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经的御剑使 第十四章 我是故意的

小说:不正经的御剑使 作者:西瓜炒哈密瓜 更新时间:2021-11-29 18:3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林昊倒不是飘了,主要也不是欺软怕硬的主儿。

  这事情问题不在自己身上,难道还要自己夹着尾巴退出,那多丢人啊!

  有剑娘也不能随便欺负人啊!

  所以当那剑娘冲过来的时候。

  林昊直接拔刀对了上去。

  刚一接触,林昊便微微有些惊讶。

  比起实战考核的剑娘来说,这个剑娘实力似乎一般。

  几招交手下来,她的攻击似乎也缺乏变化,远不如实战考核的剑娘。

  林昊不至于傻乎乎的觉得她弱。

  反而看了一眼对方,见剑娘一副无精打采、兴趣缺缺的样子,大概就明白什么情况了。

  出工不出力!

  御剑使与仙剑之间的契约本就是平等的。

  御剑使也不能强迫仙剑干自己不愿意的事情。

  所以人有律法,仙剑有保护法。

  对仙剑犯罪,同样会受到惩罚。

  御剑使是仙剑能化形的关键。

  明面上说是通过契约,达成了某种约定而得到的能力。

  但想起的契约内容,御剑使本身却不知情。

  网络上甚至有些谣。

  仙剑通过弑主也能拥有自主行动的能力。

  真假暂且不知,唯一需要弄清楚的就只有一点,对自己的仙剑好点。

  御剑使与仙剑之间的地位其实并不对等。

  较真来说,仙剑反而占据优势。

  军方为什么会训练御剑使作为助力?

  不就是因为仙剑始终是个不稳定因素吗?

  为了对抗异世界的怪物,大家不得已要借助仙剑的力量,却也不可能将所有的希望,全部放在仙剑身上。

  毕竟是从缘故遗迹中挖出来的。

  这几乎代表过往曾经有着同样的御剑使时代。

  他们为何会消失?

  这其中还隐藏着许许多多的谜团。

  弄清楚大概情况之后。

  事情一下子就好办了。

  一个划水的剑娘,能打得过我吗?

  不过人家好歹是在划水,林昊也真不至于不知天高地厚的要弄死人,反倒是假意几次攻击,逼得剑娘后退。

  看男人这情况,典型是被养废了,岂能看出其中的猫腻。

  林昊和剑娘名为战斗,实为划水。

  僵持了一阵子,林昊一刀挥出。

  远处顿时传来一声惊恐的尖叫。

  那一刀林昊是有意为之,那男人惊慌失措之下,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他的叫声,吸引了剑娘的关注。

  林昊也抓住机会出手,看似剑娘败北了。

  跟着林昊提起刀,快步的走向男人,这幅凶神恶煞的样子,可把男人吓坏了。

  仓促间,他只能大喊道:“废物,你在干什么,连个御剑使都打不过,还不赶快来救我!”

  林昊目光偷偷关注着那剑娘。

  只见她表情不屑,偷偷啐了一口,这次像模像样的冲了上来,假意逼退了林昊,一把抓起那男人逃走了。

  林昊摸着下巴,琢磨着御剑使跟仙剑的关系真是有趣。

  深入来看。

  仙剑虽然与御剑使契约了,但不受钳制,掌握了极大的主动,又只借给御剑使一半的力量。

  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不好的感觉,御剑使仿佛是被利用的一方。

  转身看了看柳璃。

  林昊便将这个念头抛在脑后。

  这不是单纯一两个剑娘的事情,柳璃对此应该也是不知情的。

  “我们赶紧跑吧,别被抓住了!”林昊拉起柳璃,便轻快的逃走了。

  御剑使虽然可以携带武器。

  但同样不允许在城内斗殴,被抓住可是要重罚的。

  那剑娘带着男人一路逃窜,来到一处僻静处。

  见脱离险境,男人便一把推开剑娘,只能怒骂道:“废物东西,连个御剑使都打不过,我要你有什么用!”

  剑娘耸了耸肩,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

  看起来这种事情也不少见。

  激动之下的男人,握着拳头,伸出了大拇指,牙齿咔咔咔的咬着指甲,一副气急了的模样。

  “他很强。”

  “强?能有多强?还不是因为你太废物了,害我丢这么大的脸,平时你吃我的喝我的,关键时候一点也不中用,我要来干嘛!”

  一听剑娘辩解,男人便兜不住了。

  刚才林昊一刀差点要了他的小命,这会都缓不过来。

  尤其是觉得自家剑娘就是个废物,连个御剑使都打不过。

  “工作的是我。”剑娘的眼神变得有些锐利起来。

  所谓吃他的用他的,根本就不可能,大多御剑使的情况,都是剑娘工作,你官方督促也没用。

  剑娘太好用了,所以久而久之就容易养成了坏习惯。

  剑娘自然也不会劝导你努力工作,反而会任劳任怨的供养你,算是还了契约的人情,反正她们也喜欢战斗。

  别看男人西装革履的样子,其实也没什么卵用,平日里就是个混吃等死的废物。

  “没有我你能行动自如?我是你的主人,怎么跟我说话呢!”男人气愤的挥手,给了剑娘一巴掌,将无能狂怒发挥到了极致。

  剑娘头一侧,嘴唇轻咬着银发,目光有些不怀好意。

  “你这是什么眼神?谁允许你这么看着我的?你个废物东西,区区一把垃圾下品仙剑,也敢跟我讨价还价,你说说你能做什么!”

  男人叫嚣着抓住剑娘。

  不得不承认,他家的剑娘姿色上虽然不如李安安,可却也别有一番味道,心头不知道怎么滴,一下子便窜出来一股邪火,用力的将剑娘推倒在地上,嘴里嘟囔道:“你个废物倒还有几分姿色,用来泻火还不错!”

  说着,整个人便朝着剑娘压了过去。

  可下一秒,他便捂住脖子摔向后面,鲜血压根就止不住,不停的从指缝间流出。

  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表情充满了恐惧与难以执行。

  仙剑不是不能轻易伤害主人吗?

  虽说也听说过类似的事情,但到底没见过实例,火上心头,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此刻才生出了后悔的念头。

  “人类,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剑娘伸出舌头,舔了舔手上的血迹,夜色下,看起来竟然相当的妖艳。

  男人蜷缩在地上,鲜血大量流失,却还没彻底咽下气去。

  剑娘踹了他一脚道:“我早就不爽你了,怎么可能尽心尽力的帮你?觉得有契约约束,就能随便欺负我?你想的太美了!”

  说完,似不太尽兴一般,又继续说道:“对了,我是故意惹你生气,故意让你针对我,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我才能杀了你啊!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