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不会恋爱呢 第三十九章 话可不能这么说

小说:我才不会恋爱呢 作者:千崎真央 更新时间:2022-05-22 13:57: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一觉,裕也睡得并不是很充足。

  昨天晚上睡得并不是很早,虽然和莉绪结束钓鱼过后也才十一点半左右,但是打了两把死亡笔记,又看了一部时间不算短的电影,直接就是凌晨三点睡觉。

  如果可以的话,裕也希望能够一觉睡到中午十二点,然后再起来直接吃午饭,但是泷村惠一般是不会给自己这种堕落的机会的,直接早上八点不到就过来掀了被子。

  “怎么还早睡!都八点了!”

  虽然不一定见得冷,但是被子被掀开后给人带来的这种刺激还是会让一个人迅速清醒过来。

  裕也一睁眼睛就看到泷村惠一只手拎着被子的一角,一只手插着腰,正一脸不满,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你昨天该不会是熬夜打游戏打到很晚吧?”

  “没,没有……”裕也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许多:“我只是觉得,难得的周末可以在床上多睡会懒觉什么的,毕竟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而且一周里只有今天才能睡到中午诶……”

  “但是我们今天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泷村惠并没有想要放过他的意思:“按照计划的话,爸爸妈妈……还有叔叔阿姨今天下午就回来了,得提前准备好晚饭才行。”

  “……他们出去旅游不带我,我今天没跑出去吃饭已经很好了我觉得。”裕也翻了个身,面朝窗户:“要对这种出去玩还不带上自己孩子的大人予以制裁。惠姐你也来多睡会吧。”

  “我!”泷村惠的脸腾的一下就变红了,然后她恶狠狠地盯着躺在床上的某人:“我才不睡呢。裕也你也快起来!”

  “啊啊啊啊……”裕也发出了哀嚎,磨蹭了一会,还是坐了起来:“好吧。不过中午能让我睡会吗?今天的天气好像还挺好的。”

  “不准讨价还价。快点下楼来洗漱,准备吃早饭了。”泷村惠见裕也坐了起来,也没有再继续盯着他,转身从房间里面走出去了。

  真霸道啊……

  但是也没有什么办法,本来父母在家的时候就比较对隔壁家的泷村惠和比较偏心,就算他们回来了也不会对自己的处境有任何帮助,甚至自己老妈还会帮助泷村惠对自己施压。真是够了。

  不过本来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他们决定出去旅行的时候,自己又没办法请假和他们一起去……老实说现代的年轻人,不说对很年长的长辈,就说对自己父母的兴趣都不一定能够产生共鸣,就算去了,但如果是去逛动物园的话,那裕也觉得还不如不去。

  虽然没睡饱确实有点困,但是裕也觉得自己姑且还是能够顶得住,顶着被泷村惠吓走了不少的睡意,裕也下楼洗漱去了。

  每次泷村惠总是能够在裕也完成洗漱的时间左右就做好早饭,裕也感到非常感慨。

  当然,如果能一觉醒来直接吃午饭的话那就更好了。

  “话说,惠姐,这么一大早的我们是要准备什么啊?他们又不是什么客人,准备那么多干什么?无论是我爸妈还是你爸妈,应该都不是会计较这种事的类型吧?”

  “难道裕也你会因为他们不计较这些事情而不去做这些事情吗?”泷村惠反问了一句。

  出于懒散的目的,裕也点了点头。

  然

  后下一秒就被泷村惠狠狠地瞪了。

  “难道你会因为我不介意帮你洗碗,然后你就不洗碗吗?”

  老实说,裕也心里肯定是想回答“是”的,但是如果在这里,在这个时间,这个语境下说出这个答案的话,裕也觉得自己的下场估计不会很好。

  在这里,裕也应该在说出泷村惠会感到满意的答案的同时,从侧面略微表达一些自己的真实想法,这样对未来的交涉会更有帮助。

  “那当然不会,惠姐是惠姐嘛。别的人我保证,但是惠姐你让我洗的碗,我绝对一个不剩地给你洗得干干净净。”

  老舔狗了。但如果对象是以“别人家的孩子”的身份来压迫自己的泷村惠的话,裕也觉得也不能说是丢人,这应该叫做能屈能伸。

  “那不就对了?叔叔阿姨对你这么好,你要记得感恩才行。”

  “我也没说不感恩,只是感觉没有必要特意准备什么嘛。那样感觉会很见外不是吗?”

  “会吗?如果是我们家的话,爸爸妈妈出远门回来,如果晚饭比较丰盛,还能有点心的话,他们就会很开心。”

  “好,我懂了。”裕也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我爸妈会不会很开心,但是如果今天晚上能吃到这么多美味的食物的话,我是很赞成的。”

  “你又知道我会给你做晚饭了。”

  “那惠姐你总不可能拉着我一起出去之后还不给我做晚饭吧?”

  这没道理的。

  泷村惠没好气地看着他。

  “就你会说话。不过我本来也是这么准备的,毕竟裕也你又不会做晚饭,我做两顿的话时间也来不及,而且也比较费劲。但是,如果裕也你今天晚上想要吃好一点的话,那你就要过来帮忙才行。”

  “行,洗碗的工作就交给我吧。”

  “可不只是洗碗的工作。裕也你要开始学习一些别的事情了,比如帮忙切菜之类的。”

  “啊?”

  “这是在未来生活里非常重要的技能,也能帮我节省很多时间,所以不锻炼一下的话是不行的。”

  虽然总觉得泷村惠的说法好像有点怪怪的,但着并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问题,现在最重要的是……他,真贤裕也,居然从今天开始要到厨房里面去打下手了?

  这也太突然了。

  作为一个纯纯的摸鱼人,裕也感到有些无法接受。

  “不,不是,惠姐,洗碗什么的还行,做料理打下手是不是难度有点太高了?”

  泷村惠左右晃动了一下脑袋:“话可不能这么说。最美味的东西往往都是要自己亲自动手过后才能品尝到的。”

  “我也不用吃多美味的东西啊,这辈子就吃惠姐你做的料理就好了!”

  餐桌上的空气突然有些凝固起来了。

  不知道是因为裕也的咸鱼发让泷村惠受到了极大的震惊,还是因为她被裕也这种一切以偷懒为最终目的的行动准则给气得说不出话。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