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之境 第7章:念念朝朝暮暮,含情最多

小说:剑之境 作者:爱吃豆腐的争月 更新时间:2022-09-23 09:37: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新宇累得直接坐在了地上,看着手里的宝剑,赞叹了一声“好剑”。

  此次,望月教五十多名弟子,损失了五名,其他弟子多数受伤。杨晨静及众人向唐运走来,林新宇连忙起身,杨晨静对着唐运躬身道:“多谢公子出手,要不然我们望月教今日凶多吉少”。

  林新宇心中荡漾,心跳加速,道:“没,没,举手,举手之劳罢了”,他突然结巴了,心道:只要你安好,只要你开心,我怎么都愿意。

  宋明玉笑道:“不知公子尊姓大名?我宋明玉一直以为是天之骄子,今天才认识到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林新宇颔首微笑。

  站在宋明玉旁边的陆争小声道:“宋师兄,他既然遮住了面部,就是不能让别人知道他的名字,他即使说出来也是个假名”。

  林新宇早就用布擦好了杨晨静的宝剑,双手横向递给了杨晨静,有点结巴道:“杨,杨姑娘你的剑”。

  杨晨静莞尔一笑道:“刚才听公子赞叹这是一把好剑,我就送与公子了,就当做答谢公子的出手相助”。说罢杨晨静把剑鞘也递给了林新宇,林新宇自然而然地伸手接过了宝剑。

  杨晨静继续说道:“此剑名为绝命,是我教铸剑名师石涯子的得意之作,是一把四阶兵器”。

  林新宇踌躇不定,道:“应呼而动,勇往直前,绝命争强,置之死地,是为绝命,好剑,剑名也好。”

  短暂休整过后,陆凡道:“宋师兄,这条巨蟒蛇怎么处理?”

  宋明玉笑道:“此次蒙面公子的功劳最大,这头四阶巨蟒的内丹就直接给蒙面公子了”。

  林新宇心道“如果我直接拿了巨蟒内丹,杨师姐就得不到了,就不知是宋明玉得到还是杨师姐得到。”于是,林新宇道:“我已经获赠绝命宝剑,内丹就不要了,这内丹要不就给姑娘吧。”

  宋明玉哈哈大笑:“这内丹要是蒙面公子不要,我们也是要给杨师妹的。不知蒙面公子还有什么需求吗?”

  林新宇本想说要两千多的中品灵石,感觉这样说出来太俗气,于是道:“不知诸位谁有圣心丹,我需要圣心丹。”

  此时,陆凡说道:“我这里有两瓶圣心丹,每瓶有十粒”,说完就递给了林新宇,林新宇大喜,这几个月一直惦念的小还通丹终于到手了,接过丹药后,唐运双手抱拳“多谢陆公子”。

  陆凡诧异,他认识我名字?可能刚才打斗时候,其他师兄弟喊我名字,他听到了吧。

  林新宇心道“在望月教几个月,望月教也并那种非无恶不作的教派,各位师兄弟也比较团结,就不知道为啥能和青浩宗成不死不休的地步?”

  跟众人道别后,林新宇继续在银屏山脉中击杀妖兽,他现在对自己的实力也有了大概的了解,离玄境初期,却可以和离玄境中期的武者较量,宋明玉就是一名离玄境中期武者,他感觉他可以胜宋明玉,宋明玉还是望月教十大核心弟子之一。

  想来巳水剑法确实是十分了不起的剑法,不然青浩宗祖师也不会从短短的两年内就成为了天燚大陆的强者。

  从银屏山脉回来后,林新宇把击杀妖兽得到的内丹拿到望月教珍宝阁中换了一个储物戒指,储物戒指虽然只有一丈方圆的空间,但林新宇也非常满足。

  林新宇心情大好,蚀骨丹毒已解,自己又可以修炼成为一名武者,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把徐长老从牢狱中解救出去。

  林新宇轻轻的收起了绝命剑,这是她心目中的女神送给他的宝剑,心想这是杨姑娘赠送的,以后肯定不能拿来战斗了。

  林新宇回到杂役房,见到猴三已经把房子修好,林新宇问道:“猴三,在牢房中的那个囚犯可好?”

  猴三笑道:“可好了,我给他送几次饭,他每次都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去哪里,我说我也不知道你去哪里,感觉他还蛮关心你的”。

  林新宇拿着饭菜去到牢房中,徐木峰惊奇的道:“你可以做到灵元入体,你可以修炼了?”

  林新宇道:“是的,徐长老,我现在的境界为离玄境初期。徐长老,我想把解救你出去,应该是这几天吧,我准备一下就来救你”。

  徐长老激动的道:“想不到传是真的,宗内一直有传祖师爷十八岁时候筋脉是废脉,二十岁后就成为了天燚大陆前十的强者,我也一直持有怀疑这种传,哈哈哈,我青浩宗复兴有望,复兴有望啊”。

  见到林新宇回来后,徐长老心情特别好,也没问林新宇是怎样做到灵气入体,成为一名武者的。

  饭后,徐长老意味深长的道:“如果要救我出去,你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否则你出现意外可是我青浩宗的一大损失,我体内被圣玄境强者下了禁制,除非是圣玄境强者出手,否则我体内的禁制是无法解除。”

  “徐长老,望月教中一共有六十多位圣玄境强者,只要不碰到圣玄境强者,普通的离玄境我应该可以应付。”

  徐长老道:“此事万万不能操之过急,有把握就做,无把握就不要做。”

  回到杂役房,林新宇拿着笔在纸上画着从牢房到望月教山外的路线图,林新宇看着猴三,心想如果把徐长老救出去会不会把猴三给连累了?

  林新宇心中早就把猴三当成朋友看待,如果被发现,他可以直接杀人吗?杀了人,以后还可以面对杨晨静吗?

  望月教并非人人都是穷凶极恶之徒,林新宇苦笑,他喜欢杨晨静,杨晨静却不知道他喜欢她,一味的相思,只是感动了自己,却无法感动别人,愁容怨语,总不剩、繁华梦里。最无情、是思断吹尘。

  林新宇迷茫了。这几日他有空就继续修炼巳水剑法、游离剑法和正浩剑法。

  几天后,林新宇打听到天寂宗宗主的儿子即将成亲,望月教和天寂宗世代交好,教主林镇和圣玄境的大多数强者都去参加。

  林新宇认为这是一个解救徐长老的机会,只要望月教众高手前往天寂宗,他就直接动手。重新在兵器阁买了一把剑,林新宇身上没多少灵石,只能买了一把很普通的剑。

  林新宇起了一个大早,见到猴三问道:“猴三,你有过想离开望月教,去其他地方生活吗?”猴三伸了一个懒腰道:“我从小在望月教长大,哪里都不会去,再说我现在已经轻易做到灵气入体了,过一两个月后肯定突破到灵玄境,一两年后成为外门弟子有望啊!”

  到了晚上,林新宇提着饭菜到了监狱门口,狱卒大哥见到他问道:“林新宇,你这次怎么到了晚上才送来饭菜,你平时都是白天送饭菜的”。

  林新宇笑道:“不是忘了吗?今天太忙,现在才想起来,就急忙的赶来了”。

  林新宇走到牢房中,见到徐长老,“徐长老,今天望月教大多数高手都去天寂宗贺喜了,今天是一个机会,我带你出去。”

  徐长老道:“凡事皆要量力而行,如果被发现,救不了我,你就不要管我,自己走。”

  林新宇点头答应,手上汇聚灵元,用手一拉徐长老戴的的手镣,手镣顿时破碎,徐长老体内被下了禁制,没有灵元,所以望月教给他戴上普通的手镣,狱卒的实力并不高,用力一拉,手镣就断了。

  从牢房走出来后,监狱门口有几名狱卒,林新宇走到狱卒大哥旁边,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把剑,突然一道剑气从林新宇手里袭来,狱卒大哥躲闪不及,直接中剑,林新宇随手一拍,狱卒大哥直接晕了过去。

  余下的几名狱卒刚反应过来,林新宇运转腕滑步,剑气直接划了过来,或刺、或挥、或挡、或挑,几名狱卒中实力最高为通玄境,皆无一人是他的一剑之敌。

  几名狱卒纷纷中剑后,林新宇左突右冲给每名狱卒补了一掌或一拳,只求击晕不求击杀,林新宇自信,如真要出手击杀,刚才每个狱卒都接不了他的一剑。

  林新宇给徐长老换上狱卒的衣服,取下狱卒的腰牌,他感觉自己没必要蒙面或者化装了,刚才狱卒几人都看过他,事后望月教肯定知道他劫狱。

  林新宇和徐长老刚走出监狱的大门,忽然,一道声音飘了过来“十几岁的离玄境,真是天赋异禀”。

  林新宇大惊失色,被发现了,他刚才用灵元探了四周,没发现旁边有其他人,但对方却能发现了他,实力远在他之上。

  徐长老焦急道:“你快走,不用管我。”“今天你们两个谁也走不了”,声道人到。

  此时,场上多了十几个人,通玄境,离玄境,圣玄境的人都有,其中为首的正是当初生擒徐长老的三名圣玄境强者,林龙、孙利和林青萍。

  林龙笑道:“徐木峰,我们又见面了,你的日子并不好过啊,教主早就想到,今天教中大多数高手前往天寂宗贺喜,青浩宗的人可能把你救出去。果然不出教主所料,还真的来了。”

  孙利一脸的精彩,道:“只是想不到要把你救出去的是一个未满二十岁的少年。小家伙,说说,你今年多少岁了。”

  林新宇不语,已经按剑在手。徐长老道:“林龙,孙利,林青萍,当初你们竟然以多欺少,还偷袭,我才被你们所擒,若论单打独斗,我我未必败于你们,望月教都是这么无耻吗?”

  林青萍大吼:“徐木峰,无耻的是你们,万劫者墓在我教领地,你们竟偷偷摸摸地溜进来搞破坏,青浩宗一向自标名门正派,也是可笑至极!”

  林青萍继而望着唐运道:“你的实力是离玄境,却身穿我教杂役弟子衣服,说,你潜入我教多久了。”

  林新宇笑道:“林长老,你怎么忘了,我们见过面的,当初你们袭击徐长老的时候,我就是站在徐长老旁边的那个少年,然后又被宋明玉俘虏送到了墓地。”

  林新宇在墓地时候向其他杂役弟子了解到,是宋明玉俘虏了他。他本想直接称林长老为林青萍的,但他对望月教并无恨意,转而直接称她为林长老。

  宋明玉听后说道:“我记起来了,原来你就是那个全身没有灵气的杂役弟子,你隐藏得够深的,我那时查探,你可是废脉。”

  林新宇道:“这次你们也要以多欺少吗,那就来吧。”

  宋明玉道:“不用他们出手,我一个人就可以击败你,今天就让你知道游离剑法比正浩剑法高明多少倍。”

  宋明玉话音一落,身形一晃,人已经到林新宇面前,宋明玉一剑刺出,一剑凛冽的剑气袭来,剑气瞬间就要刺到林新宇的身体,林新宇身体动了,动作比宋明玉更快,一道凌厉的剑光直接挡住了宋明玉的剑气,马上又有一道更加凌厉的剑弧划向宋明玉。

  宋明玉一剑劈下,剑尖如游龙穿梭,直指林新宇的喉咙,林新宇横剑格挡一带,侧身反劈,两人各自快速退开。宋明玉惊叹林新宇的正浩剑法的确精妙。

  林新宇在空际停留片时,向林青萍旁边一个姿容秀丽的女子瞧了一眼,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杨晨静吗?他一直喜欢的杨晨静。

  一盏新愁,此处黯然,意中之影,勾人离魂。红尘梦断,总是无眠,赋情难遣。咫尺笑语,声声入耳,有声伤心,无声更苦。

  天才本站地址:。