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钰轻烟20年 第10章 第十章

小说:子钰轻烟20年 作者:不生法相 更新时间:2021-11-25 21:20: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确定了要在首尔常住,这次的行李便稍微多了一些,但卫禹衡嫌麻烦,选择了邮寄,自己还是背了一个包,于是下了飞机就这么背着书包跟着孙正义跑去处理入学等问题。

  搞定之后,孙正义本来还想一直待到陪卫禹衡签完约,但被卫禹衡劝住,虽然翟小姨把孙叔赶了出来,但他可不会不懂事的放孙叔在外面待太久。

  孙正义自己现在还是稀罕刚出生的儿子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看卫禹衡一脸认真地表示合约一定会发给他们都熟悉的律师顾问参谋,才不太放心的离开。

  等送走了孙正义,卫禹衡回地下室放了行李,从挂着的外套口袋里摸出了那张折痕明显的名片,深呼吸了一下,摁下了号码。

  还在练习室里的闵玧琪还不知道自己很快会收到什么样的“惊喜”,正一脸苦大仇深地跟练着基础动作。

  前台有些无聊地坐着,脑子里百无聊赖地思考着晚饭吃什么,突然感觉到有人走了进来,反射性地坐直抬头微笑,“您好,这里是bighit,请问您需要...额...咨询什么呢?”看着走进来的少年,后面的话都稍微磕巴了一下。

  还没等卫禹衡回答,房时赫胖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前台面前。

  “这位是来找我的,小姜你不用管了。”说完,一脸兴奋地房时赫已经把人拉走了。

  “大发......房社长这是又从哪里骗来的人啊,这种容貌简直了,嘶——”

  一路把卫禹衡领到自己的办公室,房时赫激动地搓搓手,眼神放光地看着眼前的少年,把接完电话就赶紧打出来的合约推到他面前。

  耳朵里听着房时赫语气激昂地宣传拉拢,卫禹衡十分淡定地表明了自己需要咨询一下朋友,在得到同意后就把合约照给了熟识的律师叔叔,等待回复的时候,认真低头看着。

  合约最后只是修改了一些细小的地方,双方都还算满意,因为不能对手底下的练习生一无所知,尤其是卫禹衡这种bighit从来没有招到过的外国练习生,房时赫也在此期间了解到了卫禹衡目前的一些情况。

  听完,虽然脸上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但心里还是想着以后要多照顾一下,看着卫禹衡的目光也愈发慈爱,让卫禹衡有点起鸡皮疙瘩。

  练习室里,舞蹈课已经接近尾声,闵玧琪累得一屁股坐到地板上,最近已经和他熟悉起来的金楠俊则坐在他旁边。

  “哥,你打算什么时候搬到宿舍和我们一起住啊。”伸长胳膊把旁边的水捞过来,把闵玧琪的那一瓶递给对方,金楠俊一边拧瓶盖一边问。

  闵玧琪喝水的动作不停,脑子里想着已经回中国好几天还没回来的亲故,“还不清楚,房租到期再说吧。”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亲故接下来是怎么打算的。

  两个人在角落说着话,突然感觉周围练习生突然小声地爆发了一点讨论,随意地把头抬起来,闵玧琪和金楠俊就都看到了练习室门开着,有个人探进来半个身子,和闵玧琪视线对上,还笑眯眯地抬起手摇了摇,张嘴喊他,“玧琪呀——”

  卫禹衡走了进来,和打量着他的练习生们礼貌的点头示意,走到闵玧琪旁边伸手把他拉了起来,“玧琪啊,哥来接你下课。”感受到金楠俊有点愣的视线,还笑着冲他点了下头打了个招呼。

  对方下意识回了个微笑,看着坐在地板上也很大只的少年露出来的两个梨涡,卫禹衡还觉得挺可爱,眼里的笑意也真切了一些。

  “回来了怎么也不给我发个信息。”假意抱怨了一下,闵玧琪已经快速地把东西收拾好,和金楠俊说了再见就和卫禹衡并排走出去了。

  说着话的两个人逐渐走远,练习室里的讨论声才大了起来,听着周围练习生对玧琪哥朋友外貌气质的讨论,金楠俊回过神来喝了口水,心里也默默赞同,“确实是了不起的美貌,玧琪哥的亲故,外貌真是top级别啊!”

  回了首尔,和亲故的第一顿饭,依旧是烤肉。

  闵玧琪主动拿过了夹子烤着肉,面无表情但津津有味地听卫禹衡说着回国之后的趣事,尤其是差了他一轮多的弟弟的出生,烤肉的动作都慢下来。

  看亲故听得认真,卫禹衡忍不住逗弄他,话锋一转,开始问闵玧琪有没有想他,被亲故翻着白眼骂肉麻,最后在被挠的边缘疯狂试探之后适时收敛,说起了接下来的打算,顺便扔了个炸弹。

  本来听着卫禹衡要跟他一起入学还挺开心,结果听到卫禹衡也和房时赫签了合约,现在也是bighit的练习生,要跟他一起练习,闵玧琪整个脸色都变了。

  “莫呀?!——”闵玧琪不可置信地盯着对面的亲故,烤肉的动作都停了,完全不管烤肉板上的肉滋滋作响。“你做什么练习生?!你要是真想出道,凭你这张脸还有实力你去三大好了,来一个小破公司干嘛!”

  “你也知道是个小破公司啊——”有点无语地嘀咕了一下,看闵玧琪面色不善,卫禹衡开口解释道,“我对娱乐圈是不太感兴趣,虽然我现在只是对音乐的兴趣比较浓厚......”

  还没说完就直接被打断,“那你干嘛当练习生。”闵玧琪直视着卫禹衡的眼睛,眉头皱着。

  “你能为什么我不能。”

  “卫禹衡!我没有选择,你也没有吗!你做什么不好来吃这份苦?”南韩著名双标选手自己放火,绝不允许亲故点灯。

  “我就是想做!反正我还年轻,也不缺钱,想做什么就去做咯!”

  “理由呢?”闵玧琪捏着架子的手收紧着,追问。

  “想做就做,不去做才需要理由!”卫禹衡说得理直气壮,拿了另一个夹子翻起铁板上的烤肉。

  看着亲故扒拉着烤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闵玧琪就觉得头疼得厉害。

  韩国是个等级制度比较森严的国家,这一点在娱乐圈也体现得非常明显。不仅是前后辈之间的压制,单论职业,偶像爱豆的社会地位算是最低的,而且这个圈子还多少有些排外,对于外国人也并不算太友好。

  作为一个混过地下的rapper,说实话,闵玧琪现在心里还是多少有一点对爱豆的偏见和轻视,他是已经没有选择才走上这条路,怎么可能同意自己的亲故和自己一样。

  所以对于卫禹衡轻描淡写地说出已经签约准备当练习生的话,闵玧琪感觉十分火大,脸色不好地生着闷气,也不跟卫禹衡说话,抢过他手里的夹子闷着头烤肉,烤好了没好气地捡到卫禹衡盘子里,但就是不搭理他。

  卫禹衡早就趁着去上厕所的空隙结过账,所以吃完两个人就直接离开往家走。

  沉默着往回走,卫禹衡依旧被闵玧琪一巴掌推到里面。感受到了亲故在生气,甚至也能想到闵玧琪为什么生气,卫禹衡看着闵玧琪的背影心里微暖,但也越发觉得自己的决定没有错。

  要是让闵玧琪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估计能直接气死。

  也没凑过去说话,微微落后半步地跟着闵玧琪,感受到身后亲故这幅死猪不怕开水烫一般“冥顽不灵”的样子,闵玧琪觉得胸膛里的火大概现在烧到了嗓子眼,如果能喷火,他现在都想喷火烧了卫禹衡。

  一直到回去洗漱完,两个人也没讲话。

  闵玧琪把自己扎根到设备跟前摆弄着,看着挺忙别来打扰我的样子,但其实什么也没做,一直暗搓搓地观察着自家亲故。

  卫禹衡倒是还挺悠闲的样子,盘腿坐在地毯上,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哒哒哒地按着手机回复不知道谁的消息。

  看得心里泛酸,闵玧琪心里骂着被亲故“宠幸”的“小妖精”,故意不带耳机把旋律外放,还调大声音,幼稚得不行。

  和卫禹衡聊天的不是别人,正是今天机场看到的那个年轻人,对方因为孙正义请的一顿肯德基和捡到身份证的事情,想等两个人有空,回请卫禹衡一顿饭。

  觉得对方人挺好,两个人也蛮合得来,而且还能通过他多了解一些他以往没接触的东西,早做准备,卫禹衡就直接答应下来。

  和对方约好时间,卫禹衡就退出聊天界面关了手机,准备攻略正单方面和自己冷战的亲故。

  “wuli玧琪呀——”主动喊了亲故一声,卫禹衡还故意拖长声音。

  闵玧琪仿佛没听到一样,依旧用爪子扒拉着键盘。

  见状,卫禹衡放软声音,开始撒娇一样地叠声喊了起来,甚至还叫起了闵玧琪的小名,“玧琪啊~亲故啊~玧琪亲故啊~松月啊~”

  其实卫禹衡本身从小到大,他的家人没有给他灌输过这种事情女孩子可以做男孩子不可以做或者相反的理念,只是教他分清好坏善恶,所以对于一般男生觉得不应该做的撒娇或者哭之类的举动,卫禹衡意外的非常坦荡,但越是这样,反而让接受他动作的人会不好意思起来,虽然心里可能喜欢得不得了,比方说闵玧琪。

  没能抗住,闵玧琪回过头,满脸不耐烦,没好气地回应,“干嘛!”

  卫禹衡笑着招手让闵玧琪过来,虽然摆着一张“我现在很生气”的臭脸,闵玧琪还是磨蹭过去了。

  两个人面对面,盘腿坐在地毯上,闵玧琪还不爽地双手环胸靠着床。

  “我知道玧琪在担心什么”卫禹衡伸手想拉住闵玧琪结果被直接抓着扔了回去,“但是无论怎样,我现在的情况都比你要强得多,没道理让你来担心我。”

  “我已经是一个快成年的人了,有自己的思考能力,我可以为我自己的人生负责,所以你大可不必把所有的原因归结到你自己身上。”

  “我是不会委屈我自己的,我这么做也是我自己想要做才做的,你难道不觉得像我这样,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就已经是别人可遇不可求的自由了吗?”

  “而且,玧琪不希望我陪着你吗?我可是因为能和亲故继续待在一起而非常开心呢。是不喜欢我这个亲故了吗?已经厌倦我了吗?好难过哦......”说完还一脸委屈的样子。

  看着自家亲故耍宝,闵玧琪无奈地呼出一口气,抿平了嘴巴,知道卫禹衡是借着撒娇在认真地解释。

  伸出手捧住卫禹衡的脸,往中间用力一挤,看着亲故突出来的小鸡嘴,眼神无比认真,“其实我都明白,我在想什么你也最清楚。”

  “既然你下定了决心,我也不会再多说些什么,但是,卫禹衡,你要记住,无论怎样,你自己是最重要的。我希望你永远都要记住这一点,把你自己放在第一位,如果你做不到,我会代替你做到这一点,希望你不要给我这个机会。”

  卫禹衡脸色早就正经下来,小鸡嘴也消失了,抬手把自己的手压到闵玧琪手上,卫禹衡抿嘴笑了一下,“我会的。但我希望你也可以做到。”

  两个人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相视一笑,闵玧琪突然手上暗暗使劲,“那能请wuli亲故告诉我,你刚刚在和谁发短信呢?嗯?笑得很灿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