

  可后面一把,冉瑶还是玩得有些心不在焉。

  好在他们很快离开了这个奇妙的地方,因为电玩城要歇业了。

  走出大门,夜晚的冷风刮过面颊,也将她吹了个半醒。

  倏然,睫毛上落下几滴液体,她才发现是下雨了。

  她还抱着只电子娃娃,是用彩票兑的,老板特意叮嘱了不能进水。

  冉瑶急忙低头,双手抱紧遮好:“娃娃可不能淋到。”

  话音刚落,头顶暗了暗。

  额前忽然覆盖下很温柔的力道,是他右掌展开,挡在她头顶。

  真实又确切。

  她听见他开口,声音很轻。

  “瑶瑶也不能淋到。”

  断断续续的雨帘被他隔绝开,她湿漉漉的睫毛发颤,手指瘫软。

  冉瑶忽然问:“没有人打球吗?”

  他觉得她这个问题好笑似的,也真的笑开了:“这么晚,又下着雨,哪有人打球,嗯?”

  她抱着娃娃,没有说话。

  没人打球的话,这声音就该是我的心跳了。

  她想。

  手指悄悄在收紧时放上心脏。

  这秒钟的心跳声——太快了。

  s..book311131809248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甜渍情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