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不会恋爱呢 第二百一十八章 你这个大笨蛋!

小说:我才不会恋爱呢 作者:千崎真央 更新时间:2022-06-11 19:15: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裕也正在试图让泷村惠不要太生气,甚至已经做好了明天晚上学习两个小时的准备。

  虽然自己和泷村惠的关系很好,但是也没有好到能够清楚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的缘故吧?她因为自己偷偷看了她几眼生气,甚至还怀疑自己可能动了手,但是裕也为了自己的清白都已经在拼命表示自己真的啥也没干了,但是她依旧不相信,更生气了。

  好吧, 看来还是得付出一点代价才行。

  “行,我承认,我稍稍看了两眼。但是我只是看了两眼哦!别的什么都没干!你要相信我!”

  泷村惠原本因为生气而微微眯起来的眼睛忽然睁大了,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我就知道!裕也你这家伙不老实。”

  裕也懂了,这一刻他完全懂了。泷村惠要的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实, 而是这种验证了她所想的事实之后给她带来的这种“我猜对了”的感觉, 这种变相的“争强好胜”才是原因!雨花高,你害人不浅啊!

  裕也现在已经开始怀疑雨花高这所学校是不是一所专门为了培养女孩子们争强好胜这种性格而设立的邪恶设备了, 不然的话为什么一个古泉由香会这样好强,为什么以前温柔平和的泷村惠也会有着这样的好胜心?这一切都是雨花高的阴谋!

  该死的邪恶组织,自己应该把惠姐从那里救出来!

  但是自己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能力把惠姐从那个邪恶的地方拯救出来,他现在都已经自身难保了。

  虽然动眼睛和动手的性质、程度完全不同,但都属于犯错的一部分,裕也坐在椅子上,已经开始准备好接受泷村惠的雷霆制裁了。

  “惠姐,我错了!”裕也抓着泷村惠的手,试图求饶。这一招属于因为已经长大了,要面子,所以已经很久没有使用了的禁招,名叫——诚恳求饶。一般来说平时犯点小错误什么的,被泷村惠发现,事发了,裕也都会放低姿态对泷村惠进行恳求,泷村惠心软, 大部分时候都是会放过自己的,偶尔会留下一下不重的惩罚,但是运气好的话甚至可以直接一笑而过。

  只有在犯的错误比较大的时候,下跪撒娇等放低姿态的手段不管用的时候,裕也才会用上这样的招数。

  这是融合了之前所有技能的特点组合而成的组合技,无坚不摧,百试不爽。

  被裕也突然抓住了手的泷村惠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但是因为手被裕也紧紧地抓着,根本就跑不掉。她红着脸,鼓起了勇气:“你,你你你你想干嘛!?”

  “惠姐,我是真的错了!我知道自己错了,你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我爸妈!他们会扣我钱的!”

  “啊,啊?”泷村惠听了裕也的话,懵了。

  裕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顿时放了大招,低下头,额头贴在泷村惠的手臂上,“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惠姐!!!这件事是我不对!但是我也是有苦衷的!我也是迫不得已的!看在我没有犯下大错的情况下,放过我一次吧!求你了!呜呜呜!”

  “有,有这么严重吗?”泷村惠说话都不利索了, 目瞪口呆地看着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在假哭的裕也。

  长期以来犯错积累下来的经验把所有可能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情况都列举了出来,裕也在这其中选择着最适合的答案,然后去认真执行,试图脱离苦海。就比如说现在,泷村惠已经开始有些动摇了,而在已经明确了自己犯错的情况下,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做过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但是不能太老实,要想办法把犯下的这个错误和“不可抗力”因素结合起来,尽量保住自己在目标,也就是泷村惠心中的印象分。

  “我承认,我确实是偷看了几眼,但是我真的只是看了几眼而已,但是这没办法的吧?毕竟是在我的房间里,而且惠姐你自己的条件你也知道,我,我控制不住自己啊!呜呜呜!”

  这一手非常的精妙,把自己的犯错的原因分解成了好几点,重点突出了“没办法”,以及强调了一下泷村惠吸引人的因素,共同造就了“控制不住自己”的这个结果,自己“主动犯错”的可能性就小了很多了,这是脱罪的第一步。然后,来看看泷村惠的反应。

  “是这样吗!?啊……嗯……果然是这样的吧!?”泷村惠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惊讶,惊讶到不知道为啥让人感觉她好像有些惊喜,但着应该是错觉,即使不抬头看她的脸都能够知道这是错觉……难道会有人会为这种事情感到开心吗?不会吧?不会把不会吧?

  计划进行到下一个步骤,人犯了错误,光是认识到自己犯错是不够的,自己还要表现出来努力改正错误的决心,这样才会真正地得到原谅。

  “我错了,但是一定会改的。从今往后,我绝对不会再多看一眼!就算惠姐你让我看我也不看!如果让我在看和瞎掉之间选择,我会直接挖出自己的双眼!我绝对、绝对不会……”

  “裕也……”

  裕也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泷村惠轻飘飘地喊了一声自己的名字。疑惑地抬起头,却看到了泷村惠已经捏着一只正在颤抖的拳头正在蓄力了。

  “你这个大笨蛋!!!!”

  “噗哈!!”

  被一拳打在肚子上并不是会让人觉得好受的事情,尽管泷村惠的力量并不算很大,而且肚子相对柔软,不会觉得那么痛,但是愤怒还是随着泷村惠的拳头一起传递到了自己的身上,裕也被这一拳打得站了起来,然后跪在榻榻米上,没个十多分钟估计是起不来了。

  “我回去了。”泷村惠冷冷地摔下了这句话,打开卧室的门离开了。

  现在的时间是八点一十三分,距离九点钟还有四十多分钟的时间,泷村惠早退了。

  在地上跪了十分钟的裕也硬是没有想到自己到底是哪句话没说对,让泷村惠暴怒了。

  女孩子,果然很难懂。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